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几个盲人机构的由来 新中国盲人事业启动纪实
2013年第9期

2013年09月13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作者:北京盲人叶跃增

光阴似箭,我国盲胞的大家庭——中国盲协,在今年七月迎来六十周年生日。在这六十年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在党和政府领导下,通过中国残联和中国盲协的大力推动,我国的盲人事业有了大发展:我们盲人逐步走向自食其力,积极参与社会生活,为社会主义建设做出一定的贡献。

在旧社会盲人的命运是极其悲惨的,国民党政府根本不顾我们盲人的死活,盲人的生活没有任何保障,绝大多数的盲人只好依赖父母过活。那时我们盲人只有算命、卖唱和乞讨三条路。我们要想平等参与社会生活,要想有个什么组织来为我们谋福利,那只能是白日做梦。

抗日战争胜利后,上海曾经成立了一个接受美资津贴的组织,叫做中国盲民福利会。该机构名义上是为盲人服务的,但它的实际任务究竟是什么,我们并不清楚。对我们盲人来说,能具体感受到的是:它曾出版了两种刊物:一种是《启明月刊》,另一种宣传有关宗教知识。这两种刊物都是月刊,篇幅很少,每期只有二三十页;发行数量也极少,每种大约五六十册,都是免费赠送给一些盲校的。这两种刊物是雇佣上海盲校五个初中毕业生用手抄写出来的。抄写是比较繁重的劳动,但他们的工资却很低。在盲民福利会机关工作的明眼职工,每月的工资收入,多的为法币一二百万元,少的也有七八十万元,而抄写人员每月的收入只有三万元。两者之间相差好几十倍。像这样的机构能不能很好地为盲人服务,是可想而知的。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全国解放不久,国内一切百废待兴,抗美援朝战争尚在进行中,在这样的艰难的时刻,1953年7月,党和政府为我们盲人成立了中国盲人福利会——中国盲协的前身。这是一个真正协助政府,关心盲人、为盲人谋福利的组织,谢觉哉为主任,武云福、黄乃为副主任,张文秋为总干事。盲福会的成立,体现了党和政府对我们盲人的亲切关怀。

我于1951年暑期在上海盲校初中毕业。那时,一面继续学习高中课程,一面等待分配工作。我和同学们听到盲福会成立的喜讯,无不为之感到高兴。真没想到,不久以后,我和张重生同学竟然都成了盲福会的成员,能有幸参加新中国盲文出版事业的开创。

随后在上级部门领导下,先后通过张文秋和孟敬之两任总干事积极努力地开展工作,在短短五六年就为盲人办成了好几件大事,具有开创性的重要意义,功劳卓著。为后来盲人事业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这些大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久久难以忘怀。

建立中国盲人福利会的办事机构,接管中国盲民福利协会

盲福会成立不久,首先在朝内大街烧酒胡同一号设立了办公机构。一开始只有13名工作人员(包括干部和服务人员)。1953年12月中旬,张总干事带了一名干部同赴上海接管了中国盲民福利会,并动员了十几名旧工作人员前来北京参加了革命工作。

1953年10月初,在教育部盲哑教育处领导下成立了盲文编印署。陈少怀、韦正白、张重生和我分别从四川、大连和上海调来北京,参加编印署搞盲文翻译、铅字排版工作。当时因教育部没有地方,租借了北京启明古墓院两间屋子,白天做车间、晚上当宿舍。排好铅版还得送到城里一家工厂去加工印刷。工作条件极差,不利于工作开展。后经领导研究,决定编印署在1953年12月31日同盲福会合并。

盲福会有几方面合起来的人员,总共才30来人,分为行政人事办公室、调查研究组、盲人月刊室和盲文出版组等科室。我们编印组的四人参加了盲文出版组的工作。总的说来,当初的盲福会,地方小、人员少、任务重,而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员聚集一堂,都有一种新鲜感,怀着满腔热情迎接新的工作。

开创新中国的盲文出版事业

盲人月刊室和盲文出版组是承担盲文出版任务的,1954年开始工作。最初,盲人月刊室只有一个编辑,主任编辑由行政秘书兼任,社长由总干事兼任。盲文出版组是盲福会人数最多的一个科室,分成译稿、校对、排版、回版和打印压等工序,都是手工操作的。译稿和校对是由明眼人和盲人配合进行的。当时,我们采用了“用铅铸盲字排成印版,通过圆盘印刷机压印出一页”的方法进行生产。以现在的眼光来看,这种工艺较为落后,但在当时的情况下,利用这种工艺开创我们新中国的盲文出版事业,意义却很重大。

刚开始,铅字排版对我们来说完全是陌生的工作,要把它掌握好有一定难度。你把铅板排得好好的,一不小心就会碰倒一大片,还得重新返工。我们边干边摸索,逐步由生疏变为熟练。我们盲人校对员和排版员,整天跟铅字打交道,双手老是黑乎乎的,受到严重的铅污染。但当时我们对此毫不理会,一心只想把工作尽快搞起来。在我们大家努力下,终于在1954年3月出版了由毛主席提名、谢觉哉主任题字的《盲人月刊》创刊号。以后每月出版一期,开始三期是用新旧盲字对照出版的,从第四期起,完全用现行盲字出版了。受到广大盲人群众的欢迎。就在当年秋季开学,我们出版了盲童学校用的一至六年级的小学课本。这是一个重大的开端,从此以后全国盲童学校的小学生,再也不要自己用手抄写课本了,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来学习了。

