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这一个“助”字有学问
2014年第5期

2014年05月08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文_那漠

这一期杂志到盲人读者手里时,已经是5月了。这个春暖花开月份的第三个星期日,即5月18日,正是第24个全国助残日。

助人实在是一件美好的事情,许多人都怀有这渴望;而包括盲人在内我国的残疾人,也在许多方面需要切实的帮助。那么,我国的盲人到底需要哪些帮助?机构和个人怎么样帮助盲人?怎么样才能帮到点子上?什么样的帮助才是“授之以渔”、从而更好地帮助盲人成长?如何帮助盲人才不伤及他们的自尊心?……带着这些问题,《盲人月刊》记者走访了中国盲协主席李伟洪。
真正认识他们!

记者:关于如何帮助盲人的话题,其实很大,说到这个看似容易、其实不易的问题,您最想说的是什么?

李伟洪:我最想说的,开宗明义第一条:真正去认识他们!很多人都有帮助盲人的美好愿望,但是对盲人的特质却丝毫不认识,这很遗憾。视力残疾人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盲人(含低视力),是指由于各种原因导致双眼视力低下,并且不能矫正或视野缩小,以至影响其日常生活和社会参与。按照国家视力残疾评定标准,通过常规屈光矫正,如带合适的眼镜,最好的一只眼视力低于0.3者,即为视力残疾。视力残疾按残疾程度分为“盲”和“低视力”两类,共4个等级。

助人者还需要知道的常识是:一、盲或低视力均指双眼而言,若双眼视力不同,则以视力较好的一眼为准;二、如果仅有单眼为视力残疾,而另一眼的视力达到或优于0.3则不属于视力残疾范畴;三、视野以注视点为中心,视野半径小于10度者,不论其视力如何,均属于视力残疾人;四、色盲不一定是视力残疾,在我国,单纯色盲不是视力残疾。有些致残眼病会导致色觉障碍;五、不是造成视力残疾的各种眼病都一定会遗传,不同的眼病,成病机理不同,遗传的几率也不同……有的人曾斥责视野半径小于10度的人“装盲人骗人”,有的人不敢与盲人结婚生育怕孩子遗传,就是他不了解这些常识。

另外,助人者也最好了解一下中国盲人的概况:目前我国有单项视力残疾人1263万,几乎占人口的1%;另外还有468万兼有其他残疾的视力残疾人,合计超过1731万人。
记者:在对盲人的总体认识方面,社会上普遍存在着哪些偏见?

李伟洪:一般明眼人都会认为失明是最残酷、最痛苦的残疾之一,眼睛看不见,几乎做不了什么事情,因此,对盲人往往投以较多的同情和怜悯,把盲人视为被照料的群体。其实这种认识是不正确的,视力残疾人在人的本质上与社会公众无异,他们同样有着融入社会、参与社会的内在要求。视力残疾人虽然看不见、看不清,但在他们身上蕴藏着巨大的潜能,只要我们为他们创造一定的条件,提供必要的训练支持,经过刻苦磨练,他们几乎可以做任何事。视力残疾人有与明眼人一样享有安全、有效、稳妥生活的权利,他们不希望也不可能永远生活在一种保护性的环境之中,而一辈子受人照料,他们希望也应该拥有自己的生活,这是他们的基本人权,是他们平等参与社会生活的前提。

盲人由于经常依靠耳朵,所以听辨能力非常强;盲人由于受到外界干扰少,所以往往用心专一,洞察力强;他们对语言比较敏感,善于表达;盲人的潜力超出我们的想象,许多盲人通过不懈的努力成为杰出的人才。国外曾出现多名盲人政治家,如戴维·布伦基特是英国一位先天失明的盲人,后来成为活跃于英国政坛的盲人政治家,曾任英国教育大臣和内政大臣。我国也有许多优秀的盲人教授、企业家、歌唱家、作家、教师等。很多盲人生活能力极强,不但可以独立外出,还可以把生活料理得井井有条。如:获得美国医学博士的全盲人李燕燕就是一个成才的典型,他大学三年级因病失明,后来自学盲文、日语,只身一人赴日本、美国留学12年,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目前回国成功自主创业。

认识他们面临的障碍!

