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二章 1,463级台阶(节选)

2015年12月18日 来源:中华工商出版社

总有这么一个大事件,让我们可以把整个世界划分为事件之前与事件之后——2001年9月12日《纽约时报》社论

罗塞尔又钻到了我的桌子底下。这一次她没有因为害怕而发抖,而是以一只狗所能做到的最舒服的姿势打着盹。我则抓紧时间,开始准备今天上午的会议。

这真是一个忙碌的早晨,半夜起来陪着罗塞尔坐在暴风雨中,然后睡上几个小时,又在5点左右起床。我真希望用一大杯黑咖啡来代替每天清晨的早茶。

今天的会议非常重要,所以我把闹钟稍微调早了一些,希望能够早一点到单位,以确保会议的每个环节都能顺利进行。此外,我还要为与会者安排好可口的早餐,这可是我非常期待的一个环节,因为今天的早餐是我从世贸中心44层的一家名为“天行者”的自助餐厅订购的,这里有全纽约最好吃的汉堡和芝士面包,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刮胡子,洗澡,穿戴整齐,每天早晨,我都例行公事般地重复这些动作,而罗塞尔则在床边的小毯子上熟睡,也许她还没有从昨晚那场暴风雨的折磨中完全恢复过来吧。我没有叫醒她,而是让她尽可能地多睡一会儿。早餐时间到了,罗塞尔像往常一样,走在我的前面,带着我穿过客厅,走进厨房。我的房子周围并没有栅栏,所以我先走到门口,解开罗塞尔的狗链,让她自己玩一会儿,然后回到屋子里打开电视,一边准备吃饭,一边听新闻。此时,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今天上午的会议,只是隐隐约约听到电视里播报着重要新闻:今天,我们就会知道谁来接替朱利亚尼成为我们的新任市长了。我站起来,叫罗塞尔进屋,然后开始吃早饭,而她则在一旁安静地玩着自己最喜爱的狗咬玩具。

快到6点的时候,我唤来罗塞尔,给她套上背带。她是一个十足的捣蛋鬼,精力充沛,喜欢玩耍。不过,每当穿上这件背带时,她的行为就会发生明显的变化。这件皮革质地的背带仿佛就是罗塞尔的工作服,只要穿上它,罗塞尔的本性就会大为收敛,变得更加专注。她总是十分严肃地对待本职工作,同时也要求我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因为我们是一个团队,她很享受能够成为团队中的一员。

每天,出租车司机查理都会将我送到新泽西火车站,这大概需要10分钟的车程。他是一位热心肠的好人,总是会陪着我一起等到火车进站。火车准点到达应该是6点18分,但今天车站广播却通知火车会晚点15分钟。这真是百年难遇的情况,偏偏让我赶上了,更让我失望的是,我原本还盼望着能够早一点到达纽约呢。又经过了另外两次晚点播报,火车终于到达了。此时,车厢里已经挤满了怒气冲冲的乘客,而距离我的目的地——纽瓦克站,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到达纽瓦克站后,我和罗塞尔马上换乘直达世贸中心的专列。专列从已有百年历史的铸铁管道中穿过哈得逊河,然后经过曼哈顿街区的地下隧道,直抵世贸中心地下车站。车站外面是一个大型地下广场,与世贸中心的双子塔相连。这里就像一个独立的城市,总是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或者急匆匆前往工作场所,或者出入于各个饭店、酒吧和商场。我和罗塞尔沿着那条已经走过无数次的老路前行,穿过位于地下四层的停车场,这里的电梯通往北塔,即1号塔的大厅。我在电梯的电子识别系统前扫描过身份卡后,便和罗塞尔一起进入电梯。
我喜欢在世贸中心工作。这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建筑群,由七座建筑物和一个占地6.5公顷的大厅构成,双子塔高高耸立,成为这个建筑群最好的名片。整个建筑群于1973年完工。那时候,双子塔可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筑物。每个塔高410米,包括110个楼层,以及21,800个窗户。建造双子塔共耗费了20万吨的钢铁,42.5万立方的水泥,以及55740平方米的玻璃。建成后的双子塔总重量高达150万吨。这里是纽约人引以为傲的独立王国,他们甚至自夸世贸中心拥有自己的邮政编码。

