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七章 一条无形的鞭子(节选)

2013年12月02日 来源:人民出版社

书君的文章见报了

日复一日,在我长时间躺着看书学习中,背部的疼痛变本加厉地袭来,时而快速针扎似的,时而又似蚂蚁在蠕动、在叮咬。医生诊断后,给开了两片西药,只两片,说此药含有激素,不能经常性吃。后来会诊,判断可能是颈胸段脊椎髓腔有空洞而导致的神经痛,建议做核磁共振。

不知哥嫂从哪里借来了钱,准备为我做核磁共振检查。嫂子劝我:“不要着急上火,检查出问题再想办法。”哥哥坚定地说:“你坚强的本身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安慰,你一定要懂!”我说:“我懂,本想早点学会写文章,早日完成书稿。可是,一篇成型的文章还没拿出来,我是不是根本没这方面的能力?”我心里急,无形中忽略了身体的虚弱和不堪一击。

做完核磁共振检查,哥哥推我回病房,以他多年的经验告诉我:“你手头不是有不少励志类的书吗?先从写读后感着手。”我说:“行,我试试。你俩这次请假来医院,一帮我做了检查,二帮我指点了写作……”母亲在旁边打断我:“别说那么多了,让你哥嫂赶紧走吧,他们都忙。”

接下来,我平息一下心情,让母亲递给我张云成的《假如我能行走三天》,写读后感,就从这本书开始吧。四五天的时间里,我是写了划,划了再写,认为成型的段落就清晰地抄写到稿纸上。终于写成了读后感《咬紧牙,做人生的英雄》。当我把工工整整的三页纸给哥哥看时,他大加肯定,还要推荐给报纸的编辑。

11月15日傍晚,我和母亲正在吃饭,依旧是我面向床头柜侧身躺着,伸手可够到床头柜上的菜,母亲坐在我身旁边吃边照料我。哥哥来了。他手里举着一份报纸,欢喜地说:“书君的文章见报了!”我把手里的馒头递给母亲,迫不及待地接过报纸,高兴地说:“是今天的《牛城晚报》!”哥哥说:“对,你的文章在后边‘书林’版”。

当我看见在“书林”版头条,醒目地登着《咬紧牙,做人生的英雄——读<假如我能行走三天>有感》时,我快速地扫了一遍内容……对,是我写的,没错!“我写的文章发表到报纸上了?!这里还有我的署名!”我无比激动地把报纸贴到离心最近的位置,双手透过报纸能感觉到砰砰的心跳声。低头用下巴蹭蹭报纸的边沿,嗅到了一股墨香,和小时候刚发到手的新书一个味儿,我贪婪地嗅吸着。

猛然,我想起什么似的,转头问哥哥:“我写的,能跟报纸上的文章相比吗?”哥哥笑我:“能!既然登在了报纸上,就证明能。你要相信,编辑的眼光是雪亮的。”我嘿嘿地笑了,我的文字竟变成报纸上的铅字,这可是人生第一次。也是在最关键的时刻,用事实告诉我:“写成型的文章,我可以做到。”对,我可以做到,我终于做到了!这一刻,好像所有的怀疑、烦恼、伤痛统统不见了,只有喜悦和兴奋围绕着我。

随后,我兴奋地用手比划着对母亲说:“娘,这块文字就是我写的。”母亲说:“好,好,我看见了!可惜我不识字。”哥哥笑着说:“等吃完饭,可以让书君给您读读。”这时,我才想起问:“哥,你吃饭了吗?”“没呢,不用管我,我马上就走,还有事。”我“哦”一声,继续看报纸。母亲催我先吃饭。我哪里还顾得上吃饭啊,推说已经吃饱了。

哥哥和母亲说了几句话,临走时又转向我:“写东西需要再接再厉。既然医生说了‘核磁共振的片子显示没有脊髓空洞的问题’,背疼,那就多让娘帮你按按,你也多活动。”我说:“好,我会多锻炼多活动的。”

母亲刷洗完毕,扶我坐在床上,并在后面做我的倚靠。我先活动几下腰身,再清清嗓子,拿起报纸,读起了我的文章,一字一句地读。其实,看了上句我就可以背出下句的,为了准确无误,我仍放慢速度认真地读给母亲听,让她一同分享我小小的成绩。

有了第一篇文章的发表,大大鼓舞了我的士气,我接连写了好几篇励志书籍的读后感,陆续发表在不同的报纸上。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