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访全国政协委员夏荣强
2011年第5期

2011年05月11日 来源:《盲人月刊》杂志

文/本刊记者  那漠

每年春风送暖的时刻,也是引人关注的“两会”召开的时刻。3月14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闭幕了。我们的盲人政协委员夏荣强在会上交了5个提案,这些提案的背后有哪些思考呢?

记者:您的一个提案是,建议把长春大学特教学院建设成我国盲人研究生高等教育基地,您是怎么想的?

夏荣强:我国有1233万视障者,盲人教育无疑是一个令人关注的重点。1987年,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首先诞生,随后,北京联合大学、南京中医药大学、山西中医药大学和上海师范大学等一批高等院校也陆续向盲人求学者敞开了大门,我国盲人的高等教育求学梦终于成为了现实。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本科毕业的盲人大学生已达到820人,目前每年毕业的盲人本科生有90人左右。这些盲人大学生在院校里主要选修的专业有针灸推拿、音乐表演、英语等。有些盲人电脑应用的佼佼者虽然没有在大学里选修过计算机专业,但却成功地开拓了计算机应用软件的设计和开发领域,向世人证明了视障人也同样能在电脑的学习方面和软件的开发领域大展宏图。
虽然我国盲人的高等教育已经起步并取得了初步的成果。但,不能否认,与国际上一些先进国家相比,我国盲人高等教育发展的水平还存在着较大的差距。尤其在视障高等教育的研究生教育领域,我国目前仍为空白。

据了解,美国在盲人硕士研究生乃至博士学位教育方面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在美国,从享有盛誉的哈佛大学到普通的社区学院,盲人只要能力具备,就有权申请选修任何他们所期盼的专业研究生课程。美国盲人研究生的选修专业还包括法律、语言学、历史学、心理学、物理学、西医处方学、软件开发等等,甚至有一位盲人是某一大学的化学系教授。

我国目前已完成大学本科教育的盲人大学生也十分渴望能有机会继续深造硕士研究生的课程。近来,对长春大学特教学院在校的五届针灸推拿专业和四届音乐表演专业的302名盲生进行了调查,渴望继续接受研究生教育的盲生有267名,占接受调查者的88%。还有一些已毕业离校参加工作的盲生也希望能有机会接受在职的研究生教育。

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是1987年经原国家教委批准、由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和吉林省人民政府共同创办的全国第一所特殊教育学院,学院拥有一支爱岗敬业、甘于奉献、业务精湛的高素质教师队伍。现有专任教师44人,其中教授5人,副教授12人,高级职称占教师总数的38.6%,博士、硕士研究生占教师总数的61%。近五年学院共承担省级以上科研、教研项目38项,其中国家级项目9项;公开发表学术论文83篇;出版著作、教材23部……我认为这所大学足以担当起这个重任。

记者:您另一个建议是弘扬盲人擅长音乐的传统、积极培养盲人音乐人才,关于这点,您是怎么考虑的?

夏荣强:盲人与音乐的关系历史悠久,早期的音乐家大多由盲人担任,盲人乐官制度就是其中的一项重要内容。盲人的听力特别敏锐,这是丧失视觉而对他们的补偿。现代,有著名盲人民间音乐家华彦钧,他的《二泉映月》已成为千古绝唱。解放初期还有数十万盲艺人活跃在街市和乡村,他们中间的大师级代表人物有:“丝弦圣手”王殿玉、梅花大鼓创始人卢成科、陕北说书的韩启祥、笛子演奏家尹明山、张广明等。

改革开放以后,尽管国家成立了残疾人艺术团,创办了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和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培养了一批有音乐才能的盲人后起之秀,但由于盲人音乐人才培养的环境还较受局限,暂时还未能形成一个让视障音乐人大展才艺和就业的舞台。

我建议国家的文化部门和教育部门应制定一些相关政策,扶持和鼓励善于音乐的盲人从小学习音乐专业,培养高级盲人音乐艺术人才,为祖国的音乐艺术百花园添彩增辉!

