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钢琴调律与按摩,昨日的名片还美吗?
2011年第6期

2011年06月12日 来源:《盲人月刊》杂志

文/本刊记者   乔靖雯 那漠

说起盲人就业,大家脑海里首先浮现出的就是钢琴调律与按摩。的确,这是盲人就业的两大传统行业。时光荏苒,随着社会的发展,这两大行业有什么发展?又存在着什么问题?盲人朋友有哪些感受和呼吁呢?……就这些问题,记者深入采访了部分盲人从业者。

钢琴调律要行业自律,因为我们“骗不起”

北京盲人陈燕是钢琴调律行业的翘楚,在这个行业里面小有名气,并创建了“陈燕调琴品牌”。从九十年代开始,中国残联为盲人引进了第二条就业道路,即钢琴调律,那个时候,陈燕就是中国学调琴的第一届的学生。

虽然在钢琴调律领域里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是,说起当下盲人从事钢琴调律业的现状,陈燕还是感慨万千。她向记者反映说:

“从业以来,我们走得非常艰辛,但是,通过我们的努力,通过各个媒体的帮助,现在盲人调琴在中国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了——起码在在一半有钢琴的家庭当中。迄今为止,我们已经有140余名盲人学生在全国各地工作。我记得在我毕业的时候李任伟老师曾经强调说:‘一个明眼调音师去蒙人骗人的话,以后顾客再换一个调音师也就可以了;但是,一个盲人调音师去蒙人骗人的话,以后顾客就再也不会找盲人调琴了!’这句话始终在我耳边回响,成为了我的从业戒律。每一个出去调琴的盲人,都代表着盲人调律师这个群体。但很遗憾,现在盲人从业者良莠不齐,有一些客户投诉盲人调琴不好。我经过调查,不是我公司的职员所为,是个体的盲人从业人员,但是,我们整体行业的声誉还是受到了影响……为了挽回整个行业的声誉,我帮客户返单维修、重新调音,但我心中还是恐惧——长此以往,没有一个监管的话,盲人钢琴调律的路会越走越窄。”

建议成立中国盲人钢琴调律师协会

针对管理缺失给盲人调律行业带来的问题,陈燕说:

“我强烈建议中国残联、中国盲人协会,同意我们成立中国盲人钢琴调律师协会。我现在已经开始筹备,并自费申请了中国钢琴盲人调律网的域名为以后的协会所用。之所以想成立这个协会,就是想把所有的钢琴调律师监管起来,形成科学的行业管理机制。这样的话,不仅会促进行业自律,就是顾客有了投诉、有了意见,也有了立即反馈、解决、反省的可能。”

北京盲校一位老师也赞同说:“建立协会,不仅能够增大盲人调琴影响力,还可以使行业规范化、专业化。此外,协会还有许多功能,例如它可以负责行业间技术交流、组织职业技术等级鉴定、定期召开专业方面的交流会等等。”

支持和宣传,一个都不能少

陈燕在2004年出版了自传,到现在,她依然常常到全国各地去演讲。她用她的奋斗经历告诉人们:盲人可以调琴,而且可以调好琴!她认为广泛宣传对盲人调律师非常的重要。

精力充沛的陈燕还创办了启智中心(艺术幼儿园),现在有100名2~6岁的健全儿童接受教育。陈燕说:“我的使命就是想告诉全国的人,其实阳光色彩万物在一个盲人心目中比在任何一个明眼人心目中都更加绚丽、更加多彩。”

一直在自己奋斗的陈燕也呼吁中国残联加大对盲人钢琴调律的支持,她认为:在盲人按摩领域,政府已经支持了不少,但在盲人钢琴调律这一块,还少有投入,应该加强。

学习钢琴调律,费用还是太高昂

盲校作为盲人学生教育基地,有教授钢琴调律的课程,是盲人钢琴调律师的摇篮,今天的学生就是未来的从业者。那么,盲人钢琴调律的教育面临着什么问题呢?

