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予生:包珍妮的诗与歌》

2018年08月24日 来源:中青年出版社

包珍妮写过一首诗,标题为《做个诗人》。

我想做个诗人

做一个随心所欲的诗人

尽写些奇怪的诗

对于旁人的评价不闻不问

我想做个诗人

做一个灵感不断的诗人

能在每个不着边际的黑夜里

抒写不同的灵魂

我想做个诗人

做一个热爱生活的诗人

写写那些我曾见过的

好人与坏人

短短12行文字,概括了一个少女的心愿。然而,这并不只是一个梦想那么简单,更是她想为家庭承担起的一份责任。

包珍妮是脊髓性肌肉萎缩症(SMA)患者,为了照顾她并且给她治病,父母没有时间工作,家里的生活捉襟见肘不说,更是负债累累。这一切都被年幼的包珍妮记在心里,一直在思考自己怎样才能挣到钱。“挣钱不仅能够救我自己的命,更能减轻家里的负担。”

11岁的时候,包珍妮在病友的鼓励下第一次开始尝试写作并投稿,一篇《生命的色彩》为她带来了800元的稿费。拿到钱的时候,她对父亲说:“爸爸,我还有用,虽然躺在这里,但我还能赚钱,你们就放心吧!”

她的懂事让人心疼不已。在我们看来不多的稿费,却给了她自强自立的希望。从此,包珍妮开始了不间断的创作,五年的时间里创作了五十余首诗歌和歌词。

《予生》出版始末

2017年11月,文成县文联主席、诗人慕白通过浙江日报关注到包珍妮,在感慨这位同乡女孩挫折命运与顽强精神的同时,他决定为她做些什么。

他先是把包珍妮的诗作推荐给了《诗刊》社常务副主编商震和《中国诗歌》主编谢克强,得到了两位主编的好评。此后又取得了文成县委的支持,并联系了专注于诗歌出版的北京小众雅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小众书坊,想要将包珍妮的作品集结出书。

在出版人彭明榜的帮助下,用时半年,包珍妮的第一本诗歌集《予生:包珍妮的诗与歌》于2018年6月问世了。本书分“诗之篇”和“歌之篇”两辑,收入包珍妮诗作和歌词共50首。

众人商定,本书销售的全部收益都将捐赠给包珍妮用于治疗。

QQ截图20180824103428_副本.jpg

6月15日,“我想做个诗人”——《予生:包珍妮的诗与歌》首发式暨分享会如期在北京小众书坊举办,诗人商震、蓝野、霍俊明、张二棍、灯灯、慕白、安琪、娜仁琪琪格、崔完生、成路、周文婷、芷妍、阿华、李荼、杨艾英、玙姬等以及许多关心包珍妮的嘉宾均来到现场为她庆贺,阅读、分享她的作品。

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到场的包珍妮也通过网络直播全程观看了首发式,代替包珍妮出席的父亲包宗锋在现场激动地表示:“以前珍妮创作的东西只能放在手机里,现在终于可以分享给大家。除了感谢大家的帮助,我们还想把书捐一些给珍妮的母校和山区的贫困小学,希望能够鼓舞更多逆境中的孩子。”

在这个值得纪念的下午,包珍妮还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小众雅集与跨界文化联合策划,邀请音乐人刘森将包珍妮创作的歌词《十七》谱成了歌曲并献唱,提前庆祝她即将到来的17岁生日。歌曲目前已经可以在虾米音乐付费下载,所得收益同样将全部捐赠给包珍妮用于治疗。

QQ截图20180824110107_副本.jpg
音乐人刘森现场演唱《十七》,提前为包珍妮庆生。

要活着,必须竭尽全力

就像诗人慕白所言,我们平时表达时间的流逝,都说“又过了一年、两年”,但珍妮说的则是“很高兴我又多活了一天、一小时、一秒钟”。她活着的每时每刻都要竭尽全力。

包珍妮周岁之后发病,免疫力非常低,极易感冒,父母带着她四处奔走求医,但得到的回答都是国内根本没有办法治愈,并且很难活过四岁。渐渐的,包珍妮下肢失去运动能力,脊椎发生变形。

尽管行动不便,但包珍妮依然非常渴望上学,父亲咬着牙实现了她的心愿,“像珍妮这样残疾的小孩,如果想要上学,一定要让她上学。不只是能学到知识,更重要的是能给她带来快乐。”平时,父母要轮流接送包珍妮上下学,中午要到学校送饭,遇到大小便,父亲又得马不停蹄地赶到学校来。为了减少父母的负担,包珍妮在学校时就尽量不喝水,以至于发生了严重的尿血。