1955年中国盲人训练班成立,我们也为它提供了各种培训班所需要的教材。另外,我们还出版了《新盲字入门》、《政治常识副本》、《把一切献给党》等书,为提高广大盲人群众的政治、文化知识创造了条件。同时,对黄乃副主任在1952年创制的现行盲文的迅速推广起到了极大地作用。

1956年中苏两国关系还是十分友好的。四月底,以黄乃副主任、张文秋总干事组成的中国盲人福利会代表团应邀访问苏联,受到以伊万诺夫为首的全俄盲协主席团的热情接待,并于5月1日参加了苏联五一劳动节庆典。之后又参观了几所盲校和盲人教学工厂。同年九月底,全俄盲协代表团进行了回访,并于10月1日参加了我国的国庆典礼。之后他们还来盲福会机关做客,参观了盲文出版组,见到我们的铅字排版工艺比较简陋,全俄盲协为了表达对中国盲人的友情,表示要赠送中国盲福会一台盲文制版机和一台盲文印刷机

1957年4月,两台机器运抵北京。经出版署负责人和有关人员研究,仅用了一周时间就把制版机安装好了。又经制版人员用两周时间操作训练,就掌握了机器的性能和操作过程,迅速开始投入生产,盲文制版工作实现了机械化。一台机器不够使,1958年我们又在上海一家工厂里仿造了两台制版机,使盲文制版工作大为改观。

1958年底盲福会迁到内务部办公,我们出版组升格为北京盲文印刷所,仍归盲福会领导。后来又扩大成为北京盲文印刷厂,使我国的盲文出版事业得到进一步发展。如今,我们的单位早已发展为用电脑译稿、制版和校对的中国盲文出版社了。

支持北京启明古墓院进步师生的合理要求,推动北京市教育局接管古墓院

北京启明古墓院原为英国牧师所创办,解放后转为中国人管理,但仍接受英资津贴。学校管理不正常,对教学工作造成不良影响。当时,有一部分进步师生在共青团和学生会组织下,提出拒绝接受英资津贴,要求教育局接管学校。他们曾多方奔走,向有关部门提出上述要求。起先由于教育局负责人对盲人教育不够了解,思想上有顾虑,接管有一定难处。当盲福会成立,盲生们就向盲福会领导提出他们的要求,获得盲福会领导的积极支持。教育局在1954年4月接管了北京启明古墓院,改名为北京盲童学校,受到广大师生的拥护。学校接管以后,逐步走上了正轨,不断取得进步和发展,学生毕业后,都能得到就业的机会。

创办中国盲人训练班,为发展盲人事业培养人才

1955年春,为了促进盲人事业的发展,盲福会领导筹划创办一所盲人训练班,为培养盲人事业骨干人员做准备。在上级和有关部门支持下,经过很大努力,克服重重困难,寻找开班场所,物色工作人员,招收学员,终于在7月11日举办了第一期中国盲人训练班开学典礼。盲训班设文化、音乐、按摩和工农业等班组。学员当中包括伤残荣军、中途失明的干部和工人、各地盲校送来的学生等。经过一至两年的培训,学得了一技之长和组织能力。结业后,学员被分配到各地民政、卫生、教育等部门工作,有的成了按摩医生,有的成了人民教师,还有的做了工厂负责人,盲协工作的干部等等,起了很好的骨干作用,推动了各地盲人事业的发展。

1958年3月,又开办了第二期盲人培训班。第二期盲训班在班组设置、学习期限方面做了调整,特别加强了按摩班的培训工作,培训期限改为一年。

盲训班领导决定,把第二期学员留下一小部分人来开办一所按摩诊所,更好地促进盲人按摩事业的发展。那些按摩医生都努力工作,认真治疗,深受患者欢迎。经过多年不断发展,该按摩诊所早已发展成为已纳入医保的北京按摩医院了。

兴办盲人实验工厂,为盲人就业探索门路

上世纪五十年代,盲福会学习苏联盲协创办盲人教学工厂,促使盲人参加生产劳动,学习自食其力的经验。1957年10月,北京市民政局在盲福会的大力扶持下,在东直门内四爷府开设了一家制造橡胶制品的盲人实验工厂,由盲福会调来一名干部担任厂长。1958年秋,盲福会决定在南菜园开设中国盲人实验工厂,生产小五金产品,受到上级部门领导的重视和支持,通过内务部牵头,由周总理特批40万元人民币作为办厂资金。内务部派来一个科级干部任厂长,盖起了新的厂房,购置了先进的技术设备。招收的工人,主要是盲训班工业班的部分学员、北京盲校的毕业生和社会上的一些青年盲人。他们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 ,掌握了生产技术,逐步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为社会主义建设做出自己的贡献。

现在,我国盲人事业更有了飞跃的进展,迎来更灿烂的明天。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