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四平盲校里的“三大件”
2012年第8期

2012年08月17日 来源:《盲人月刊》

本刊记者 侯超韡

虽然仅在四平盲校待了不足四天,但却发现了三件特别的物件,吸引我的倒不是它们有多昂贵,而是这些东西对于四平盲校的师生来说,有着较为特殊的意义。

二六自行车是四平盲校的“急救车”

尽管四平市面积不足北京的五分之一,但四平盲校距离市里的主干道还有几百米的土路,而遇到一些紧急事故时,比如:孩子突发病症,这段路就显得格外长,在我去采访的前一天,就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老师,您看看李美娇是不是发烧了?”一名同学边说边搀着另一名女同学走进了负责生活的辅导组赵老师的办公室。见状赵老师二话没说,赶紧走了上去将脸色渐白的李美娇轻轻地放到了自己的床上,然后转身拿起电话把另一位男老师叫了过来,测完体温,发现李美娇高烧37度,老师们决定立刻将孩子送往医院,而当时已是晚上9点钟,在学校门口已经很难打到出租车,于是男老师立刻跑到车库,骑着一辆二六自行车冲出校门,直奔能打到出租车的桥头,不到六分钟,一辆出租车停到了学校门口,赵老师立刻抱着孩子坐上出租车奔向四平市人民医院,直到深夜2点钟才回来。“李美娇今年17岁,从小不仅患有低视力还有先天心脏病,当天就有老师注意到她精神不好,没想到晚上还真犯了。”赵老师回忆起当时的情况说道。

我问她为什么当时不叫救护车,那样也许能更快点,可赵老师一番介绍,才让我知道这样的想法有些不切实际。

学校里有四百多名学生,多数孩子不仅患眼病,还患有其他疾病,如糖尿病、白癜风、心脏病、癫痫病,等等。而且很多孩子发病起来很突然,因此生活辅导老师需要非常细致,只要发现孩子有不对劲的地方就要特别关注。“几乎每周像李美娇这样的突发事件都会发生,除非有的孩子病得不能动了,才叫救护车,否则夜里有孩子生病,我们都要骑着自行车去大道上叫出租车,要是每次都叫救护车,我们确实也负担不起。”赵老师说道。

由于学校经费紧张,四百多名孩子只有四名生活辅导老师照顾,男老师、女老师分别照顾男、女生,白天一组老师,孩子放学时由另外一组老师来替班。而当发现有些孩子需要特别照顾时,交班时老师们都会相互沟通一下,这已成了生活组老师不成文的规矩,而那辆二六自行车也被时常做些“保养”,因为孩子们发病时它就是“急救车”。

一台计算机带给丁微老师的快乐和压力

丁微老师,从南京特教师范大学一毕业就来这里,一干就是12年,做过六七年班主任的她对照顾、教育盲童非常有经验,如今她教三到六年级的自然课,也是学校里较为幸运的老师,因为在她的讲桌边上摆放着一台计算机。

说丁微幸运并不夸张,因为自学校建校以来,能用计算机授课的老师丁微算是第一人,“因为当过班主任,所以我对盲生,尤其是年龄较小的孩子特别了解,在快乐中获得知识,他们才能健康成长,课上通过电脑播放轻音乐、多媒体课件,帮助孩子们在做实验时,舒缓情绪,集中注意力,胆子也大了。”丁微说道。

计算机为孩子们带来的快乐,也感染到了丁微,她说:“今年我的自然课是刚刚开设,同学们对这门课很感兴趣,不仅能在玩中学知识,而且我们间的距离拉近了,建立了半师半友关系。”

在丁微感受到多媒体课程带来快乐的同时,也让她感受到压力。前不久,去福州盲校进行培训,当她看到其他盲校老师利用计算机为孩子做出各种课件时,深切地感到自身的不足。“因为在盲校里,盲生不仅存在视力这方面缺陷,而且有很多孩子在智力上也有问题,所以仅靠那么一两套课件根本就没法适应所有孩子,我在培训课上,看到像北京盲校的老师利用网络自己寻找素材,制作符合自己学生的课件、教案,我真的感到很大压力。”丁微介绍说。

“老虎机”带给魏老师的启示

魏老师是1987年来到四平盲校,负责给义务教育班的孩子们上计算机课,2004年学校开设计算机课,孩子们用上了二手电脑,2010年学校用国家拨下来的80万元买了三十多台新电脑、建立了语音室等多媒体教学设备。经历的这些变化,他感受到了四平盲校的发展,而带给他对未来盲教发展的启示,还是要从学校那台“老虎机”说起。

“老虎机”是盲用打印机,算是四平盲校最贵重的物件之一,价值12万元,学校在2010年与30台计算机一并购得。“这台打印机因为太贵,再加上没有老师会使,因此很少使用,孩子们需要印卷子时,我们才用它。”魏老师对于这台机子的其他功能知道得也很少,直到今年参加了一次交流活动,才对这台机子有了更多了解。

