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二章 工作: 为自己加油

2012年06月15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站
只要心中有梦,脚下就会有路,命运给我残疾,我要用灵活的大脑和健康的双手挑战命运。

——《邵斌日记》

第一份工作,从心开始

以优异的成绩从第二农业技术中学毕业后,青岛一家电视机厂让我过去学习。毕业时,自己已经熟练地掌握了家电维修技术,尤其是电视机维修,但这对找工作也似乎于事无补。1988 年,正值我国实行最后一批接班制度,笃厚的父亲为了让我有一个公家饭碗,他准备提前退休,好让我接班。

这个顺理成章的事情偏偏又卡在我残疾的腿上。供销社主任以我身体条件不合格为由,拒绝接收。这时的我可真是两眼一抹黑,上学的悲剧再次重演了,我感到老天似乎并没有放过自己,已经给了自己一条残疾的右腿,还要在学业和工作道路上设立重重关卡。我不由得发出一声苦笑,多年来努力学习并没有换来一丝一缕的回报,机会难道就这么轻易地被扼杀了吗?

老实巴交的父亲向供销社再三请求,但是都没有得到同意的回复,这个朴实憨厚的人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了。眼看我接班的希望就要破灭了,母亲气不过,北方妇女特有的刚强和果敢,让她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要为儿子讨个公道,况且这事关儿子将来人生走向。母亲平时对领导非常尊重和恭敬,但为了儿子的前途,她直接上门对领导开炮了:“现在,我的儿子痛苦得要自杀,领导你看怎么办吧?孩子的父亲也是兢兢业业干了一辈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当年搞‘一打三反’,孩子的父亲被拉去学习不让回家,没办法带孩子看病,结果叫孩子落下这个病,孩子的残疾也是被你们拉去‘运动’的后遗症啊,现在为什么不能照顾照顾孩子的就业情况呢?”

母亲并未能打动领导,也许觉得愧疚,他竟提出答应让我妹妹去接班,但那时妹妹刚15 岁,还在上学读书(她后来师范学院毕业做了教师),并不需要这份工作。为了孩子,父母不屈不挠地抗争,最后供销社领导只得让步,允许我参加入职考试,等到考试结果出来再做决定。

对我来说,机会总是那样弥足珍贵,来之不易。在我被拒于教室之外十五天后,终于让我进教室了。我开始追赶这十五天落下的课程,晚上怕影响到别人,甚至还买了手电筒在被窝里学习。最后,终于不负父母所望,凭借扎实的学习基础,在六十多人的考试中,自己脱颖而出,以第一名毕业。领导见此也无话可说了,答应破格录取我进入供销社。这时是1988 年,我刚满20 岁,终于被社会接纳,获得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不要以为机会像一个到家里来的客人,他在门前敲着门,等待有人开门把它迎接进来,恰恰相反,机会是一件不可捉摸的活宝贝,无影无形,无声无息,假如不用苦干的精神,努力去寻求它,也许永远遇不着它。这个机会,我比别人花费更多的周折,付出更多的心力。事实上,在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时,如果成功没能及时呈现出来,终有一天,这些幸运将会以一种更美好的方式来补偿你。

去学校上学,到单位就业,我都被贴上“身体有残疾”的标签,虽然我知道自己行,我不怕吃苦,不计较付出,我可以做得比别人更好,但拒绝和打击有时仍让我感到莫大的委屈,也让我变得更加坚强起来。思想上的坏东西不能打消我的信心,反而激起我顽强的斗志。我只有用心工作,通过自己做过的事情才能向别人证明,残疾人和普通人并没有区别,瘸腿和正常的腿一样可以走得更远。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