记者:可是盲人们毕竟需要帮助,他们需要帮助的点,即他们失明后的本质障碍是什么呢?

李伟洪:的确,失明给盲人的生活带来很大的困扰和挑战,我们只有了解这种障碍造成的问题,才能更好地帮助他们。盲人的主要障碍有:

一、认知和学习方面的障碍。眼睛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主要器官,据研究,人类80%以上的知识、信息是通过眼睛获得的,失去视力会造成学习和认识事物的困难。比如,小孩子学习,很多知识是靠眼睛看,或者模仿大人得到的,但是,对于先天盲的孩子,就必须手把手地教他们。盲人可以通过触摸了解周围的事物,但对于太大或太小的事物就需要让他们触摸模型来了解,如长城、天安门、立交桥、老虎、昆虫等。学龄盲童不能阅读一般的书籍,但可以使用盲文课本或放大设备,或者可以将书面的材料变成声音。目前越来越多的盲人已经可以使用安装了读屏软件的电脑,实现上网浏览,扩大了他们获取信息和沟通交流的途径。

二、出行和生活方面的障碍。眼睛看不见最大的困难是判断周围的事物和外出行走,我们铺设的盲道是为了让盲人用脚感受到路的方向,避开路上的障碍。但是,很多盲道都被占用,导致盲人无法使用。盲人出行必须持有盲杖,盲杖就像盲人延长的手臂。盲人独立外出是一种需要训练的能力,定向行走就是盲人判断自己和周围事物关系的能力,但社会的帮助也必不可少,比如,盲人在过街或者乘公交车时就需要得到帮助。盲人在自己家里以及熟悉的环境是安全的。让盲人养成有秩序的生活习惯很重要,这样他们就可以准确找到需要的物品,外人不能随便改变他们熟悉的生活环境,那样会造成不便或者危险。生活能力是盲人独立的基础,通过锻炼,盲人完全可以生活自理。比如,向杯子里倒开水,完全可以利用触觉和听觉,靠声音、温度和轻重来判断水量的多少。

三、参与社会生活方面的障碍。残疾人工作的目标是让自己像普通人一样平等地参与社会生活。但盲人参与社会生活仍然存在许多问题,这些问题表面上是盲人自身的缺陷造成的,但实际上社会无障碍环境建设不足是其本质的原因。盲人最大的障碍不是来自于失明本身,而是来自于对失明的误解和歧视,比如,盲人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还经常被拒,拒绝导盲犬就是拒绝盲人;在信息获取方面,互联网网站设计还存在许多障碍,不方便盲人浏览;在教育方面,盲人还不能参加普通高考和其他职业资格考试,教育的不平等必然造成就业的不平等,盲人的就业出路还很窄,除了按摩,其他职业还很难接纳盲人,等等……让盲人平等参与社会生活,为他们提供必要的支持和帮助是社会应当承担的责任,不要当做是对他们的怜悯和同情。

对盲人,学会交往才能学会帮助!

记者:您谈的这些障碍,很多属于政府管理、社会管理的议题,如果作为一个个体的助人者、志愿者,应该如何帮助盲人呢?

李伟洪:个体志愿者想要帮助盲人,首先要学会与盲人交往——别小看了这一点,这其实是挺不容易的!我想到以下几点:
一是要以平常心对待盲人。盲人在心理上和普通人没有太大区别,他们也是有七情六欲、有困惑、有梦想。许多人非常自信、阳光,但也会有人沉默寡言。整体而言,由于盲人面临的社会压力要远高于一般人,所以他们中间存在一些心理问题并不奇怪。比如,有些人自卑、敏感、或者偏执,但是所有的问题不是盲人独有的,明眼人也有,也没有证据证明盲人心理问题比明眼人明显严重。盲人除了看不见或者看不清外,他们和明眼人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如果把这种障碍扩大就会造成对他们的歧视或者过度保护。我们要把盲人当做一般人对待,要平平常常地对待盲人。

