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走进盲用高科技辅具行业(下)
2014年第7期

2014年07月15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本刊记者 侯超韡 魏红 乔靖雯(侯超韡 统稿)

高科技辅具市场管理者三方面要改善——态度、服务和监管

据了解,1995年以前,适合盲人群体使用的辅具相对较少,大致可分为生活类:盲杖、放大镜;学习类:盲用打印机、写字板;体育类:扑克牌、象棋,这些辅具产品的科技含量较低,而到了2008年以后,随着奥运会、残奥会成功在北京召开,盲用辅具的科技含量也逐渐提升。而这种高科技辅具产品种类的增多,不仅给辅具行业带来了新的活力,同时给市场管理者带来了全新的挑战,目前政府管理部门急需改善的有以下三方面:

态度——管理者对辅具企业应给予尊重

说起同政府打交道,很多企业的负责人都犯愁。“无障碍可以为盲人群体服务,但前提是我们管理者的观念先要无障碍,有一次我们受到某省残联的邀请参加他们举办的活动,等我们到达现场后,他们残联的领导说我们是企业,竟然要把我们赶出去。”“引路人”负责人被问到对管理部门的意见时,满脸的无奈。

2000年以后,无障碍理念开始在中国推广,到了2008年,借助北京奥运会、残奥会成功举办之际,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知道残疾人可以出行无障碍、信息交流无障碍、阅读无障碍,相关部门几乎每年都会举办一次“信息无障碍论坛”,其目的也是为了将无障碍理念更好地向社会推广。

随着辅具科技含量提高,涉及到的政府部门也就越来越多,但一些部门的管理者对于无障碍理念接受的状况并不乐观。做“引路人”项目这四年下来,负责人汪小强除了找残联,还跑过公交集团、交委等部门,“要想让盲人出行无障碍,很多职能部门先要建立起无障碍意识,光靠企业找到这些部门,力量实在太单薄了。”他说道。

管理者排斥辅具企业还有另一个原因:“不论你企业是不是做盲人用品的,只要不能带来更大的商业价值,几乎不可能得到关注、扶植,因为是否服务残疾人不是其他部门领导的考核指标,只有残联才会把服务残疾人作为项目指标。”“思路飞扬”负责人张书强这样解释道。几年前,深圳大学的副校长曾将他们研发的阅读机推荐给深圳南山区某领导,而得到的回答是,“对于我们研发的产品,那位领导拒绝提供扶植,他的理由是,我们这种产品商业价值太低。”说起这事,张书强一脸无奈。

当面拒绝企业要求或许让老总有些“面子”挂不住,但一些管理者的“冷”处理更让企业负责人难以忍受。“有一次我去某地方残联推销我的听书机,保安把我拦住,问我干什么,我把自己的来意告诉他,他说没有领导许可不能随便进。后来我通过朋友知道了负责辅具的领导电话,当我把电话打过去,提出想到残联向他展示我们的产品,领导嘴上没有说不见,但却用各种客观理由推托,后来我又去了残联三四次,结果保安都以领导不在为由拒绝我进入。” “爱奉者”负责人李军说道。

服务——企业需要“雪中送炭”式的服务

“舌尖成像”技术从研制开发到最后造出成品,总共投入了300多万,在寻求投资的过程中,不仅找过中国残联,也试着申请一些政府创办的高新科技基金,很可惜都没有成功。“我们如果要想得到政府部门的支持,那么我们的项目必须已经是非常成熟的,但如果是很成熟的项目,我们还会需要政府来投钱扶植吗?所以,给我感觉中国残联扶植企业所花的钱都是在做锦上添花的事,而并非雪中送炭。”“舌尖成像”项目负责人范迪说道。

同“舌尖成像”一样,有过缺少研发费用困难的高科技辅具企业还有很多,清华大学教授茅于杭是中国最早研发盲用点显器的科技人员,而他在最初研发阶段所需几十万的研发费用绝大部分是靠自己的人脉筹集而来。

我国政府在盲用产品采购方面认准的是成熟的产品,而处在研发中的,或是逐步更新换代走向成熟的盲用产品,政府却无能为力,因为缺少有效的资金支持机制,而绝大多数盲用企业有很好产品构想但因为缺少研发经费,那些构想并不能转化为产品。

