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这一次维权很精彩
2013年第6期

2013年06月08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北京盲人 滕伟民)

1990年春,乍暖还寒的季节,我刚刚走进办公室,电话铃就急促地响了起来,耳机里传来北京盲校校长海玉森焦急的声音:“我校数学教师邵作夫被106公共电车撞伤,现在医院急诊室,您能来一趟吗?”放下耳机,我立刻驱车前往,同时,电话通知了时任中国盲文出版社副社长的李伟洪。

1989年,我和邵作夫、李伟洪用了一年的时间,完成了中国盲文数、理、化符号的编撰工作,工程浩大,难点重重,尤其是数学符号,邵老师立下了汗马功劳。我和李伟洪多次为邵老师请假出席会议,海玉森校长每次都很痛快地批假,他说:“为了盲人的教育事业我们应该做出牺牲!”而这次的牺牲太惨重了。

邵作夫老师去办理学校分配给他的一套住房的手续,怀着内心的激动与幸福,在搭乘106公共电车的时候被快速驶进车站的电车迎面撞倒。邵作夫老师当时拿着手杖,站在等车的人群里,许是太久没有来车,人们都站在马路牙子下面,电车进站驶向人群,人们都向后退,邵作夫茫然不知,也许他心里正想着把分到房子的喜讯告诉爱人和刚满周岁的孩子。轰然一声他倒下了,从此就再也没有醒来。

走进医院急诊室,邵作夫老师已经深度昏迷,校方人员、电车公司领导都挤在走廊里,我们慰问了家属,找到了值班医生,得知邵作夫老师由于大量外伤性脑出血,时间已经不多了,怀着沉重的心情,人们逐渐散去。

又过了一个星期,海校长通知我三天后在海淀区人民法院民事庭将审理此次交通肇事案,他考虑到电车公司常年有专业人员负责打官司,学校很难打赢官司,因为邵作夫老师毕竟是站在马路牙子下面等车,违反了市民乘车的规定。电车公司曾透露过由于被撞的是盲人,公司领导非常同情,曾指示过打官司时不要过于苛刻,应该给予盲人应得的赔偿,而按当时规定,即使是电车公司的全责,邵老师也只能得到十年基本工资的赔偿。二十多年前,邵老师每月基本工资只有八十多元,十年的基本工资也只有九千多元,一条生命没有了,难道只能得到这一点点赔偿?我决心维护一个盲人的权益,利用我们的协会向社会伸张正义。

三天之后,我代表中国盲人协会走进了海淀区人民法院,双方当事人都已就座,电车公司的代表是两位中年人,衣装笔挺,沉稳而精明,邵作夫的爱人由海校长陪着,怀里抱着刚满周岁的女儿,母亲满脸沧桑,看见那么多人,母亲怀里的孩子快乐地笑着,当审判员宣告正式开庭的时候,我首先举起了手,问明身份,审判员同意我先做一个发言。

我代表中国盲人协会向法院提出以下要求:

第一、我们要求不追究肇事司机的责任,听说他是一位老司机,已经到了退休年龄,如果不出事故,一个月之后他就会正常办理退休手续,安度晚年。这位司机是电车公司多年的模范司机,他知道撞死的是一位盲人后,心里非常难过,几天来水米未进,对自己的行为深深地懊悔,再三向家属道歉,而且自愿为家属做出一定的赔偿,对于这样的一位有过失的好人,我们中国盲人协会希望法庭不再追究他的法律责任。

第二、根据现行的赔偿规定,邵作夫老师得到的赔偿不足万元,盲人的生命也是生命,我们认为应该得到更多的赔偿,在这里必须提出,邵作夫老师是一位优秀的数学家,他以坚强的毅力研究数学,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高等数学系,得到该校校长王紫坤的高度评价。邵作夫编纂的中国盲文数学符号被全国的盲人使用,他作为中国唯一的一位盲人数学家,对盲人教育事业的贡献是不可估量的,这些都难以用钱来衡量的。

第三、我们都看见了邵作夫老师的遗孀和刚满周岁的孩子,将来她们可怎样生活下去呢?这位母亲失去了丈夫,这个孩子失去了父亲,她们将来生活的道路有多么艰难,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能够想象的。为了维护这位盲人妻子的权益,为了维护孩子的权益,中国盲人协会再次要求,提高对死者的抚慰金,提高赔偿标准,以告慰死者的在天之灵,以伸张社会的人道主义。

我的话讲完后,向审判员和公司代表深深鞠躬。等我坐下的时候,法庭里响起了一片掌声,审判员制止了人们鼓掌。接下去电车公司代表举手要求发言,他说:“我们完全拥护中国盲人协会的建议,中国盲人协会代表的发言使我们非常感动,我曾多次出席各种各样事故的法律纠纷,但今天是我唯一一次想为对方当事人说话,我们深深地同情死者的家属,也为这样一位优秀的教师死在我们的车轮之下感到深深地惋惜,死者手里拿着盲人专用手杖,这就是警示,我们一定要在全市加强对司售人员的教育,让他们头脑里时刻想着盲人的存在,我公司愿意做出一切赔偿并动员司售人员为死者家属捐款,以表示我们深深地歉意。”

他脸上流着泪,真诚地向死者家属鞠躬,就这样一场官司在充分理解的氛围中结束了,审判员最后说:“法律和道德没有冲突,维权与现行的规定也不会产生冲突,今天的案例我们将会认真地记录下来,作为对年轻审判员的教育案例。”审判员感谢到场的双方人员,特别感谢中国盲人协会。

这件事情圆满地结束了,邵作夫老师的家属得到了3.6万元的赔偿,电车公司承担了全部医疗费用,当时的北京市领导曾对我说:“这是电车公司有史以来最高的一次交通事故赔偿。”

后来,李伟洪告诉我:北京市公安局、交通局已经通过了一个内部决定,凡手持专用手杖的盲人,无论走在任何一条道路、立交桥、或其他通道上,凡发生交通事故,百分之百由车辆一方承担责任。当然,李伟洪也建议对于盲人也要加强法律法规方面的教育,共同维护首都的交通秩序。

我非常欣慰,权利是需要维护的,盲人的权利是需要我们的协会维护的,我将长期地把这项工作做下去,让所有的盲人相信:协会就是你们的家!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