北京盲校郭老师说:“学校里培训盲人调音师,目前最大的问题,还是价格高昂——这是与按摩培训相比、与盲人学生的经济状况相比而言的。盲人调琴学习的高费用打击了盲人学生的学习热情,高负担使盲人学生望而却步。”

郭老师痛切地介绍说:由于钢琴调律高学费全是由学生自行承担,盲人学生的压力就很大,他们觉得这个行业门槛比按摩要高得多,于是,很多听力敏感、在这方面有特长的盲人学生就转而去学习按摩了。这也是人才流失,非常可惜……其实,北京盲校的学费已经大大低于其他音乐院校了,盲校方面已经付出了大量的投入,可因为学员还要自行投入工具的费用,而钢琴调律的工具价格也比较高,所以,盲人学习调琴投入的资金还是很可观的。此外,学校为了保证教学质量,限定每个班的人数不能超过15人,这也变相增加了培训费用……

大家一致呼吁:想办法为学习钢琴调音的盲人学生减轻经济负担,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老板、老板,创业时期没人管

很多盲人按摩院都是由盲人自己创立的,毋庸置疑,许多盲人已经是“创业者”的身份了。那么,在经营按摩店方面,盲人创业者有什么甜酸苦辣呢?

盲人平亚丽是中国首位残奥会冠军,但不为人知的是,在盲人按摩行业,她是几起几落、屡经考验,才创业成功的。1999年,她投入2万元创立了“平亚丽按摩所”;2002年,她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的一个创业节目,得到了8万元的奖金,但是,因为扩充的店面选址不合适,她二次创业失败,以赔钱告终;2004年,她参加了国际劳工组织在中国开办的“SYB创业项目”,掌握了市场调研、选址、定价、管理等方面的知识,终于创业成功。

回首五味俱全的往事,平亚丽感慨万千,她说:

“我们当时创业之初,艰辛困苦难以想象,我们没有心理疏导帮助,没有财务管理经验,也没有任何商业培训……我们真的是摸着石头过河啊!——这里,我也希望盲校的教育内容能够扩大一些,教授一些实际社会生存所需的知识,不要与社会脱节。”

租金、租金!盲人按摩业不能承受之重

说到盲人按摩业面临的现实问题,大家众口一词地首推房租价格上涨。大家都反映:使得经营压力增大的首要因素,就是店铺租金的上涨太厉害。房屋的“民改商”本来就存在着许多问题,租赁商铺的成本更是远高于普通民宅……大家一致反映说:“我们辛辛苦苦赚到的血汗钱,都交了房租,这真是一件令人悲哀的事情!”

的确,房地产价格的快速攀升,已经引起了政府的调控。在租金不断上涨的大背景下,需要有间房屋才能开店的盲人按摩师们,他们面临的问题是值得关注的。

烽烟四起的激烈竞争

说起盲人按摩业的诸多困境,大家都是感慨很多。盲人马巧云说:

“现在,盲人按摩店过于集中,造成的竞争非常激烈,已经出现了为降低利润而牺牲服务质量等现象。例如,我在朝阳区新安里小区经营有12年了,在我经营的小区内就有8家盲人按摩店!……医学按摩进入社区医院、享受医保报销,也对我们有很大的冲击,在离我店300米处就有一家社区医院,内有按摩科,设立的按摩床位就有20张,周边市民在社区医院按摩一次才几块钱。我中心经营了十年以上,全都是盲人按摩师,靠的是过硬的技术手段和卫生环境,但只凭这两点远远达不到现今消费者的要求。目前,我中心已由原来每月的1500~1600小时滑坡到700~800小时,这样的状况已经难以维持中心的正常支出,更别提去提高技师的按摩水平和理论知识了。”

经营按摩店的盲人孛宇江说:

“十多年前按摩师平均月工资在4千元钱左右,而到2000年,在北京开按摩店收入才2千多元。广大盲人按摩师的工资在经过了十多年后,顶多能到2千元,也就是说十多年不仅没有增长,反而在下降……无论是总体收入还是单笔收入,无论是平均工资还是保底工资,比十多年前都降低了。收入低使得大家到处跑,因为,他在一个地方挣不到钱就心慌啊,可是,跑来跑去到哪都是很少的钱……所以流动问题确实很大。”

平亚丽反映说:竞争加剧造成了盲人按摩师流动性太大,而流动性加大,则导致了不上保险、不签劳动合同等问题——很多盲人按摩师不愿意签劳动合同,他们反正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愿意被合同束缚,更害怕签了合同,就得不到每月的最低生活保障金了……这就造成了行业的“非契约化”。

增加附加值才能增加竞争力

在交谈中,孛宇江提出:必须提高技术层次、增加附加值(比如增加精油按摩等),才能在竞争中不落败。他坦率地说:
“盲人并不一定比明眼人更适合做按摩,盲人以前就业途径比较少,所以不适合做按摩的盲人也无奈地学了按摩,所以盲人按摩师的质量当然会出现问题……相反,明眼人从事按摩,不是不得不做,而就是喜欢、想做这个——说句实话,明眼人孩子学习按摩不比我们盲人差,甚至还更好。”

