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三章 创业:与磨难共舞

2012年06月18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站
人要立足社会,就要寻找一个能够展示自己的平台,在这平台上,你必须经过炼狱般的摸爬滚打,经得住现实残酷的摔打、考验,才能成长。

——《邵斌日记》

另起炉灶去创业

很快,我成了老板的得力干将,里里外外我都要管。第二年,老板见我这么上心,又肯卖力,商议让我来全盘承包工厂,双方谈好年终盈利六四分成,也就是老板拿六成,我拿四成。

我高兴极了,老板提出的这个建议,就是对我辛苦付出莫大的肯定。这一天终于等到了,多年来的打拼终于有了回报,老板这么信任我,我当然把全部的心力投入到工厂的事务上,没日没夜地干。这一年下来,工厂盈利10 多万,这是让人欣慰的成绩。我开始盘算着拿到这笔钱,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辛苦劳碌的妻子添件新衣裳,然后回报在家里帮我们带孩子的老母亲。然而现实很狡猾,老板在金钱面前食了言,不愿意支付承诺给我的那四成利润,或许他都没有想到在我的一手操持之下,工厂竟然会赚那么多钱。无凭无据,我除了震惊,就剩一种被欺骗的感觉,除了愤怒,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了。但是愤怒起不了作用。塞内加不是说过这么一句话么:“请告诉我谁不是奴隶,有的人是色欲的奴隶,有的人是贪婪的奴隶,有的人是野心的奴隶,所有人又都是恐惧的奴隶。” 一个人如果总是生活在怨怼和仇恨里,他也将失去掌握命运的资格。老板成为金钱的奴隶,但我不能置自己于愤怒的奴役之中。

看样子我生来命运多舛,慢慢地开始习惯一些不公平事情的发生,但自己也不能就此妥协。半年的煎熬让我成熟了很多,眼见无望再要回本该属于自己的钱时,我决意另起炉灶。老板可以做,自己也可以做,甚至可以做得更好。一起共事的工友愿意追随我,就这样我带着一班人马,卷起铺盖,回到青岛莱西市日庄镇老家,决定大干一场。

大干一场并不是年轻气盛,也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我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只有拥有自己的事业后,我才不会担心失去一份工作,免于自己的利益被人侵犯。但真正开始创业起来,路还是非常难走的。

在一个普通的农家,家里没有钱,个人也没什么经验的情况下,自己原本只打算有一份安稳的工作维持生计,工作不保后我只求打工解决温饱,养家糊口,但命运一次次给我开起了玩笑。当时的我已经有了妻子,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要独立门户,开办大理石加工厂,全家人都为我捏把汗。干不好,钱赔进去怎么办?我本来腿脚不便,一个人承担得了这么大的责任吗?

对我的决定,全家人一致反对。开办工厂的风险实在太大,我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一旦失败了,对这个家庭来说就是覆顶之灾。第一次,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一向爱我疼我的母亲坚决阻挠,她的想法很简单,她认为我已经多灾多难了,不能再承受更多的苦痛。她甚至让我的几个姐姐轮流给我做工作,劝说我打消开办工厂的念头,母亲坚决的态度出乎我的意料,但也没有动摇我开办工厂的决心。

人这一辈子总要做一番事业,人不能因为怕冒险而不去做事情,那样就成了恐惧的奴隶,我要成为命运的主人。身体虽然有缺陷,但我自小在其他方面表现优异,总不能因为身体残疾就认定自己一辈子一事无成吧?

创业时的自己是很孤独的,先是精神上的孤独无依,得不到亲友的支持。对于母亲那辈人来说,他们只祈求有一份活儿干,能养家糊口就行,做其他的事都是不务正业,想入非非。而工厂开始运转后,更大的苦闷还在前方等着,总是叫人措手不及。

求学时,未能如愿进入理想的学校;供销社的公职也没有了,如果辞掉黄岛工厂的工作,除了创业,我已经无路可走,无处可去。

那时候,很多创业者起初并不是要赚很多钱,或是把企业做到多大,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能养活一家老小,能让孩子有衣穿,有饭吃,有学可上,就像刘永行,20 岁之前,他没有穿过一双像样的鞋子,没有一件新衣服。为了让孩子过年的时候能够吃上一点肉,他和三个哥哥一起被逼上了创业之路。养鹌鹑,他们做成了世界第一,改行做饲料,又成为中国饲料大王。事实上在农村当劳力已经不能解决全家的温饱,给别人干活也只是权宜之计,万般无奈之下,他们选择了创业,开个小店,做个买卖,或者开一个加工厂。创业需要勇气,当生计变得严峻时,生存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我腿部残疾,我比别人更知道生计的艰难,凡事只有走到别人前头,做的比别人更好才行,我暗暗下定决心自己创业。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