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感情与理智的思考凝练成提案——访全国政协委员夏荣强

2012年05月14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本刊记者 那漠

三月上旬,举国关注的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闭幕了。“两会”期间,我们的盲人政协委员又提出了许多中肯的提案,如中国盲协副主席杨佳建议制定《反就业歧视法》、在全国邮政系统推广使用“盲人读物专用邮包”等。中国盲协副主席、美国海德里盲人学校中国福州分校校长夏荣强,也向两会呈上了4个提案。记者就此走访了夏荣强。

记者:在您的4个提案中,有一个提案虽然与残疾人无关,但却最惹人注目,即《关于改革和规范国家机关及各级政府行政机构所属部门名称和职务称谓的建议》。您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的?

夏荣强:说起来很有趣。有一次我参加一个活动,大家请一位市教育局某处的处长(科级)致词。那位处长诙谐地笑了笑,说:“什么处长不处长,就是一个科长。”——的确,在多年前,大家都熟悉的市级局下属的“科”这一部门不知是何缘故,逐渐都以“处”而取而代之了;在一些省厅级的公务员机关里,原先下属部门是以“某某处”来命名的,但不知什么原因,不久前也改成了“某某部”,处长称谓换成了部长……总之,近年来,似乎不少地方政府行政机关隶属部门的名称变得多种多样、称呼不一,相应的职务称谓也与传统意义上的实际级别很不吻合,令人感到纷乱无章。

另外,从国家机关来说,国务院有些部委机关内部的部门名称及职务称谓也不统一。例如:公安部内部下属就以“局”来命名,如公安部交管局、公安部消防局等等。但,绝大多数国家部委机关始终保持以传统的、人们所熟悉的“司”来命名其内部下属部门,如:教育部初教司、卫生部医政司、外交部国际司、海关总署统计司等等。

再有,国务院还设有好些个“国家总局”,这些总局级别基本等同于部委,如果也将他们的内部下属部门统一改称为“司”,如:将“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直销监督管理局”改名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直销监督管理司”、将“国家民航局空管局”改名为“国家民航局空管司”等等,这样就避免了大局套小局。领导都称呼是“局长”,广大社会公众根本弄不清楚哪个局长是上级,哪个局长是下一级的。

机构名称及职务称谓的改革和规范看似小事,但却体现出一个国家政府机构的严谨、组织架构的规范和管理运作的有序,望能予以高度的重视。

记者:您的一个提案是《关于为盲人接受普通高等教育积极创造条件的建议》,你认为这样做的条件成熟吗?是不是太急了?

夏荣强:条件已经成熟了!教育是强国之本,虽然我国盲人的受教育水平也在逐步提升,长春大学特教学院、北京联合大学特教学院等几所大学已经向盲人敞开了接受高等教育的大门,使一部分盲人能在推拿按摩、声乐演奏等某些专门的学科上进入大学学习,但盲人的高等教育不能仅仅局限于此啊!许多文科专业以及部分理科专业,如:语言(包括中文、英文等)、历史、法律、社工、社科以及心理学、计算机等,都完全能够成为视力障碍者选修和胜任的专业。

众所周知,目前对盲人无法拓宽教育层面的主要困难在于盲人与健全人同堂上课还受条件的限制,盲人参加各类考试也受方式方法的约束。那么怎样才能突破眼下的瓶颈,为盲人展开一个广阔的接受高等教育的空间呢?问题的主要关键在于:必须开发出一种能使盲人学生与健全学生同堂学习和完成书面作业以及参加考试的有效辅助工具。

这种专门的辅助设备实际上就是两种带有语音读出功能的、类似于简易便携式微型笔记本电脑的盲人专用学习机和考试机。只要这两种盲用电子辅助用具得以开发出来,有关方面再能提供电子版的教材与试卷,盲人参加考试,接受多方位的高等教育(乃至盲童学生从初中、高中就参与明眼学校的随班就读)所存在的任何障碍就都能从根本上得以排除,所有的问题和困难都将迎刃而解。广大盲人学生进入正常的普通大学与明眼学生一道同堂学习多学科的科学文化知识、同等接受正规高等教育的夙愿就将能彻底实现。