“开一款模具(制造外壳)最低也要二三十万,而一个软件开发所需要的经费更多,光软件员每个月的工资最低是8000-10000元,一个软件的开发至少需要四五名软件工程师,研发周期一般也要半年时间,这些成本加起来像我们这种民营的小企业根本做不起。就算有企业做出产品了,我们又该往哪销?让盲人个人来买,之前提的那些成本都要算到产品里,这对盲人很困难,比如一个价值成本100块钱的产品加上刚才那些成本,就要卖到七八百块钱。不然,我下一步的研究经费又从哪里来?”“爱奉者”总经理李军告诉记者。

监管——何时能让研发费用申请、招投标在阳光下运行

某企业负责人(为保护个人隐私,此处隐去具体企业名称)告诉记者说:“在北京举办的某科技成果转化研讨会,当时有位来自北京一所理工科大学的教授,主张跟我们合作。聊了一会儿,那位教授很直爽地告诉我,学校目前有一大笔研究经费,可以提供给你,但是那位教授要从中拿一些回扣,询问我是否愿意。”教授说得如此直白,让这位企业负责人有些发蒙。在后来参加的辅具展会上不止一个人和这位企业负责人说过,可以帮助申请到各种研发基金,但他们都要从中扣除一定的好处费。

对于科研经费申请问题嘉兴市鑫畅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也提出了疑问:“民营企业申请专门科研经费并不容易,因为审查组考察项目中三分之二是考核你的产品科技含量,而三分之一是考虑你公司的财务状况,他们通过看一个公司过去一年的财务情况,来判断你们未来的发展情况,我们这样的公司想要跟销售明眼人科技产品的公司比拼,没有任何竞争力,毕竟盲人群体独立购买力确实很低。另外,国家用国有资源开发出的产品同我们民营企业开发的产品竞争,这合理么?国家每年相关类的研发资金拨下来,为什么不能拨给我们这种长期从事盲用器具生产的企业呢?”

除了反映科研经费申请不公开,还有很多企业希望国家的招投标工作能够更透明。

在盲用高科技辅具行业内存在一批不靠研发生产实体产品、通过倒卖其他企业的产品来获得利润的企业,俗称——“皮包”公司。“与其说这些‘皮包’公司卖的是产品,倒不如说他们卖的是‘关系’。”一位行业内部人士说道(为保护个人隐私,省去姓名及单位名称)。他给记者举了个例子:某地残联需要招标适合盲人使用的遥控器5万个,而代理公司没有研发生产这种产品的能力,于是该公司便找到几家相应的研发公司去洽谈,以最低的价格获得的这种产品的授权书,从而可以合法地销售该商品。而代理商又以最高的价格向残联报价,由于这些公司前期已经同相应的招标单位走好了“关系”,于是他们很容易就能获得相应的竞标,从而将研发公司应该获得利润装进他们的口袋里。尽管,招标的辅具产品都是要经过专家的评估,可这些代理公司,通过自己的“手段”早就将专家买通,让他们替自己产品说话。研发企业被代理公司压榨得最狠的时候,一台盲用遥控器利润超过100元,而这些“皮包”公司没有研发风险,又不用做零售,只盯着招投标来做,却能赚出两三倍的利润。而那些研发生产企业,没有更多的精力去全国各地争投标,为了企业能继续存活,只能听之任之。

无论是企业对于科研经费申请的困惑,还是辅具行业内“皮包”公司的存在,都暴露了盲用高科技辅具行业监管存在盲点的问题,而从管理部门角度考虑,毕竟辅具行业市场才刚刚起步,市场还不成熟,监管起来存在很多客观局限,要想收获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并非易事,但多数企业还是相信政府管理部门会对辅具市场尽职尽责,他们希望能早日看到科研经费、招投标在阳光下进行。