记者:您还建议研发盲人“电子导盲犬”,并且您自己在这方面已经做出了深入研究,是吗?

夏荣强:盲人由于视觉的障碍,出行有极大的不便。如何以一种方便和有效的方式来帮助视障人能够安全地独立出行,一直是国内外关注和研究的重点。

在欧美、日本和我国的台湾地区,导盲犬的训练和使用的确为一部分盲人的出行带来了便利。近年来,我国在训练和使用导盲犬方面也做了一些尝试,在辽宁大连建立了一个驯养中心。但,众所周知,导盲犬的训练费用极高,能享受使用的盲人为数极为有限。在我国目前的国情下,要想使导盲犬真正成为广大盲人出行的有力助手,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一种奢望。

那么,怎样才能找到一种既具有普通导盲犬的导盲功能、又经济实惠和方便使用,而且还能具备更精准、安全导向功能的导盲器具呢?我们觉得,“电子导盲犬”将是未来一种理想的帮助盲人出行的多功能、智能化、全方位的导盲辅助用具。

日新月异的科技进步和强大的电子功能,为研发一种高效、实用的“电子导盲犬”设备提供了设计保障和最终实现的可能性。

记者:您还建议完善医院护理工作,是什么让您感到了这个事情的迫切?

夏荣强:近来在与一位退休老同志交谈时得知,她虽然享受高比例的医疗报销待遇而且家里什么也不缺,但却仍在不断地攒钱。我不禁好奇地问她:“您家里什么都有而且已经享受了很高的医疗报销待遇,为什么还要攒这么多的钱呢?”她认真地说:“我子女收入不高,如果我将来生病住院,一个月3000多元的护工费我不自己准备,谁能来为我出?”她的一席话很快使我联想到4年前我父母分别重病住院时的情景,当时,父母分别在医院病房里各住了3个多月、6个多月,总共开支了大约16000多元的护工费用。今年1月27日下午,一位朋友因车祸受伤住院,两天后我们前往医院看望,他夫人告诉我们,光请一位护工一个月就得花3600元(每天120元)……看来,在住院请护工方面的巨大开支,已经成为一种不可回避的民生问题,给广大老百姓带来了精神上和经济上的巨大压力。

究其根源,我们认为,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仍然需要进一步加大我国医疗体制和公立医院服务体制的改革力度;恢复国家财政对我国公立医院的财政拨付政策和加大医院护理人员合理配比所需的资金扶持力度。资料显示,美国对公立医院的政府投入为医院开支总比的44%,欧洲为60%,而我国目前仅为17%。我国的投入显然是不足的。如果加大投入,甚至恢复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前的全额拨付,那么任何问题就好解决的多。

记者:您的提案中还有一项,是进一步完善社区养老、居家养老,对此您是怎么思考的?

夏荣强:我国的人口老龄化速度已经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据了解,2009年,全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达到1.67亿,占全国总人口的12.5%。从08至09短短一年的时间,我国老年人口就增加了725万,空巢化比例也在进一步成上升趋势。

老年人是疾病的高发人群,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机能下降,即便没有疾病,也不能保证充沛的活力。因此,除了基本的生活照料、必要的医疗保障以外,还应该促使他们积极参与娱乐、健身等活动,这些对延缓衰老、愉悦心情都十分有利,也可以尽量避免空巢老人出现心理疾病。

在过去的一两年中,我国已经有不少地区实行“居家养老”,即政府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为“空巢老人”和身体有残疾的困难老人提供免费服务。但这些服务多数仍限于生活层面,还不能给予老人精神慰藉,而且部分从业人员上岗前缺乏正规培训,服务质量不高。只有在完善养老保障制度体系建设、提高“居家养老”服务等方面狠下工夫,才能使我国在“人口老龄化”这场已经到来的大考中赢得主动。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