我可以简单介绍一下这两种带有语音功能的盲用设备的主要设计功能与用途:

1、学习机:这种盲用学习机大小相当于一台配置简单的微型笔记本电脑,但不需配置液晶显示屏和显卡系统。它设计有语音读出功能(盲生与明眼同学同堂上课时可佩戴耳机以不影响他人),具有上网浏览、收发电子邮件和一般性的文字处理和文档编辑及调阅等功能。它同样具有可充电功能,而且最好采用的是充电后使用时间较长的蓄电系统。为了方便携带和使用,可为学习机设计制作一个可翻和盖面、配有包带的小皮包。盲生到哪儿都能背着它,而且随时都能翻开包盖进行使用。

盲生可以将学校教材的电子版文本拷入学习机内,需要上哪一门课,就打开哪一门课的课文;学生也可以任意新建文档文件,进行课堂要点笔记和作练习等。它也能让盲生上网查阅资料,使用Email与他人进行交流与沟通并采用电子邮件的方式向老师提交书面作业等。

2、考试机:大小和外形类似学习机,配置更为简单。此机仅具有语音读出功能(盲生参加考试时也同样佩戴耳机)、文字处理等普通文档编辑功能并配置若干类型的输入、输出端口(如USB、SD和CF卡等的插入接口)。出于考试的严密性,本机不设置网络功能和电子邮件等的无线上网收发系统。

盲生专门使用它参加各类考试。到时监考老师只需将电子版的试卷文档拷贝到机器中,学生便可以打开试卷文档进行书面作答了。待试卷作答完毕后,仅需将它拷贝出来交给老师即可(老师可通过自己的电脑进行阅卷和打分)。

记者:您是全盲的,但提出了一个《关于加强和推进我国低视力康复工作的建议》的提案,您是怎么考虑的?平时与低视力者有接触吗?

夏荣强: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目前,全世界大约有盲人4000万~4500万人、低视力者1.35亿人;在我国的1233万视力残疾者中,低视力者约为733万人。全世界每年因视力损害的花费已高达250亿美元,视力损害已成为我国乃至全球的严重公共卫生问题。

低视力是视功能低下的一种状态,不是特指某种眼病,任何眼病都有可能导致视力受损。低视力与全盲的人不同,他们还有一点“可能性”——如果及时对低视力患者进行助视器的验配并结合视功能的训练,50%~70%低视力患者可依靠助视器提高他们的视力或视功能水平。这是低视力患者视觉康复的关键环节,也是他们不可错失的机会。我希望低视力者能够及时得到帮助,别像我一样发展到全盲。

记者:《关于对城镇重度残疾人实施政府购买服务排忧解难的建议》的提案,您是怎么考虑的?

夏荣强:2010年3月10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关于加快推进残疾人社会保障体系和服务体系建设指导意见的通知》,两年来的“两个体系”建设实践已充分证明,我国残疾人社会保障体系和服务体系建设已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对残疾人的许多普惠和特惠政策纷纷出台,为残疾人办实事的项目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但是,在调研中,我们又了解到了一个城镇重度残疾人的迫切期盼和需求——这些重度残疾人,主要是那些年老、空巢并双目失明的盲人和下肢重度残疾的肢残人,这些身边无子女的空巢全盲老人和下肢重度残疾人,他们已基本丧失了自身出行的能力,想到邮局寄取个包裹,想上超市买些食品,想到医院看个病,都感到困难重重。虽然现在随着社会的进步涌现出许多助残志愿者组织和志愿服务人员,但这类的助残志愿服务多半是为残疾人的群体活动提供志愿服务的,大多数的志愿者平时有他们自己的学业和工作,他们一般只能在学习之余和班后或节假日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来进行志愿服务。对那些双目失明的空巢老人和下肢重度残疾的肢残人临时需要的外出或代办事务的求助是爱莫能助。如果能实施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与一些家政服务机构或具有同样性质的社会组织协作,在重度残疾人需要帮助时随时提供服务并由政府支付服务费,那么重度残疾人的需求就能及时得到解决,他们的生活质量就能获得很大的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