高科技辅具行业的未来该怎么走

盲用科技辅具是帮助盲人能够回归社会的最基本和最有效的手段,尤其对于视力不可逆的盲人来说,配置科技含量较高的辅具是唯一的康复手段。

当前,我国盲人康复事业有着巨大的社会需求。1700多万盲人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急需要并能够通过配置适当的辅助器具和开展康复训练,恢复或部分恢复正常机能,增强生活自理能力,提高生活质量,因此,高科技辅具市场的未来有着巨大潜力,可究竟该如何走出目前困局,很多企业、机构做出了有益的尝试。

方向一:经营综合类服务

广州爱奉者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主要业务是给盲用辅具企业提供售后服务,同多家盲人辅助用具企业签有售后保障协议,为盲人提供产品使用指导、产品解答服务,同时他们也代理其他企业的商品。

该公司把盲人的需求作为立足之本,真真实实地了解盲人的需要,并将这些信息传递给其他企业,促使企业有针对性地改进相关产品。也正是因为“爱奉者”能够为辅具企业提供针对性的服务,所以有越来越多的企业愿意把代理权交给他们,同时将各自生产的盲用产品通过“爱奉者”的电话销售方式卖给盲人。

他们这种综合服务类盲用辅具企业,同研发生产盲用高科技辅具产品的企业相比,市场竞争相对较小,而政府与个人需求比较大,这一小一大的优势,为综合服务类盲用辅具企业打开了广阔的市场。

方向二:生产贴近盲人生活的科技辅具产品

不论辅具科技含量有多高,归根结底还是要服务盲人,符合盲人需求,贴近盲人生活。

有了需求,就了企业存活、发展的基础。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烟台盲人朱清毅创办的烟台朱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提供的图形验证码识别无障碍服务系统,每天6:00-24:00全年为盲人朋友提供验证码识别、图片描述等多项无障碍网络服务。

朱清毅本来是出于解决广大盲人朋友无法正确输入网络验证码的困境,而自费筹建了这家公司。由于提供的是无偿服务,公司一段时间只能靠经营明眼人的软件研发来勉强维持,即使做出这样的努力,最终该公司还是不得不面临倒闭的现实,而盲人不得不再一次陷入了无法顺畅上网的困境中。

很多人觉得这个公司盈利点不明显,发展空间也有限,开不下去很正常,但是结果恰恰相反。在这个最困难的时候,中国盲协这个非营利性机构伸出了援助之手,因为中国盲协看到了烟台朱葛软件公司对于盲人的意义,看到了广大盲人对于无障碍上网的迫切需求。正是在这个大前提下,朱清毅的公司才会起死回生。

烟台朱葛软件科技有限公司的例子让我们反思:企业陷入发展瓶颈,通过各种渠道都找不到资金,是否也有产品本身需求度不高的问题呢?

方向三:高科技辅具的研发应重在创新而不能简单模仿

中国盲文图书馆技术人员何川,长期负责开发研制盲用高科技辅具产品工作,他向记者介绍:目前,我国大多数从事研发辅具的企业,并不是在进行创新性研发,而是在做模仿研制。以“听书郎”读书机为例,这款辅具产品同MP3播放器的原理相同,是将存储在听书郎里面的文件,以声音的形式播放出来。而国内企业对这款产品的“研发”走的就是“植入”路线。比如,某公司将健全人使用的MP3播放器里的断点记忆功能(播放器在下次启动后依旧可以继续播放上次停止的内容)移植到听书郎后,该产品得到盲人朋友的喜欢,而另一家公司在推出类似的产品时,也会把这项功能植入进自己的产品,然后再从健全人使用的播放器产品中模仿、植入其他技术。何川感到:“如果模仿式研制任其发展,会使中国高科技辅具行业越做越窄。”

有此同感的还有引路人总经理汪小强,2009年,汪总认识了广东省盲协主席陈阳,第一次接触到盲人,看到了他们出行的不易,于是他便萌生了要开发一款软件方便盲人乘坐公交出行的想法,为了做一个纯公益的投资,他把自己每年从香港一家上市公司获得的80%(约240万元)利润投在“引路人”系统的建设上。