二是尊重最重要。与盲人交往,平等地对待他们、尊重他们是最了不起的。如果我们心里有瞧不起他们的思想,或者有可怜、同情的心态,盲人会感到很不舒服;如果有歧视之心,那就很容易造成盲人的反感。很多人担心和盲人说话怕伤了他们的心,比如说“瞎”字,在和盲人交往时,确实应当注意,绝对不要把盲人称为“瞎子”,这是对盲人的不尊重。但说“看”字是毫无问题的,如果我们以诚相待,即使说话有些不合适,盲人也是能理解的。在和盲人谈话的时候,不要左顾右盼,或者做其他小动作,这是不尊重盲人的表现,会让他们很不愉快。但如果我们过分客气,过多地照顾他们,同样也会让他们感到不平等、不舒服……当我们想帮助一个盲人的时候,最好先要征求他的同意,而不是想当然地擅自行动。

记者:哈哈,李主席您说得很有意思。我也有类似的遭遇——有一次坐公共汽车,竟然有人起身给我让座!我表面微笑着辞谢,内心其实很愤怒,觉得他多此一举:我还没老到那个份儿上啊!那么,学会与盲人交往之后,应该怎么样帮助他们呢?

李伟洪:帮助盲人应遵守的基本原则和注意事项。基本原则是:首先,以一种平等的态度给予盲人以帮助,而不是以一种以怜悯和慈善的心态给予帮助;其次要了解盲人的需求,只有了解盲人的需求和特点,从盲人的需要出发,切实做好工作,才能真正做他们的知心朋友,取得他们的信任和友谊;另外,帮助盲人应当事先取得他们的允许,例如,可以问他们:“你需要帮助吗?”;最后,帮助不等于包办,要尽力增强盲人的独立生活能力。

记者:您能够说得再具体一点吗?——我感觉具体方法十分重要,因为很多善良的人在思想上都有理解和帮助盲人的意愿,可是由于缺乏相关的知识,他们的帮助并没有达到预想的效果。

李伟洪:具体来说,在好心帮助盲人的时候,应注意以下事项:
第一,与盲人相处,要避免说“瞎说”、“瞎猜”、“瞎想”字眼,以免刺伤他们的隐痛;
第二,第一次见面要尽可能地告知对方有关你的信息,让他有信任和安全感,让他明白自己在和谁说话;
第三,和他们说话时,先要拉拉他们的手、拍拍他们的肩等,使其有亲近感;
第四,以正常的语调和语音与他们讲话,只要不是盲聋人,他们的耳朵一般都没有问题;
第五,与盲人在一起时,明眼人不要窃窃私语或互相用手势交流,容易让盲人产生猜疑,感到不舒服;
第六,在距离盲人一两米的时候应该有一个声音提示,让其知道你在附近,然后再进行交谈和帮助;
第七,当离开的时候,要事先告知盲人,当他们要离开时,要做到有领有送,告别礼数周到;
第八,对他们讲话时先说他们的名字,提示正在对他说话;
第九,和别人说话时间不要太长,以免让他无所事事;
第十,指挥方位要清楚准确,如“把水杯放在你自己的前面”而不是“把水杯放在那儿”,“在你左前方一米左右”而不是“在这里”;
第十一,不断向他们解释你所看到的一切;
第十二,遇到熟人的时候,顺便向他介绍一下;
第十三,鼓励他们使用剩余视力;
第十四,让他跟着你走,而不是拽着他走,被人拉着手走的感觉是很恐怖的。正确的做法是,让盲人扶着你的肘部,让他靠后半步,跟随你行走;
第十五,做他的眼睛而不是替他包办;
第十六,不要太顾虑怎么做才恰当,只要让他知道你对他是有诚意的;
第十七,在帮助陌生盲人的时候,也要征得他的同意;
第十八,盲人乘公交车时不一定非得要坐,但需要找到扶手。

作为机构,如何帮助盲人才到位?

记者:说了个体,再来说说机构,机构承担着社会和政府服务盲人的责任,机构应该怎么做呢?

