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引 子

2018年01月23日 来源: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中国大陆有十三点七亿人口,其中残疾人数量八千五百零二万;江苏省有七千九百万人口,其中残疾人数量四百七十九点三万;我生活的城市南京有人口八百万,其中残疾人数量五十一万。

我有个好朋友,我们交往了近三十年,彼此间无话不谈。可是有一天,我和他说到南京的残疾人数量,他完全不能相信。他说,怎么可能,如果真的是这么多,平时应该可以经常看到,可是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大半辈子,我在街上从来就没有看到过多少残疾人。他们在哪。

我无言以对。他的问题太沉重,太复杂,也太较真。

每个人都有残疾的可能,尽管你可能不相信。

四十一岁那年的春天,我左脚食中两个趾头很不负责任地约好一起骨折了,我一步跨入了残疾人的行列。我架起双拐,在家和单位的路上奔波。幸好,我还有着一个不高不低的所谓级别,给我带来上下班有驾驶员接送的福利。我住的房屋是多层,楼高六层,没有电梯,也没有无障碍坡道。幸运当初买的是二楼,拄着拐杖踉跄颠簸几下就上下楼了。

身残期间的某天,我去南京著名的夫子庙的一个酒店参加一个活动。走进去时,双拐在酒店辽阔大堂华丽的大理石上划动实在是醒目和刺耳,我提出借个轮椅,很职业的大堂经理稀奇地大量了我好一阵,一点也不歉意地说,没有。

我残疾的三个月十天,是我最好的职业和专业教育。

我工作的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有五百多位聋人大学生。五百多个聋人在一起,是件很壮观的事。我们说话用嘴,他们说话用手,我们没什么不同。我们的校园里,还有六千多健全的大学生,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大家学习、生活在一起,融合得很好,互相都不特别,都很习惯。

我的办公室对着学校大门,透过窗户,穿过一棵硕大的合欢树,可以清楚地看见大门口的风物人情。我常常忧伤地发现,聋人大学生穿过学校门口的神农路——这条路是双向两车道,算上人行道不过十米的宽度,他们在公交站台下候车,他们打着手语聊天。“说话”也是他们天然的权利。围着他们的是一双双好奇的,怪异的,警惕的,保持一定距离的目光。

我想了好多次,还是没敢问他们,你们感觉到了那些目光吗。

我想说一说与残疾人相关的故事,告诉你——一个你不知道的世界。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