QQ截图20180824110133.jpg
幼年时的包珍妮。

小学毕业的时候,包珍妮感染了严重的肺炎,被抢救回来后身体状况更加恶化,再也无法坐起,只能躺在床上。一向乐观的她也感到了迷茫,直到开始写作之后,才又在心底升起了浓浓的希望。

但是厄运之神还没有放过包珍妮,2014年,包珍妮再次感染严重肺炎,虽然在病友母亲的资助下得到了救治,逃脱了死神的魔爪,但这次病发导致包珍妮肺功能丧失,在医生建议下做了气切,平时在家里只能用简易呼吸机维持生命。2015年的3月至5月间,包珍妮瘦得只有36斤,父亲每天都要给她做两次抢救。她对父亲说:“爸爸我实在太难受了,可我还不想死,你给我买台呼吸机吧。”可喜的是有了呼吸机之后奇迹出现了,包珍妮的状况有所好转,体重也增加到了56斤。

QQ截图20180824110155_副本.jpg
包珍妮近照

几年之内,四次进入ICU病房,与死神争抢时间,包珍妮从来没有放弃希望,一直竭尽全力地让自己活着,并且是充实地活着。她坚持学习和创作,自学英语、日语、法语,研习古诗词,创作了大量的诗歌和歌词。

“希望等我到26岁的时候,我还能活着,

我还可以被你们称作是诗人。”

“家人在我的眼中,是橘色的”

包珍妮的父母咨询医生得知,如果再生一个男孩,患病几率仅为25%,于是他们在2008年又生下一子,起名包奥健。不幸的是,被寄予深切希望的弟弟,还是和姐姐一样发病了。 这样的一个家庭所经历的折磨和所要面对的苦难可想而知。

QQ截图20180824110210_副本.jpg
包珍妮(左)与父亲包宗锋、弟弟包奥健(右)。

2014年8月,再次进入ICU病房,一向乐观的包珍妮此时深刻地感到了自己生命的无望,她写下了遗书。

“老爸老妈,你们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应该不在了吧,别哭哭啼啼的。你们还有乐乐呢。我终于变成天使,可以到处飞啦!连走路都不用,哈哈哈……

我从来没有说过我爱你们,今天就说一句吧:我爱爸爸妈妈和弟弟……我爱每一个陪伴我度过人生的人。

我快13周岁了。能活这么久真的很开心,尽管我希望能再活长一点。千万别让乐乐重蹈覆辙,给他买个无创呼吸机吧。

我的骨灰就一半埋树底,一半带着去旅行吧。我喜欢常青树,旅行的话去哪儿都可以,重要的是一家人开心嘛。对了,那本杂志有拿到的话记得复印一本烧给我。顺便多烧点冥币,我还是想当土豪!

我叫包珍妮,我是最帅的少年。

——女孩包珍妮遗笔”

遗书和现实都令人潸然,然而家人并没有放弃她,当她终于从死亡线上挣扎下来之后,她又恢复成了那个乐观开朗的少女。

2015年,遭受多年心里压力的父亲包宗锋得了严重的抑郁症,曾经几度自杀。懂事而又坚强的包珍妮给父亲写了一封信:爸爸,像我这样的都还活着,你连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吗?在女儿的鼓励下,包宗锋强迫自己一定要坚强起来。一家人就这样相互鼓励着、扶持着,度过了一次又一次磨难。

包珍妮曾经写过一句话:“以诗为介,窥得世人眼中的光景。”世界在她眼中是“光怪陆离”的,每个人的经历都不一样,生活本身也很复杂,唯有“光怪陆离”可以形容,这其中也包含着不可思议和奇妙的成分,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色彩的组合和搭配。

而家人在她的眼中,则是橘黄色的。在她还在上小学的时候,经常坐在家门口写作业,每到黄昏,就有漫天的橘黄色霞光洒落,“那是黄昏的颜色,有种归来的温馨感觉”。

为包珍妮的生命力量充能

经过媒体多次呼吁和发起募捐,文成县政府也帮助解决包珍妮一家的低保和补贴问题之后,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的生活没有那么窘迫了,但生活还在继续,病情也依旧存在反复。2017年5月份,父亲包宗锋也被查出脑血管畸形,相当于一颗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给这苦难的一家带来了又一个阴霾。

予生,就是给予新生之意,给予包珍妮新生,也给予这一家人生的希望。我们再次呼吁大家能够持续关注包珍妮,关注她的病情,也关注她的创作与成长,让这个坚强的少女能够真正实现她的梦想:做一个诗人,一个热爱生活的诗人。

我们能为包珍妮做的事:

购买包珍妮的作品集《予生:包珍妮的诗与歌》

书籍销售所得收益将全部捐赠给包珍妮。

微信图片_20180824110306_副本.jpg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