我和罗塞尔乘电梯到达78层。走出电梯,打开7827号大门,这里是昆腾公司的办公套房,它是一家世界500强企业,主要提供数据保护及网络存储系统。我在这里的职位是纽约地区的区域销售经理及运营主管。

我们的办公套房由四个并排的房间构成。从门厅到另一侧窗户的距离大概有8米,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纽约西南部。一进大门,最先看到的是一个接收室,接收室远处是一些桌子和P-3000模板库,这是一个大规模磁带备份系统,高1.8米,总重量达590公斤。大门的左手边是我的办公室,同时也是资料库、储物所和计算机服务器的所在地。右手边是会议室,里面摆放着一张3.3米长的会议桌。会议室右边是销售员的办公室。

我刚进办公室不久,送早餐的人也跟着到了。我和他一起将早餐摆放到会议室中,今天的早餐可谓丰盛极了,蛋糕、百吉饼、咖啡、汉堡以及芝士面包,应有尽有。将早餐摆好后,送货员就急匆匆地前往下一个送货地点去了。

几分钟后,我的一位同事戴维•弗兰克走进办公室,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六位微软公司的员工,他们是我们的商业伙伴。戴维来自加州的公司总部,是一位安静、热心肠的高个子青年。他帮助我筹划了这次研讨会,所以今天他也会出席。

我和罗塞尔一起到门口迎接他们,然后返回会议室,继续布置会场,并不时地在我的笔记本电脑中修改一下会议报告。罗塞尔则卧在她最喜欢的地方——我的桌子底下,依偎着我。在我上班的这段时间里,这儿就是她的小窝。

八点刚过,一位微软员工起身来到大厅,准备迎接其他的与会人员,而另外五人则继续留在会议室中。我和戴维在办公室里,为会议报告做着最后的准备。我们本想打印一份与会人员的名单,传真给世贸中心的安检人员,却发现没有信笺可用了。

我小心地将脚从罗塞尔睡意沉沉的脑袋下面抽出来,然后站起身,准备去储物柜里取一些信笺来。就在这时,我听到了一阵巨大的爆炸声!时间大概是8点46分。整栋楼都剧烈地摇晃起来,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然后慢慢向西南侧倾斜。整个过程就如慢动作一般缓慢而持续,最终,整栋大楼差不多倾斜了6米。

天花板上的瓷砖像雨水一样砸落到地上。我是在加州南部圣安德烈亚斯断层附近长大的,那里被称为美国的地震之乡,所以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走到大厅里,但我很快就发现这绝不是地震。戴维紧紧抓住办公桌,努力保持平衡,而罗塞尔则仍然卧在桌子底下的小窝里睡得昏天黑地。我们都是一头雾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戴维问道。

是爆炸吗?还是有东西撞到大楼上了?为什么大楼摇晃得如此厉害?

这是一次恐怖袭击吗?不,谁会把炸弹放到这么高的楼上。这一定是什么地方的天然气爆炸了。

就在我们讨论的时候,大楼继续向一边倾斜,灾难已经迫在眉睫了。有那么几秒钟,我真觉得大楼就要倒塌了,我们会被狠狠摔到外面的街道上。我不禁默默地祈祷着:上帝啊,请不要让大楼倒掉。

我和戴维含着眼泪相互道别,那时我非常肯定,自己逃不过这次劫难了。

然而,奇迹出现了,大楼竟然停止了倾斜,并且重新找回了平衡。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1分钟左右。直到此时,罗塞尔才决定从自己的回笼觉中清醒过来,走出桌子底下的小窝,向四周环顾了一下。我马上从门厅里冲过来,紧紧抓住她的背带,确保我们不会走散。我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我非常庆幸自己还能够活着。

戴维向窗外望了一眼,然后大声叫道:“噢,我的天那!”我们上面几个楼层的窗户已经被炸成了碎片,浓烟和大火从窗户里面冒出来,燃烧着的纸片纷纷从空中飘落。我甚至能够听到碎片从我们窗户旁掠过时发出的尖锐声响。

