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看见——写在《盲人月刊》杂志创刊六十周年
2014年第3期

2014年03月13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文_中国残疾人杂志社总编辑 倪林

看见,一个普通的词,因为央视一位女记者而走红。那是因为我们在很多情况下并没有“看见”就评判、就决策,这是浮躁社会的通病。看见,还是一个非常无情的词,那是因为有一些人的确是看不见,这些人就是盲人。因此毛主席才会说“盲人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人”。

这话是60年前毛主席对他的亲家张文秋说的。当时张文秋任中国盲人福利会总干事,有一天她拿着准备出版的盲文刊物请毛主席命名,毛主席说,我看就叫《盲人月刊》吧。于是那一年三月,《盲人月刊》创刊。当《盲人月刊》创刊号送到毛泽东手中时,他很感兴趣,闭上眼睛双手触摸着密密麻麻的凸点字说:“我第一次看到盲文,一个字也不认识。”当了解到盲文凸点的变化特点,毛泽东很高兴地说:“中国汉字很复杂,用6个凸点就代表了全部汉字,这个凸点真是变化无穷啊!”

这是一段佳话,我们今天重温起来依然感到特别亲切,恍如昨日。谁承想,《盲人月刊》如今已走过了60年。

我们看见,60年,一个甲子,华夏大地沧海桑田,未曾改变的是《盲人月刊》那朴素的装帧,那黄色的牛皮纸,那些凸点,那一代一代用盲文留下姓名的作者和不知道姓名的盲人读者,以及年青一代杂志编创者的坚守和赤城。今天,在盲人朋友获取信息方式呈现多样化的时代,刊物依然以其文学的特质、文化的传承、文明的象征屹立在报刊之林,成为一道风景。

我们看见,那些看不见世界的作者真实地记录着自己的生活和感受,真情在指尖真切地流淌;我们看见,那些看不见世界的读者倾心地阅读着刊物,杂志如果晚到几天便会焦急地来电询问,言语中充满了渴望;我们看见,国家财政的倾斜和支持,使杂志得以扩大发行,“爱心赠刊”更是让更多的盲人“看见”杂志;我们看见,杂志已衍生出更多的阅读方式,电脑读屏、语音下载、磁带借阅……

没有了眼睛是最痛苦的,但是没了眼睛的人依然可以看见;而有眼睛的人并非快乐,因为他们常常视而不见。真善美和假丑恶,不管你看见看不见,它都在那里,需要你用心去体验!

(责编:侯超韡)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