虽然在无数次的努力后“引路人”系统终于在广东、重庆成功上马,但新产品安装后还是发生难以预料的状况。例如,公交临时变线就是个突出问题,有些公交车会因为总台调度需要临时走其他线路,而这时公交车只会在车前面放一个卡片纸提示明眼人,但对盲人来说却很难逾越。对于这个问题“引路人”第一时间做出了技术调整。曾尝试自创的操作系统同公交运营系统相融合,但公交集团怕“引路人”的软件干涉他们的正常运行,所以汪小强又投了一大笔钱建立后台——云端,每天公交车要是变更线路了,云端在主机上进行简单操作就可以将线路调节。尽管,现在企业还在勉强维持,但汪小强并不后悔,因为他觉得,自己研发的“引路人”是其他企业无法代替的,有自己的创新技术在里面。

方向四:全国残联应尽快建立个性化辅具评估体系

在中国相当一部分盲人对于科技含量较高的辅具产品并不知道自己是否适合,即使配发给盲人一件辅具,也经常出现盲人不会使用的问题,从而使得辅具行业的发展受到了一定的阻碍,而深圳市辅具器具资源中心(简称:中心)给了大家很好的启事。

2010年7月一天,上初中二年级的小慧站在公家车站台焦急地等着245路公交车,因为她想尽快赶到深圳市残联辅助器具资源中心参加在那里举行的“视障儿童训练营”。由于是低视力,每辆公交车到站后,她都要向司机询问车次,经过20多分钟反复尝试后,她终于等来那辆公车。

这是小慧第一天参加活动的情形,三天后她却通过佩戴“单瞳指环式”助视器可以轻松地找到自己所需要的公交车,往返于家与训练营之间了。而这就要归功于深圳市残疾人辅助器具资源中心的先进的个性化辅具评估体系。

据该中心视障服务部的黄跃红女士介绍,每位具有深圳户籍的盲人都可以申请自己所需的辅具,经过中心视障服务部对盲人所需辅具的科学评估,来判断盲人所申请的辅具是否适合自己。“有一部分盲人并不了解自己眼睛适合什么样的辅具,比如,助视器分为电子助视器和光学助视器,需要根据申请人眼睛的远视、近视、色觉、视野……等等指标来判断适合使用哪一种。”黄跃红介绍道。

除了根据盲人眼睛情况“量体裁衣”选择辅具外,同时还要根据盲人生活、工作和学习环境进行科学评估,判断盲人申请的辅具是否合适,这需要“中心”另一个部门——社会部来完成。小慧就是个这样,最初只申请了盲用助视器,但并不清楚哪种更适合自己,而通过社会部工作人员详细地了解后,得知她每天上学都需要乘坐公交车、地铁等交通工具,需要佩戴较为方便携带的助视器,中心最终决定给她配发“单瞳指环式”助视器。

经过“中心”科学全面的评估,为申请者选择合适的辅具后,工作并没有结束。“中心”还为佩戴辅具者提供了适应性训练和使用性训练,视障服务部和社会部通过定期对盲人回访,解决了盲人适应辅具产品以及使用辅具产品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小慧在最初佩戴“单瞳指环式”助视器时就出现了不舒服的情况,这种感觉就如同让明眼人用一个单筒望远镜去寻找移动目标一样,还好经过“中心”社会部同志在公交车站对小慧佩戴辅具后的实际指导,她能够在两天后就自如地使用起“单瞳指环式”助视器了。

结语:

为了能够了解最新的进展,记者再一次拨通“舌尖看世界”公司负责人范迪的电话,而此时已间隔第一次见面近半年时间,问其公司现在进展如何,他仅仅用了三个字将我的问话搪塞了过去:“还那样。”

“还那样”,不仅让记者感受到该公司面临倒闭时的窘境,还体会到范迪内心的一种无奈。回想之前的采访过程,这种无奈来自像范迪这样的企业负责人的身上,同样也来自盲人,有些省市的盲人十几年都无法配发到一件辅具,而有些地区配发下来的辅具对于盲人来说用处又不大,盲人朋友怎么能不无奈。看似简单的“还那样”三个字,背后隐藏的是高科技辅具市场复杂的矛盾。

但愿这些矛盾在不久的将来可以迎刃而解。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