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一章 期待天才到挑战自闭

2012年07月04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站
讲述者:方静

小石头,男,18岁,出生后一直被视为神童,3岁上幼儿园时被发现问题,后被诊断为高功能的自闭症,现在一所普通大学就读。

从小要强的母亲方静从天堂到地狱后,选择了冷静坚强。她在训练儿子的同时,关注整个自闭症儿童群体,她拜访专家,参加研讨会,倾尽所能搜集各种自闭症的资料。2000年,方静在青岛创办了以琳自闭症儿童训练中心。她始终坚信,只要采用科学的方法,这些孩子,总有一天能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回到亲人的怀抱。

本文为方静女士在星星雨培训中心的讲话。

今天早晨,我看到星星雨培训中心的老师在辅导孩子做操,使我仿佛回到几年以前,那时我也是这样做的。想起几年前我走过的路,我觉得可以将孩子的训练康复过程分为三步:

第一步:面对现实,你的孩子真的是有问题了,是个孤独症孩子,你要面对这个现实。

第二步:正视现实,“面对”与“正视”是有很大区别的。

第三步:用你的爱,用你母亲的胸怀,用爸爸妈妈的爱去唤醒孩子,让他走出自闭。

 

面对现实很难

我的儿子叫小石头。大家都说小石头这个孩子好漂亮。我们对他寄予的希望真的很大。我很晚才结婚,结婚以后很长时间没有孩子,到我想要这个孩子的时候,做了很多准备。孩子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就已经给他织了30多件小毛衣,把小枕头、小被子都准备好了。在怀孕前我就看了很多很多书,如优生优育等等。所以从我知道自己怀孕的那一天起,就一直处于兴奋状态当中:我要当妈妈了,我可以有孩子了。当时我爱人不在身边,我打电话给他时,他都不相信。我的同事都说,没有一个人怀孕的时候,像我这么喜悦。怀孕两三个月时,我就开始给孩子做胎教,让他听音乐,孩子在肚子里的反应特别灵。我跟同事说:“不信我表演给你看啊:我只要把胎教音乐的小喇叭放在肚子上,如果我的手指是这样(食指向下指),他保证是上下跳,如果我把两个手心捧在肚子上孩子保证像大海的波浪一样蠕动。”我们同事都说:“真绝了。”生孩子的时候,我爱人不在身边。生出来以后,医生告诉我说:你的孩子9斤半。我对医生说:“你把孩子抱过来给我看一看啊!”当医生把孩子抱过来给我的时候,我就看到他的眼睛盯着我。我当时心里真高兴,我真的没白胎教啊!我把手伸过去,跟他说:“小石头,你看看妈妈。”他马上把头转过来看看我。

医生都不去处理我的伤口,都说这孩子神了。那么好的一个孩子,弄得我哥哥连班都不想上,整天就等在婴儿室门口,说怕别人把他的外甥抱走了。所有来看的人都说这孩子多么好。

回到青岛抱他出去玩,所有人都说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孩子,所以我一直认为我的孩子是世界上最好的孩子。我一定是神童的妈妈,我一定会是。从他两三个月开始我就剪了很多卡片教他,到了6个月,他就开始认字了。来我们家的人都问我是怎么教孩子的。到10个月他就认得好几百字了,可他就是不说话。一晃到了2岁多他还是不说话。因为他不说话我们还到医院看过,医生说没问题,耳朵能听见就没问题。到2岁8个月他开始会说“妈”,我们同事就说:“他会‘妈’了,以后骨碌骨碌的话就出来了。”可他还是只会说“妈”“爸”单个字。我们发现他特别会背广告,广告来了他就一动不动,还特别喜欢气象预报。当他让你背天气预报时,他就说“北、北、北”,第一个是北京嘛,然后我们就说“北京”,接下去是“XXX”,如果你说错了,他就跺跺脚。所以,一上班车人家就让他背气象预报,他就开始说“北”,等着你说“北京”。就这样,别人都说他很聪明。

石头从小就上托儿所,因为家里没人看他。3岁3个月上幼儿园时,他哭得很厉害,不肯上,老师说刚来都会哭。但是半个月后,老师来找我谈话。她很婉转地对我说:“方老师,你觉不觉得小石头跟别的孩子有什么不一样?”