2012年4月,魏老师代表四平盲校参加了在福州举行的全国盲校盲用设备交流培训会,虽然仅三天时间,魏老师却感到收获颇丰。

“参加这次培训班,要说收获最大的就是知道这台‘老虎机’的真正用途。”魏老师说道。其实这台“老虎机”最强大的功能并不是打印盲文而是制图,他说:“孩子在上有些课,像几何、语文,都会避免不了出现图形,明眼人可以直接看图,而盲生只能通过阅读盲文描述来理解,这大大增加了他们的理解难度,现在好了,通过这台机子,任何图形都可以直接印刻在盲用纸上。”
从1983年四平盲校正式开班以来一直到2007年,校际间的交流几乎没有,魏老师乐呵呵地说:“那时教学楼的窗户都关不严,谁还有心思交流去,而且也不知道交流什么啊。”随着国家加大力度对特教事业的扶持,四平盲校从领导到教师都开始注意到在硬件提高的同时,软件的开发培训是非常必要的。

于是从2007年起,四平盲校同国内许多优秀盲校建立了联系,像北京盲校、上海盲校、青岛盲校,同时,他们还积极学习国外盲校的先进理念。2009年和2010年先后两次参加了美国费城盲校在华办的培训班,对于低视力学生,按照视力状况分等级教学的全新理念有了解,并开始尝试在本校应用。

20世纪70年代,“三大件”:手表、自行车、缝纫机是人们耳熟能详的词,它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它标志着一个家庭的经济实力,而四平盲校里的这“三大件”,不仅是特教事业成长发展的缩影,更是一种从封闭到开放办学教学理念的转变;也是老师对学生从单纯的照顾到全方位的关爱,一种人文关怀的体现。

无奈背后的现实

本刊记者 侯超韡

结束四天紧张、充实的采访后,四平盲校留给我的印象不仅有硬件、软件方面大幅度的改善,也有老师们的无奈。

论个人成长,从不同“普小”老师比

在采访盲校老师时,我都问过这样一个问题:论个人成长,同“普小”老师比心里会有些不平衡吗?而老师告诉我,他们从不同“普小”老师比。

“普小”老师每学期都有外出“赛课”的机会,就算在本年级里也有在教学业务方面的比赛,而在特教系统里尤其是在盲人学校中,不论是出外学习的机会,还是校际之间老师们教学比赛、交流,机会都是少之又少,同“普小”老师相距甚远。同样都是小学老师,尽管在业务教学方面存在不同,但在育人成才的过程中老师个人价值的体现是一样的,而如今盲校老师尽量回避这些问题,却是一种无奈。

尽管盲校已经开始注重老师们的个人培养和相互间业务的交流,但由于社会对盲校的认知还比较缺乏,提供给盲校老师的平台、机会还是非常有限,盲校老师个人成长及自我价值实现的问题亟待进一步解决。

盲生恋爱问题,老师们采用宽松管理

对于学生恋爱的问题,不仅在明眼学校,在盲校中专职业教育班里同样存在,而在处理这个问题上,盲校老师既不能绝对禁止,又不能完全放任,只能采用宽松的管理措施。

相对于其他残疾人,盲人出行难和容易自我封闭的性格使得择偶的渠道过窄,机会过少,很多盲生在毕业后回到老家根本遇不到几位异性盲人,而想同明眼人结婚的重重困难又摆在眼前,因此家长不得不允许孩子在盲校里择偶,而盲校老师只得无奈地夹在了校规与现实之间。每当发现班里出现男女生恋爱现象,老师都要及时同双方父母取得联系,在他们同意的情况下,才允许这样事情发生。

为了能有更多孩子去上学,只能走村串巷去招生

四平盲校的老师除了平时给孩子们上课外,还有一项“兼职”:到地方去招生。每年学生放暑假的时候,四平盲校的老师都要到各地县残联收集盲人信息,查找是否有适龄儿童未去上学的家庭。

有些家庭因为给孩子看病,花掉家里所有积蓄,导致孩子不能上学;有些是因为家长存在“家丑不可外扬”的观念误区导致孩子辍学在家;还有些孩子因为地处偏僻,家长对盲人接受职业教育根本不了解。为了让这些孩子能够走进学校,四平盲校的老师都要亲自到孩子家里,向家长做思想教育工作,有时怕家长误会,还要带上单位的介绍信。有位叫王百民的老师,曾顶着40度的高温,骑着自行车到距学校60里地的村里劝说家长。

四平盲校的变化是残疾人事业发展的缩影,是特教事业取得成就的见证,而老师的无奈提醒着人们,残疾人需要全社会的关爱,要想让全国残疾人也能同健全人共享美好生活我们还任重道远。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