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双面女郎的光影人生
2012年第10期

2012年10月15日 来源:《盲人月刊》

本刊记者 魏红

她是一个高挑靓丽的女孩,就算放在人群中也会一眼看到她;她是一个拥有双面性格的女孩,一面是冰山一面是火焰;她是章子怡的小师妹,却放弃了光鲜的闪光灯下的生活,走到了幕后走入了一个新兴的行业——口述影像馆专职解说员。这就是田珈宁,1985年出生的东北大妞,一个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的高材生。

因为口述影像馆解说员是一个新兴行业,其宗旨是为了让盲人能够通过解说员的旁白解说更方便地看电影,所以大家干起这份工作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田珈宁上大学时刚九十多斤,现在早已过百,自我调侃地说道:“单位真的很养人啊!”来到中国盲文图书馆已经三年多了,但她从没和谁红过脸。这种生活方式让珈宁的双面性反差是很大的,要动的时候可以闹得不行,要静的时候可以静得不得了,几天都不出门。她现在每天上班就是写写电影脚本、看看电影、办公室里有什么活就帮忙干一下。下了班就喜欢逛街、看电影、看话剧,还喜欢做好多菜找朋友过来吃饭、再喝点小酒,不过现在胃坏了,酒也就戒了。因为在娱乐圈中有许多朋友,偶尔也会串个戏,就当是娱乐一下。不过真的没想过大红大紫,因为她也没那个时间。

而且,可能是名字起的口太多的关系(“田”是田地的田,“珈”是“王”+“力”+“口”,细数一下竟然由5个口字组成),她自己都说自己是一个特絮叨的人,和朋友会不停地说,而且心里还装不了事,有什么就一定要说出来。下次大家给自己的孩子起名的时候还真不能不信这个名字命理一说了。搞得连她们单位的社长都会问她“珈宁,你这么活泼,怎么就能坐得住写脚本呢?”

尽管田珈宁是学戏剧的,但是以前真的没有写过脚本,刚干这份工作的时候真的很难。不过这份工作和珈宁的专业还挂点钩,同时也给她创造了一个新的发展方向。她的好多同学还很羡慕她呢。她在工作中会沉下心静静地看电影,认真分析每一个镜头、片段,停一下、写一下,写完再改,再对照一下,同事最后聚在一起听一下,提些意见,这是从建馆那一天就立起的规矩。大部分电影都要看20遍,写15页左右的脚本,字数在8000-10000之间,这个工作量是巨大的,在人员多的情况下,每个人一个月也就准备一部电影而已。真的可以用“热爱”这个词来形容她的工作状态,尽管每天看着一样的电影,她也不会觉得累、恶心,因为这已经成为了珈宁生活的一部分。

现在口述影像馆专职解说员只有珈宁一个,其他两名是兼职,一周一部新电影的任务,所有的工作都落在了珈宁一个人的身上。她已经连续讲了12个星期,累得她直犯晕。而且平时图书馆还有好多参观,需要她讲解一些电影片段,真得很忙。正因为如此,她也就不像以前有那么多时间做足功夫准备电影脚本,经常是看过五遍左右就可以脱稿讲解。

作为解说员珈宁也担负起了选片工作。广电总局捐给中国盲文图书馆口述影像馆一百部电影,但是大部分是老电影。由于来的听众都是40岁以上的,基本上老片他们都是看过的,而且讲解老片需要找到一些新鲜丰富的词汇进行脚本创作,不可能像讲商业片这么简单,所以一直没有安排放映老电影,珈宁说等过一段时间她有时间了,就会选择合适的老电影讲解。现在放映的电影都是根据珈宁喜好来挑选。

珈宁说:“我选片一般会选小众的,已经下线有段时间的,故事比较有意思,盲人喜欢的,剧情不复杂的电影讲解。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会选择时间长一点的电影,像是120分钟左右的,因为盲人朋友来得太不容易了,有的早上5:30就出门了,我感谢这些一直支持自己的叔叔、阿姨们,想让他们在这多坐一会儿,想让他们看一部自己喜欢的电影,笑逐颜开地离开。”

珈宁已经和常到这里“看”电影的叔叔、阿姨成了朋友,见了面她总会主动打招呼,听到珈宁的声音,他们就会说:“是珈宁啊!”那亲热劲儿就别提了!如果有一个人来看电影的盲人朋友,放映结束后,珈宁和她的同事们还会把他送到公交车站。有时在上班的路上会遇上了来看电影的盲人,珈宁就会先扶他到电影院里,再去找地买早点。在电影中,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印在盲人观众的脑海里,而在影院中,为盲人播放电影的工作却刻在珈宁的骨子里。

工作了这么长时间,讲解了这么多部电影珈宁说她自己最满意的一部电影就是《建国大业》,这部电影可以做到影片中人物对白和自己的解说分毫不差。言语中流露出一丝对这份职业的自信与骄傲。

要说珈宁最擅长的还是都市爱情片,像《I Love》、《我愿意》等等,因为她觉得这种类型片子和她本人的生活更贴近一些,脚本更容易写。

因为笔者习惯了说观众,而珈宁会俏皮地说:“我们这是听众。”

说到她的忠实听众,珈宁得意地说:“有段时间因为只有她一个人解说,而她还是按照开始时的速度每个月只能写出一个电影脚本,其他三周播放以前放过的影片的录音,所以流失了好多听众,同时也有好多人反映要看新影片。听取了听众的反馈,我就想宁愿自己累一点,也要让更多的盲人叔叔、阿姨有新电影看,于是决定每周放新片,电影脚本的制作周期也同样缩短为一周。改革以后,来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这个口述影像馆最稳定的一批铁杆粉丝,这里最高纪录是一场来了八十多名听众。”说到这她特有自豪感。

平时活泼好动的珈宁一讲起电影完全变成另一个人,她的音声时而像滔滔江水,有时又如涓涓细流,时而深沉厚重,时而轻快伶俐,在一段段的讲解中尽显她的表演魅力。

珈宁说:“现在这个行业需要的人才特别多,但是可以用的人又太少。我们这也有志愿者,但是只负责写脚本,不可以讲。可是他们写的脚本只能用20%,这样的话我们修改这种半成品就不如自己写了。主要问题是他们写的东西更像小说而不是电影脚本。”

珈宁是一个勤奋的姑娘,她现在在人民大学的传播学进修在职研究生,还在吉林大学进修计算机。她要不停地充实自己,她要做这个行业的NO.1,她要为更多的盲人朋友做更好的电影!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