我压根没往别处想,我说:“对,他很聪明。”她说不是,她觉得石头好像跟别人不一样。我说他只是不大说话。老师觉得谈不下去了,也就不谈了。后来几天总有人对我说:“你的孩子不太一样。”半个月过去,老师熬不住了,建议我们是不是带他去医院检查检查,检查脑子。我就愣了,说:“检查脑子,他脑子有什么问题吗?”老师对我说:“你别生气,听我跟你说,你的孩子现在只有9个月的智力。”于是我就打电话跟他爸爸说:“老师说了,石头只有9个月的智力,让咱们带孩子去医院检查脑子。”我爱人一听就火了,就去跟老师说:“你们幼儿园就是普通孩子太多,没有见过天才。”保育员见谈不下去,只好说等园长回来再解决。3天后园长回来了,我们就跟园长告状:“老师不太负责任,让我们去检查脑子。”园长就说:“好,我去带3天,看看再说。”园长带了3天班后,就跟我说:“你确实需要带孩子去检查,不信你到班上来看。”当时园长的态度还是比较强硬的,她说:“如果你们不给我一个脑电图,我们就不要这个孩子了。”但我想我根本不用到班上去看,我就到医院去,我要让你知道我们的孩子没有问题。所以我们就到医院找了一个熟人帮我们看一看,那人一看孩子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他就说:“这孩子没有问题,老师才有问题。”我就说:“不行,老师说必须要一张诊断书。”所以那个人就写了一张诊断书,说明孩子没有问题。老师看到了诊断书,也就没再说什么。

可是幼儿园总觉得孩子有问题,对我说:“你的孩子适合找一个人在家里看护,不适合幼儿园的生活。”我们只能尽量做园长的工作,这时双方的态度都缓和了一些。可园长还建议我:“你有机会多来幼儿园看看别的孩子。”我就去看了,但是毕竟石头还小,以前又学了很多的东西,我只是觉得他不大安静,多动一些,没有太大问题。应该说我因此失去了很宝贵的时间,拖了几个月,没有干预他。回到家我还是让他听喜欢的故事,认字,看汽车……我并不知道他其实已经是刻板了。那时,他每天无论上哪儿,手上必须拿着一个小汽车。他都拿了两年了,车漆都磨掉了,给他换一个他不干,给他买个一模一样的新车也不要。晚上睡觉时他非要拿一块长长的蓝色积木,拿走了他就睡不着,睡着了再拿走,他也会下意识地醒,必须把积木放在他的手上。而且他当时就开始转圈啊,抓高啊。他的平衡能力非常好,总是站在沙发背上,虽然很窄,但他也能稳稳地站着。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有问题,所以足足浪费了四五个月的时间。

那时幼儿园一举行什么活动,就说:“你的孩子别送来,不然幼儿园公开课无法达标。”我就只好带着孩子去上班。那是一个特别好的幼儿园,经常搞活动,所以一个星期我总有一两次要把孩子抱到单位。就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田老师。田老师以前的一个同事刚调到我们单位,她发现我怎么总把孩子抱来上班,就问别人,有人就悄悄告诉她说:“幼儿园真坏,说她孩子有毛病,一有活动就不让送了。”过了几天,她来找我,提醒我说:“你的孩子真的有毛病。”我说:“你是怎样知道的?”她说:“我们那儿有个同事的孩子,跟你的孩子长得一样漂亮,谁都不相信他有毛病,但他是孤独症。”她还到图书馆找来青年报让我看,把有关的内容都给我划了出来。我把报纸拿回家,跟我爱人一起看。一看都能对上号,我说:“完了,完了,真是有病。”但当时我不知道“孤独症”有这么严重。我就想,“自闭症”、“孤独症”那不就是他太聪明了,跟别人合不来吗?那我就叫他跟别人一起玩,不就可以了吗?所以从那天起,我就不再教小石头学东西,天天带他出去玩,上大转盘玩,找别的小朋友玩,下课了在幼儿园玩。我也开始听幼儿园老师的话了,去看看别的小朋友上课。当别的小朋友都好好坐着时,石头却把小凳子往肩上一放,在班里转圈,他还把椅子放在圆桌上,爬上去坐着。还会冷不丁“啊”地尖叫一声,吓得老师把粉笔都掉到地上了。唉!我想真是有问题。

可是我爱人不大能接受这个事实。他总是说:“神童都那样!”而且他总是跟我说爱迪生小时候也不能上学。我整天夹在中间,到了幼儿园说有问题,回家他说没问题。就这样,犹犹豫豫,又一年过去了。

[1] [2] [3] [4] [5]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