一针见血的大胆发言后,孛宇江也建议:现在理疗的好多项目都可以纳入医保了,而盲人保健按摩比理疗也不差,是不是可以争取进入医保行列?……从政策上来有所扶持,才有可能生存,否则与明眼人去同台竞技,没有什么优势,真的是非常的难。
盲人曹军说:“我们没有能力‘拯救盲人按摩行业’,因为按摩业说到底是一个市场的产物,它的优胜劣汰应该由市场来决定。在与明眼人竞争中,经营理念、文化层次、资金的实力、关系网络我们都不如人家,所以,为了能够保证盲人能够有一个生存之路,一些政策扶持还是必须的。”

曹军还建议:设立一个帮助北京盲人创业就业的无息贷款,作为一个救援项目,用于紧急时刻应急。

“北漂”的呼声

哈尔滨盲人王晓阳到北京从事按摩行业已经11年了,他非常喜欢首都北京,也想把大好的青春继续献给北京,但他现在所面临的困惑是:到了成家立业的年龄,却没有安身的小窝。王晓阳说:

“我们这些人已经到年龄该成家立业了,但现在我们的月薪不高,几年来工资没有涨,但在北京的生活成本一直在涨,我们挣的这些钱实在难以维持成家结婚生子的费用。特别是我们这些外地来的打工人员,能不能给解决居住的问题?比如说给予些廉租房、公租房?”

王晓阳还说:从事按摩5年以上的盲人按摩师,由于按摩工作时间较长、工作量大、体力消耗大,再随着年龄的增大、气血的衰弱,很多在一线工作的盲人兄弟姐妹得了一些大病,比如说肾衰竭、脑血栓等等——像曾在北京工作的小有名气的盲人谷立军,就是患上了肾衰竭的病。他建议:地方政府能不能为工作了5年以上的盲人按摩师提供简单的定期体检,或设立一笔医疗基金给予治疗上的扶持?

免税政策应该落实

许多人反映:国家的税收减免政策对盲人按摩业来说形同虚设,现在几乎没有一家盲人按摩店能够享受到这个政策。景运梅,是明眼人老板,她的按摩店的13个员工中,有10位是盲人。她说:

“这几年国家有残保金补助政策,但对盲人按摩这块,却是上不上、下不下。如:普通企业按1.7%比例解决残疾人就业就可以免去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多解决一个残疾人就业将奖励一份岗位补贴,还有超比例补贴……但是,我们店13人就有10个盲人的高比例,却还是享受不到这一个政策。第一年的时候,基层残联给了我们这2份补贴,但是今年又说‘错了’,现在不仅不给钱了,还要往回扣这份钱……我觉得这是不公平的,是对盲人这个群体的一个偏见。”

明天的早餐在哪里?

有一句歌词叫做“明天的早餐在哪里”,看来,传统盲人就业行业真是到了吟唱这句歌词的时候了。

盲人钢琴调律与盲人按摩,曾经是中国盲人就业的主渠道,是一个品牌,也是一个特色。但现在,在商业境况变数多多的情况下,这个品牌也经受着很大的考验。

大家都在摸索,都在呼吁,都在献计献策、想方设法解决困难,还有很多盲人果断地探索了新领域,如盲人曹军进入了电子商务领域,为盲人提供他们最需要的产品,并提供售后的服务和支持,解决了盲人购物的困难……这些新探索也给了我们新的启迪,让我们更开阔地思考盲人传统行业的发展之路。

北京市按摩指导中心主任刘洪波说:在十二五期间,盲人保健按摩要重点抓的是:一是加强培训,继续教育将和几所正规学校结合起来,为所有的盲人按摩师提供免费业务培训;二是要打造完整的创业模式,增加盲人按摩师按摩的附加值,开辟更多的适合盲人按摩师从事的项目,包括推油、熏蒸等;三是要连锁化、强强联合,打造大的品牌店,加大扶持力度。

中国残联副理事长程凯介绍:今年,中国残联20年来第一次提出要在未来5年新增加城镇100万残疾人就业并做到实名制,要实现当年残疾人实名制的培训和实名制的就业的统计……目的是希望包括盲人朋友在内的残疾人,真正的实现稳定就业。

盲人马巧云说:“钢琴调律与按摩,是中国盲人的一张名片,我们希望能够克服重重困难,使这张名片更加精美!”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