直到本次事件后很久我们才知道真相,本•拉登指使五名基地组织的恐怖分子,劫持了美国航空公司一架从波士顿飞往洛杉矶的波音767客机,他们进入了飞行员的座舱,接管了飞机。一位33岁的埃及人——默罕默德•阿塔,驾驶着这架商务飞机,载着机上92名乘客和超过1万加仑的汽油,以800公里的时速撞向世贸中心北塔,直接撞进了第93层到第98层之间的楼层里。飞机撞击北塔时的冲击力,相当于22万公斤的TNT炸药所发出的能量,惊天动地的爆炸在哥伦比亚大学地震仪中被记录为0.9级,相当于一次小型地震的威力。

在飞机撞上大楼的那一刹那,飞机上至少有1千至3千加仑的汽油瞬间被引爆。爆炸产生的巨大火球,使得整个楼层成为一片火海。火焰的破坏力巨大,核心温度高达摄氏2千度。这次爆炸同时还造成了94至98层间的35根承重支柱被破坏,大楼的结构被彻底毁坏了。

虽然爆炸发生在我们楼上十几层的地方,但我们的办公室仍然变得一片狼藉。塔身的剧烈摇晃使得屋内所有的东西,包括天花板和墙皮,都落到了地板上。
我听到客人们在会议室中惊恐地尖叫着。

戴维大声喊道:“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没错,”我说到,“但在离开前我们还有一些事情要做。”我首先想到的是保证客人的安全,以及锁好办公室的大门。我曾经接受过世贸中心的定期安全培训,并且平均每六个月就要参加一次消防演习。于是,我在头脑里默念着那些基本的求生准则:走楼梯,远离电梯,不要惊慌。

也许有些人会觉得我能够更容易做到这一点,因为我不会像戴维那样,看到大火、浓烟和窗外纷纷坠落的碎片。他们会说:看这个瞎子,居然在指导明眼人应该怎样做,他甚至都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实际情况却是,虽然我看不到,但想象力却足够发达,完全能够想象出这种突然而至的灾难会是怎样的景象。

而且,与戴维不同,我还有另一个信息来源。当碎片从我们头顶倾泻而下,火苗透过天花板的空隙喷涌而出,人们在会议室中惊声尖叫之时,罗塞尔却平静地坐在我的脚边。她没有从我们周围的大火、浓烟,或者其他情况中察觉到危险。否则,她就会向我做出预警了。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学会了相信导盲犬的判断,所以我一点都不惊慌。我和罗塞尔就是一个团队。

我让戴维带领着客人从紧急通道进行疏散。等他们走后,我给妻子卡伦打了电话,“世贸中心发生了爆炸,我没有受伤,正准备离开呢。”为了不使她过于担心,我尽量使自己的声调保持平静,“我、戴维和罗塞尔都在一起,我们准备走紧急通道。我要挂电话了,不过我会尽快再给你打过去的。”

戴维回来了,我们马上关掉计算机服务器和其他设备。直到此时,我们仍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及何时才能再次回到这里,所以,我们必须保护公司的数据。我猜测消防员一定会带着消防水龙带冲进来,所以最好关掉电源,从而将损失最小化。不过我们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屋子里的电源插头实在太多了。现在回想起来,这真是一个无比明智的决定,它为我们的逃生节省了宝贵的时间。

是时候离开了。我一手拿着公文包,一手握着罗塞尔的背带。“前进,”我轻声命令道。

“前进”是当你手握导盲犬的背带、准备出发时应该下达的命令,也是所有导盲犬在训练中学到的第一个命令。你要先让导盲犬站在自己的左腿边,然后下达“前进”命令,同时用右手做出一个前进的手势。这时导盲犬就会向前走,当你感到手中的背带在向前拉拽你时,迈出右脚跟上就可以了。

我和罗塞尔的配合炉火纯青,她引导着我,小心地在一片狼藉中穿行。虽然不断有天花板砸到她,但她还是尽力保持着平静与专注。我们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公司,来到充满浓烟和混乱的走廊里,惊恐万分的人们不时从我们身边跑过。

北塔和南塔各有三个紧急通道,我们径直前往位于中间的2号通道。只要沿着通道一路向下,走到地面,我们就安全了。此时,横亘在我们与地面之间唯一的阻碍就是1,463级台阶。
前进!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