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第九章 心灵的按摩师(节选)

2013年12月02日 来源:人民出版社

力阻失聪青年的“自杀计划”

中秋节的第二天午后,我侧躺在床上用电脑写稿,王院长的爱人见后,提醒我:“伤口虽然临床治愈,但还需要巩固治疗,别太累了。”我答:“谢谢刘文嫂,我会注意的。”我打内心里感激她一家人,似亲人般地照料我。

刘文嫂走后,一位帅气的小伙子进来,大声地问:“你是尹书君姐姐吗?”我点头说是,并问他,找我有什么事吗?他说:“早就听说你的事情,你很坚强,我很佩服你!我是看了报纸上《爱心人士陪伴“截瘫新娘”尹书君度中秋》的报道,才知道你住在这里。我步行两个多小时,从火车站一路找来的。”哦,他看了“希望将军”赵渭忠、全国道德模范林秀贞、青年作家胡子宏、石家庄爱心联盟志愿者及各地网友陪我过中秋的报道。

我连忙说:“你一定走累了吧?坐下说话。”我母亲递给他凳子,他坐下,低头良久才开口,“我叫小强,在石家庄流浪半个多月了。我耳朵听不见,医生说是感音性神经耳鸣。去年在邢台读高二时,耳朵突然听不到声音了,父母带我去过好多家医院,都治不了。我上网了解到,这种病根本没治,过几年说话功能也会退化。”

我明白了……加大声音地喊:“流浪在外,你怎么过的?你父母找不到你,该多着急啊?”他听不到,自顾自地说:“我就想在没人认识的地方自生自灭,这些天,我想好了死的方式……站在石家庄最高的楼上往下跳,享受一下飞的感觉!可是,我死后又不愿做一个孤魂野鬼。你是我现在唯一信任的人,我来找你只有一个请求:我死后,请你给我父母打个电话,把我的尸体领回去。”

“等等,你等等!听得我心惊胆颤!”我打手势让他暂停,听我说。可是,他又听不见,急得我不知如何是好!后来,我看见了旁边的电脑,打字与他交流……

我快速地往电脑屏幕上敲字:“你先冷静一下,听我分析。你突然耳朵失聪的确很不幸,但又是万幸的,还有很多人的遭遇大不如你,比如我……试着调整心态面对现实,你会发现并没有你想象得那么难。”

这时,他困惑地说:“关键……我不知道如何调整心态?”

我打字告诉他:“我当时和你一样不知所措,这个时候——给自己时间。也许别人的一句话、一个举动,都会让你顿悟……后来,我看了不少重残者的励志书,很受启发,我把书借给你看吧?”

他说:“我看过一些,没有作用。因为那些人包括你都曾是农村人,而我是城市里的孩子,从小就没吃过苦,不知道怎么调整?怎样也坚强不起来!”

我忍不住大声反驳他:“我从小也没吃过苦,城市人与农村人没有太大的差别!”然后打字告诉他:“英雄尚且不问出处,这难道不是你为自己逃避现实找借口吗?一死了之,真的不像你所说的那样‘为光彩的前半生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要知道你的生命不单单是你个人的,生命是父母给的!退一步想,万一你在跳楼的极短过程中后悔了,就什么也来不及了……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我和小强“聊”了很多。两个多小时下来,我早已尿湿了尿布,一个姿势坚持与他交流,累得额头直冒汗。可是,我不想因为这些而中断对他的劝导,一心想留住他年轻的生命……一定要想办法,给“生命”一丝“希望”!我急中生智般地继续打字告诉他:“我在病床上写了一本书,再有两个月就出版了。你有腿有脚有力气,帮我卖书好不好?卖了钱咱平分。”

这时,面前的他眼神里透出些许光芒,说道:“姐姐,我愿意帮你卖书,不要钱,只当帮忙。”我赞许地对他竖起大拇指!他爽朗地笑了,然后,像是承诺似的终于松口说:“我答应你,好好说服自己,先不实施自杀计划。”而后起身要走。我急忙招手让他等等,再看一下电脑屏幕:“想不通了再来找我,咱们一起想出路。从今天起,你把某些人的歧视、自身的不便和艰难统统当作成长的基石,好吗?”

他对我重重地点了点头。已疲累不堪的我,真心希望他能够勇敢地活下去!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