李伟洪:为公民服务的一个很重要的基层机构,就是社区,这对盲人也不例外。社区是残疾人生活工作的场所,是残疾人保障和服务体系的基础,也是残联的基层组织所在。残疾人社区工作者担负着直接为残疾人服务的重要职责。

视力残疾人的社区服务工作,重点应该做到以下这些:

要担负残疾人政策的宣传和落实。随着国家残疾人事业的发展,各级政府、残联出台了大量残疾人保障性政策,包括康复、教育、就业、社会保障等方面,残疾人社区工作者要熟悉这些政策,耐心细致地向盲人宣传并帮助落实有关政策。

要重点帮扶有需要的盲人群体。在社区残疾人工作中有四类盲人特别需要帮助和支持:

一类是学龄前盲童,目前我国的学前教育还很薄弱,能够进入普通幼儿园的盲孩子很少,有必要开展盲童的早期干预和学前教育。家庭是儿童生活的第一环境,家长是孩子的启蒙老师,加强盲童家庭教育是促进盲童健康成长的重要环节,学前阶段的家庭教育尤为关键。社区残疾人工作者要及时了解和登记盲童的家庭情况,为他们介绍有关社区康复、特殊教育信息并提供适当的帮助,包括帮助家长正确地指导盲童;

一类是中途失明的盲人,这些人因意外事故、疾病、遗传等因素,导致中途失明,他们中很多是年轻人。他们无法适应因失明带来的生活状况的变化,迷茫、无助、绝望,甚至从此一蹶不振。这不仅给本人带来极大伤害,也给家庭带来负担,急需对这些人进行专业干预和康复重建方面的指导。提供包括心理干预、定向行走、生活技能、盲文和盲人电脑以及职业技能等方面的培训。以城乡社区生活和家庭生活为基础,以培养中途失明人生活能力和就业能力为重点,以融入社区生活为目的,对中途失明人提供系统的专业帮助和支持,使他们走出困境,重新燃起生命之光,树立生活勇气,在最短的时间内融入社区生活,重返主流社会,像普通人一样正常的生活和工作,实现平等、参与、共享。

一类是老年盲人,因为老年盲人占盲人中的大多数,随着社会老龄化程度的提高,盲人的养老问题日渐突出。很多单身盲人或夫妻双盲家庭由于收入低下,他们的晚年生活面临巨大挑战。比如,老年盲人看病购物非常困难,养老院又往往不收盲人,因此社区应为老年盲人居家养老提供必要的服务和支持。

一类是乡村盲人,盲人中70%以上在农村,农村的盲人特别是贫困地区的盲人绝大多数比较贫困,没有就业门路,没有生活来源,生活在当地温饱线以下,希望对年轻的农村盲人实施按摩培训,转移劳动到城市就业,实现自食其力,摆脱贫困;或结合当地实际,实施家庭种养殖业培训,使他们能够独立或在家人的帮助下从事家庭种养殖业劳动,增加生活收入。

三、丰富盲人文化和休闲生活。盲人外出活动比较困难,交往较少,因此丰富社区盲人的文化生活是盲人平等参与社会生活的一个重要途径,要组织盲人参与社区文化和休闲活动,为盲人和健全人之间的交流搭建平台。

“助盲”的最高目标:帮助实现他们的价值!

记者:提纲挈领地总结一下,您认为“助盲”的宗旨是什么?

李伟洪:这个宗旨,暂且把它叫做最高目的吧,我认为是——要帮助盲人实现他们的生命价值!这是助残的终极目标。盲人和明眼人一样,在他们的心中同样充满着对实现自身生命价值的渴望

然而,因为视力残疾造成的客观影响以及由此在现实社会中遇到的种种困难,盲人往往无法得到生命价值的实现,甚至连尝试实现机会都得不到。所以帮助盲人需要帮助他们扩展生活空间、营造参与机会,从而能使他们有能力有机会获得生命价值的实现。

这个终极目标涉及的问题很广,要让盲人实现生命的价值,首先要拓展他们的生命空间——而这,就包含了无障碍设施建设(包括设施硬件和科技软件)、康复训练、教育保障、就业援助、司法援助……等一些列问题!

记者:从这个角度说,“全国助残日”不仅是残疾人的节日,也应该是我们残疾人工作者的节日?

李伟洪:对,说得好!从这个角度说:“助盲”,是我们中国盲协的工作宗旨,也是你们《盲人月刊》的出版宗旨——我们残疾人工作者毕生的使命,就是全心全意、全力以赴地帮助残疾人。
(责编:那漠)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