字号:

甘肃

2015年06月0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母亲恩重如泰山

作者_甘肃省平凉市 郭同方

我在两岁时,因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无情的降临到我头上,一夜间将一个健全的我变成了残疾人,一条右腿彻底残废了,这给我一生留下了痛苦和磨难,也给一家人造成极大的悲伤。尤其是我的母亲,看到我走路一斜一歪的,就背过我不知流了多少次泪,她把一切过错强加在自己身上,怨她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

那时的我什么都不懂,和其他孩子逗玩取乐,虽然有时右腿疼的像针扎一样,但疼后照样玩着。但善良的母亲心里压着一块石头,永远去不掉,她把心一直放在我身上,呵护着我,疼着我,见我走远了,她揪着一颗心,唯恐再发生什么不幸的事,就跟在我的后边,并多次叮咛我不要一个人出去玩,玩的时间大了妈会急出病来。

为了纠正我的右腿,母亲四处求医,那时医学非常落实,请来几位土大夫,一看骨关节已经挫位变形,无能力治疗便走了,失取了治疗时间。母亲又一次的伤心起来,无声的泪水流下来,似而发出唉叹声,她看到别家孩子快快乐乐的成长,就暗暗责备自己,没尽到当母亲的责任。有时望着天唉叹:“老天爷你太不公平了,为何要残害我的儿子呢?”我说妈妈不怪你,不怪天不怪地,只怪自己的命运,母亲什么也不说了。

母亲是一位厚道的农家女,从小生长在一个贫穷落后的独店塬上,和父亲相依为命,生了我们兄弟姐妹5个,我为老三。其他兄弟姐妹们远走高飞,过自己日子了,唯有我成为母亲一块肉,守在她身边。父亲四十七岁因得了肺病就离开人间,一家人就像天塌下来,母亲非常痛苦,前边没了房柱子干什么总是很艰难,这时母亲更加关照着我的成长和今后的前途。

旧社会她吃了不少苦头,当时我们家人口多,算起来有20多口,几位伯父伯母都有自己的孩子,人多地少,日子过得十分艰难,一年打的粮食不够吃,家里出现大人娃娃抢饭碗。母亲是家里老大,吃的亏最多,常常是半饥半饿。有时将有限的黄面或高粱面巴巴塞给我填肚子。遇上荒年日子更难过,家里打了断顿,父亲健在时在外以两倍的价买富余人家的粮来充饥。母亲见我们饿的哇哇叫,就提上篮子去山沟里挖野菜。一个大家庭这时分成三个小家各顾的大人小孩。分家后我和母亲妹妹三口人,这时家里处于极度困难中,骨瘦如柴的母亲,不知从哪里捡来的烂洋芋,回到家里泡在水里洗了洗后,放进锅里煮熟,我们狼吞虎咽吃下去,不到半小时个个上吐下泄,三口人差点要了性命,这对母亲又是一次打击,她后悔莫及,责怪自己不应该在垃圾堆里拾烂洋芋。

母亲受旧社会“男尊女卑”的虐待,受尽了苦,将一双好好的脚变成小裹脚,一双脚全部变形,每年锄地、收割庄稼,膝盖上绑着一对又厚又硬的布垫,跪在麦茬地上一镰一镰的割,一锄一锄的破苗,从早到晚跪的久了,膝盖疼的直声唤,但她还是忍受着直到天黑。收工时还不忘从地里拔一捆青蒿子,还没等得晒干就往灶火门里塞,呛得母亲咳嗽流泪不止。在大家庭里一顿饭做成后,女人们还没吃上饭,就已经见锅底了,她铲着吃锅巴,即便这样母亲偷偷给我喂上几嘴。我们兄妹们看到母亲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商量不吃饭,省下来让母亲吃,说肚子饱着哩吃不下去,你吃吧,但母亲还是看出意思来,硬劝着我们吃下去她在罢休。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母亲的恩情比天高比地厚,我们儿女们永远也报答不完。她是我们一把伞,保护神,从小到懂事,她一直操心着我们的吃喝穿带和远行,我们身上穿的衣服,脚下穿的鞋,都是母亲利用雨天和晚上,一针一线做成的。她为了一家人的生计,起早贪黑的干着,晚间我们睡着了,一觉醒来睁开眼睛一看,母亲还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一针一线纳着鞋底。麻绳把手磨成一条条伤痕,但她从不喊一声,眼仁熬出血丝,我看着心里疼母亲,劝她休息,她说,明天还有其它活要干,你们穿不好别人看笑摊哩,母亲就是这样一位有刚有性的家庭妇女。她把一切都给了我们,特别对我这个残疾人,另眼看待,吃喝穿带远出门,时时操着心,唯恐其他孩子欺负我。记得有一群孩子追着我,学着我走路,嘴里污辱着我,被母亲看见了她流着泪,劝那群孩子不要这样了,但他们背过大人仍欺负我。

母亲尽管很累,心里有说不出的委屈和痛苦,但她是一位很乐观的人,有时候晚上边干活边给我们讲故事,说笑话,逗得我们个个开怀大笑。母亲不识字,但她为了家庭日子,也学了不少手艺活:编草帽、织布、纺线、做鞋,邻舍的妇女夸奖母亲的好手艺。有人要学编草帽,母亲毫不保留的教她怎么选麦杆,水泡多少时间,怎么编,草辫子编好后,还要盘成一顶草帽可有不少知识。40多年前纺线织布,为当时的大家庭大人小孩穿衣省了不少钱。她和叔母合手织布,给20多口人的家供衣裳,我们退下来的烂衣服,都是布丁加布丁,实在不能用,但细心的母亲把它拆成布片,洗干净抹成背子用来做鞋底和鞋帮。

