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回乡必有回响

2016年02月02日 来源:南京出版社

今年的十一月份,也就是上个月我跟随父亲回了一趟我们的家乡盐城。我记得小时候,每一次暑假或是过年回去,我都会写一篇回到家乡感受的日记。这么些年过去了,渐渐发现从最初的思乡心切,到后来回乡演变成了一种度假的方式。似乎把回乡的概念,慢慢转换成旅行、访友的形式。如今家乡的改变,让我觉得既亲切又陌生,也许这座小城对我而言,早已是物是人非了吧。这次时隔大半年才回去一次,原本以为一切如昨,但却从细微中发现了一些变化。

其实这次回去的目的很明确,因为我的奶奶身体开始有了很大的衰退,老人家已经是九十二岁的高龄,身体状况从前还算稳定,可是到今年由于身体器官的退化,人变得一天天的体力不支。更让人纠结的是,因为年龄的缘故,这毛病治与不治,结果没太大差别。对于病情,医院的说法与结论总显得太无情,不过就亲情而言,无论家人年龄有多高寿,是真心无法理性地面对即将到来的生离死别,哪怕这是所有人必经的自然规律。

当然还有姑妈,姑妈的身体和整个的精神状况比我想象中要好。她始终是个乐天派,不管病魔怎样虐待她,只要她能乐观面对疾病,就是最大的幸运了。

然而这次回乡还有一件事是让我感到意外的,虽然说这几年回去都有打算去看望小时候的朋友,但是每回都因为时间安排的太紧凑,总是错失机会。这回终于将这一计划实现了,这个朋友其实是我童年时期的病友。那应该是将近二十几年前,当年我们都才四五岁的年纪,两个家庭的父母因为孩子同病相怜的原因相识、交流,想办法给孩子治病。后来,我们一家搬迁至南京,就一直没有了联络。但我却一直记得当年和我一样病情的小伙伴,记得他的名字,记得他小时候非常秀气的样子,记得他家以前住的地方。我父亲也一直觉得他非常聪明,他小时候的状况,在我父亲看来比当年的我要好得多。不过时间真的好像一把杀猪刀,把所有的记忆都挥霍得面目全非。再见面时,当年那个聪明的小伙伴早已不记得我了,也不记得童年时一起的玩耍。而他的变化也很大,从以前秀气的小男生变成一个强壮的大男孩。不过却因没有走进过课堂,所以他对电脑、手机这些可以了解外界的工具都不会操作,唯一可以使他接触外面世界的只有一台电视机。如今,我们都已从四五岁的孩童长大到二十多岁的成人,回头看看依然站立在我们身边的父母已经是发髻鬓白。当我把手伸出来和他握手时,我感觉两人都不协调,有些僵硬的手握在一起,似乎那一刻跨越了太久太久。

在临别的时候,刚好他的妹妹放学回来。虽然只有匆匆的几分钟,但这是一个让我记忆深刻的细节。他的妹妹现在上初中,小女孩一眼看上去就是特别温和、懂事的孩子,想必对哥哥也一定是贴心照顾。他们的父母说,妹妹在当地重点中学上学,成绩优异,看得出这孩子让她的父母很是骄傲。当我们要离开时,妹妹走出家门站在楼梯上,向我微笑挥手。这一幕让我也想起了我的弟弟,他也是一个非常懂事,贴心的小暖男。无论何时何地,他总能想到家里有一个姐姐需要他照顾。也正因为有了他们这样健全有爱心的弟弟妹妹,才让我们的父母在不完整人生中感到欣慰。

又一次回到家乡,又一次远离家乡,人生的旅程越走越远,唯有积极、安心的生活才是我前行的动力和执着。同样也祝福我的小伙伴和我一样积极乐观的生活下去!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