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三章 可以痛、沉默,但不可以冷漠(节选)

2013年12月02日 来源:人民出版社

日记,痛苦出口

不曾想,2006年4月11日夜晚,我写在本子上的几行字,竟成为我病榻上的第一篇日记,成为我用文字“说话”的开端。从此,第二篇、第三篇……我再没有间断过。

又是一个夜晚,我妯娌嫂子带着她六岁的女儿在值夜班看护我。前两天,嫂子听说在医院照顾我人手紧张,于是,她带着孩子从威县农村老家赶过来。这令我心里非常感激。

这天晚上,她劝所有人都回去休息,由她值夜班。孩子离不开母亲,嫂子一边照顾我,一边照顾孩子,这般辛苦,我只有在特别难受时才向嫂子说出我的需要。

当我看到有其他陪床家属睡下了,我催促朴实又心细的妯娌嫂子:“铺开地下临时的被褥,哄孩子睡吧,不用整夜盯着我,我有事了再叫你。”嫂子和我聊了一会儿,哄孩子时渐渐有了睡意。

我由于多日体内血蛋白不足,白天输了血浆,这会儿因为血浆的作用脑子少有的清醒。眼睛扫视一下已安静下来的四周,有人已睡着,有人在低声说话,有人默默出进。天花板的四盏灯管亮着两盏,在灯光适中的亮度下,我不由得又回到了我一个人的世界……

我悄悄地拿起放在床头的本和笔,翻开本子,握住笔,开始写日记:

2006年4月17日 星期一 晴

住院眼看三个月了,医生说需要输血补充能量,我心里忐忑不安,因为这就意味着医疗费的骤增。住院以来三次大手术花了多少钱,我心里大致有数,真担心为了给我治疗,全家会受一辈子穷。这些话,我憋在心里能向谁倾诉?突遭车祸后,我是无辜的,家人又何尝不是无辜的呢?

白天父亲安慰我的话,又回响在我的耳边……我继续写道:“爸爸看出了我的心思,安慰说:‘钱不用担心,不管想什么办法都要解决。’”这话背后的沉重我能体会,所以心里更加酸楚,全家人就算翻出老底也没有这么多钱往医院交啊?肇事方又冷漠得置之不理。我怨、我恨、我无奈、我纳喊……所有的情绪瞬间发泄出来,如同释放内心深处的毒气。整个人被这样的毒气笼罩着,呛鼻、刺眼……引起我太多的眼泪。原来,我还可以有泪水涌出(本以为,自己心已死、泪已干。)

此刻,我的世界仿佛被泪水淹没,透过泪水的映照,我看到了另一个自己——一个有血有肉的自己。我告诉另一个自己:我痛苦,我迷茫,我不知道路在何方;我煎熬,我承受,我不知道尽头在何方;我站不起来,伤病像一望无际的海洋,我不知道彼岸在何方?此时,另一个自己凝视着我,飘渺着一个声音:“哭吧,痛快地哭吧,发泄出来就会好受一些……”

我手指划过的歪歪斜斜的文字,似难解的电文,我只是不停地写、写……“爸爸是坚强的,也是严厉的,但他更疼爱的是我,也最了解我。……从小我就爱用沉默对抗不可违的事,然后在背后偷偷地哭。照爸爸的话说‘我最怕小君流眼泪’”无力的手指从木胀到颤抖,我仿佛找到了哥哥给我本和笔时说的那种感觉——“怨谁、恨谁、甚至骂谁,由你自己说了算”。我继续写道:“我在爸爸那里有求必应,此时,我真想扑到他怀里喊一声:‘爸爸,我想站起来!爸,我想站起来!’”

停顿良久,我手指松软地放下笔和本……累了,实在写不动了。回回神儿,告诉自己:“放下,暂且放下所想的一切吧……”这个过程中,我好像已经把最强烈的情绪放到了日记本里,合上了本子,自己逐渐地平静下来。

日复一日,我发现“日记”像我心灵世界的大麻。我上瘾似的捧在手里,无限地接近它,已经不只是倾诉我内心的痛苦、无助、迷茫,还有一个个触动我心灵的人和事、每一份关心和帮助……亲朋好友、认识的、不认识的,有那么多人竭力拽着我,不让我“抛锚”。无论我怎样的伤痕累累,也应该对他们报以感恩的心态。

我在一字一句用笔说话的同时,也在梳理自己的思想:“可以痛、可以沉默,但是不可以冷漠。用尚能感知的心认真感知这个世界,心里就会多一份力量。”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