母亲宽厚仁慈,深得左邻右舍和村里人的喜爱,一辈子很少有人欺负她,母亲常向我们儿女说:积德行善是好事,见了老人要问好,遇上有病或伤残人要帮扶,不要干坏事。俗话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这是人之常情,你们长大成人,当了爹或娘都要记住这句话。母亲的告终给我们上了一堂课都有效果,几十年来我一直在心里记着。

解放后,我已经十岁了,看到人家孩子上学了我急得直哭,然而父母心里很清楚,知道我残了自感到内疚、痛苦。心里老想着学一定要上,将来吃轻生饭,但父母想的很多,怕学校不要,怕别的娃娃欺负,再说家里确实很困难,父亲也没钱,就凭母亲喂养的几只鸡,下蛋赚了钱,给我买笔墨纸。买不起书,是母亲用烧纸抹成背子,让教我的好心张老师,用毛笔照书本一字一字誊写成的。

我终于被学校接收了,母亲高兴的说:“儿子和其他娃娃一样念书了,再不受其他人另眼看待了。”四年的初小很快过去了,我以优秀成绩考入独店镇高级小学,在这两年中,又遇上灾荒。学校离家较远,要住校,每周从家里背上干馍馍上学,当时我们哪儿发生了大面积灾荒,到二三月又打断顿。母亲为我的吃饭发愁,睡不好觉,后来把她藏的一点高梁种子磨成面,正好天转热了,苜蓿芽长上来了,她偷偷的钻进地里,唯恐生产队长发现了要罚钱,她摘回苜蓿芽拌在高梁面里,做成菜巴巴供我上学,苜蓿芽摘的次数多了,她还是被看管人发现了,被叫到社员大会上比了一顿,并扣了一月的工分。

1960年我已经是一位很懂事的人了,凭着自己所学的一点文化知识,从农村来到城里去一家工厂当工人。凭我那点文化经过口和笔试,厂里支部书记收我为学徒工,每月18元工资。母亲被兄长接到城里和我一起生活,她看到我有了一份工作,多少年的心愿实现了,高兴的向我说:“儿子你最小,身体残废,妈这一生对不住你,我担心你没个工作,这一辈子咋活下去,谁给你当媳妇,你要好好珍惜来之不易的好运气,千万不能失去工作,要听领导的话,和工人师傅搞好关系,把分给你的活干好,妈就是死了也放心。”

从工作的第一天起,我牢记母亲的铭言,在厂里一边干活,一边利用工友们休息时间学文化。工厂不同于其它单位都有任务,每天从早到晚在轰隆隆的机器声中度过,有时还要加班加点回来的很晚,母亲就坐在大门外一块石墩上,静静地等着我。她是那样的疼我,竟然不顾她年老体衰,忘掉自己的饿肚子,直等我加班回来才一块吃饭。

再忙再累我还是没放弃学知识,慢慢有了生活基础,开始学写新闻,看到厂里的好人好事,写成新闻偷偷寄给“平凉报”“平凉电视台”“甘肃日报”,后来稿子见报了,厂里领导在职工大会上表扬我,并鼓励我多写。几年后被厂里调入办公室写行政材料,1987年又被平凉市二轻工业局调进办公室,承担局里行政材料任务。

随着斗星运转,我一个残疾人凭着自己的努力,母亲无微不止的关照成为一个有用之人。但我看到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差,病也多起来,吃饭睡觉每况愈下。我很担心母亲有个三长两短,我如何活下去呢,心里在滴血。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母亲这一生为了儿女活的很艰难,唯恐怕她离开我们。那一天早晨不幸的噩运真的降临了,我刚从家里走出来去上班,被家里人叫住了,我小跑回到家里,母亲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诗人以沉重凝练的笔调,内涵温厚,凄凉悲切,道出了所有失取亲人的思念之情。母亲去逝的那年已89岁的高龄老人了,当时身体十分虚弱,我和妻子换着抱进医院,经医生检查,母亲得了“尿毒症”要我们赶快准备后事,我听后背着母亲大声嚎叫,尽管母亲十分虚弱,怕我们伤心,脸上始终露出一丝笑容。

押着指头一算,母亲已经离开我们15个年头,岁月是如此的残忍,15个年头是多么刻骨铭心啊!我每时每刻都想着她,在梦中看见她慈祥的面孔,稀薄的头发,宽阔的脸庞,额头上刻着深深的皱纹,她还是那么忠厚。每当我听到《母亲》这首歌时,泪水不由自主流出来:“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会给你拿,你雨中的花纸伞,有人给你搭,你爱吃的那三鲜饺,有人给你包,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这个人就是妈,这个人给了我生命,给我一个家。”这就是母亲的高尚品德。、

母亲你放下心来,你的儿子在这个多么美好的社会里活的很充实,也为社会做了点贡献,可惜你没看到你儿子,在2008年7月19日,获得平凉市“十佳自强模范”光荣称号。那天我们身披红带,一手执着鲜花,一手拿着光荣证书,在市委大礼堂接受各级领导和全市人民的检阅,我知足了,母亲你也应该满足了吧。

[1] [2] [3]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