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想放弃治疗救弟弟

2017年11月09日 来源:人民出版社

“呜呜,呜呜……”静秋在被窝里小声抽泣着,她写给弟弟的信寄出去已经有一周左右了,可是每次打电话回家,弟弟都不肯接自己的电话,也不知道弟弟到底怎么想的,不知道他是否理解自己做姐姐的良苦用心。

“虽然现在病情没有完全确诊,最终的检查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你和你弟弟的病我怀疑肌无力—世界难题,没有办法医治的疾病,治疗也只是延缓病情,最严重可能会致瘫痪,你弟弟现在步态和姿势没发生什么变化,但是他现在完全靠脚趾在支撑整个身体,如果最后确诊为肌无力的话,他的跟腱延长手术刻不容缓了,否则后果很难设想!!!这些手术费用还不是很高,关键是你和你弟弟接下来改善功能的康复治疗才是巨额!你们要好好准备呀,单靠你家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医生的话每天就像针扎一样刺痛着静秋。

“姐姐,姐姐!小老虎牵着你,你别怕!小老虎一会儿就长大了,长大了小老虎给姐姐治病,长大了姐姐走不动的时候小老虎就背着你、保护你!”静秋试图闭上眼,可是弟弟小时候活泼可爱的画面一直浮现在自己的眼前,泪水肆无忌惮地流了下来,浸湿了枕头。

“爸爸妈妈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该借的地方都借完了,最后一次妈妈带我们去北京的路费都没有,难道我要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弟弟慢慢地变成我现在这个样子吗?然后我们一起慢慢走向瘫痪!我该怎么办,谁能救救我的弟弟!”静秋内心极度煎熬着、挣扎着。

“咚咚咚”宿舍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静秋赶紧擦了擦眼泪,扶着床沿慢慢支撑着起来开门。

“老师,您。,您来了。”看到辅导员马老师,静秋赶紧低下头躲着她,吞吞吐吐地。

“静秋,你怎么了,眼睛怎么肿的这么厉害?”辅导员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劲,关切地问道。

“没,没什么,老师,眼睛这几天不是很舒服,肿了的。”静秋脸红极了。

“老师工作比较忙,好久都没有见着你了,挺想你的。今天刚刚有空儿路过这儿,就顺便过来了。这大白天的,你咋在宿舍里睡觉啊!情绪也好像不太对劲。是不是生活中遇到什么困难了?你千万别瞒着老师啊!”老师继续追问着。

“老师,我真的没什么。”静秋不敢看老师的眼睛,头埋地更低了。

“老师!哇哇哇!”静秋再也忍不住了,哭出了声。

“孩子,怎么了,你遇到什么困难了或者心里不舒服告诉老师,老师一定会帮你想办法,替你保密的!”马老师一把将静秋搂入怀里。

“老师,你们一定要救救我的弟弟啊!”静秋哭地更厉害了:“放假回家,发现弟弟得了和我一样的病,可是家里父母已经拿不出一分钱为我们看病了。目前病情虽然没有确诊,但是北京协和的医生猜测我和弟弟是肌无力,我的现在就是弟弟未来的写照,而且我们的病情还在一步步恶化,我们可能都要走向瘫痪!”

“孩子,别急,慢慢说。”老师的眼圈有点红了。

“老师,您可不可以帮助我联系媒体,我放弃治疗,我已经习惯了,能够接受身体上的不便了。但是弟弟还小,他的路还很长!”说到这儿,静秋的心使劲儿抽搐了一下:“老师,如果有人需要器官,如果买卖器官是合法的,我愿意卖掉器官为弟弟治病!”

“孩子,你千万保重好自己的身体,你要记住你是最坚强的孩子!一会儿老师还有事儿,先走了,但是这个事老师一定会替你想办法的!”老师眼睛里闪着泪水离开了静秋的宿舍。

听了老师的话,静秋的心里开始有了一丝暖意。此时,她就像死灰里复燃的一簇小火苗,她觉得马老师就是能够为她和她弟弟找到最后一线希望的贵人了。

“咚咚咚”她的心又开始不自觉地地猛跳了起来,她还是极度地担忧:会不会老师说的话只是安慰我的呢?或许这又是一句客套的话。“

因病早已与父母看到世上所谓的亲戚、朋友在遇到困难的时候,那些敷衍的嘴脸,静秋真的害怕老师也是这样。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静秋还是默默地等待老师的消息。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