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聚焦盲人普通高考
2014年第9期

2014年09月10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编者按:中国的盲人数量占世界盲人总数的18%,对这样一个庞大的群体,我国有一整套从小学到大学的特殊教育体系。而在今年的6月7日~6月8日,我国内地的3位盲人第一次获准参加了普通高考。一石激起千层浪,让我们来看看其中的故事和问题——

文_乔靖雯

2014年6月7日,全国普通高考日。在甘肃省天水第六中学考点,有一间特殊的考场,整个考场只有一个考号,贴在了光线充足的临窗位置,桌上特意安装了一盏台灯,避免阴天带来的光照不足——这,就是18岁的盲人张耀东一个人的战场。

张耀东的脸,几乎贴在考卷的纸面上,逐字看过……因此在答题速度上稍显吃力。但是他沉稳安详,不急不躁,每勾一个答案都显示出了强大的自信。

——这是我国盲人第一次参加普通高考。张耀东受考的内容与普通高考生完全一样,只不过用的是特殊制作的大字号考卷。但即使这样,张耀东因视力几乎接近全盲,还是需要使用电子放大镜……

终于,张耀东以超出一本线15分的总分558分的好成绩,被湖北中医药大学中医学专业录取!他成为了我国大学经过普通高考录取的第一位盲人。

上篇 基础教育的衔接问题

中国盲人能够参加普通高考,无疑是残疾人教育领域的一大成绩。在此之前,盲人学生是通过与全国高考完全不同的“特殊高考”进入大学,所以只能上特殊教育学院或者大学的特殊教育系,仅有按摩、音乐表演等极少的专业供他们选择。这不仅影响了盲人的求学,更限制了盲人的择业,于是,向盲人开放普通高考、让盲人学广泛的专业的呼声不绝于耳。

2014年3月28日a,我国教育部正式下发了《关于做好2014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的通知》,提出:“各级考试机构要为残疾人平等报名参加考试提供便利。有盲人参加考试时,为盲人考生提供盲文试卷、电子试卷或者由专门的工作人员予以协助。”

根据国家教育部下发的文件,全国的盲人正式拥有了参加普通高考的权利(虽然之前曾有个别地方为个别低视力者提供大字卷,但仅属特例)。盲人普通高考的破冰,是一个重大的突破,盲人能够与健全人一样做同一份试卷、考同一所大学、上同一门专业,在我国残疾人教育、权益方面意义深远。但是,其中还存在着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最能反映这些问题的现象是:千呼万唤出来的盲人普通高考,全国只有3位盲人参加,这是为什么呢?

隔离式盲校教育:趋同的未来,伸手就能碰到天花板

目前我国约有盲人学校近千所,其中,与普通初高中一样学习全日制义务教育课程标准教材的盲校约有10家。照理说,起码学习与健全人一样的标准教材的盲生们,其教育程度是与明眼人衔接的,可以参加普通高考,但是,2014年,有130多名盲校毕业生通过“特殊高考”报考北京联合大学的特殊教育专业,而报名普通高考的仅仅3人,其中仅有一名盲校学生!

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一般盲校的教育水平与普通高中有距离自不待言,即使是使用全国标准教材盲校,学生们也有一番苦衷。盲生王瑞在一所九年制的盲聋哑合校,虽然学习的是标准教材的内容,但从小学一年级就被封闭起来,盲人看不见,聋哑人说不出。隔离式的教育,使得大家的信息交流不畅,自信心低落——仿佛进了“特殊学校”,将来的职业就被定了,就不会有普通人的未来了。丧失了进取心,成绩当然不敢于普通明眼高中学生比肩。

王瑞说:“从小,我们就被告知,以后要靠什么养家糊口。小学体育课,老师要求大家做俯卧撑,理由是这样以后按摩才有劲。同学们的理想,很快趋同了,到了初中,老师问大家以后想做什么,男生们便起哄:‘娶媳妇开按摩店啊!’”

一位盲校教师告诉记者:“学生们也知道,他们中的99%,不会成为工程师、教授、作家,只是按摩师。第一名和最后一名,最后都是学同样的专业,于是学习好的学生到了后来也会觉得没劲。”

此外,很多盲生的父母对孩子的要求就很低,虽然孩子在盲校学习的内容不少于一般明眼学生,但父母们先就丧失了对未来的梦想,只要求孩子能糊口就行。很多位女盲生表示,她们不喜欢学针灸推拿,尤其女孩子没有大力气,可是家人和她们说:“你们只有学了这个,以后才能自食其力地养活自己。”

在这种环境下,许多盲校的孩子理想被磨灭了。盲生崔龙对记者感慨道:“要我们去参加普通高考,根本考不过,已经跟不上了。”

以盲校等特殊学校形式存在的隔离室教育,将残疾人与健全人隔离开来,无奈地,也就与普通高考所代表的丰富的教育资源和就业选择和切割开来。截至2013年,我国针对盲人的大学专业只有针灸按摩和音乐表演,多数盲人毕业后最后都成了推拿按摩师。

划了线的全纳教育:拼搏的幸运儿不得不赌博

在残疾人教育理念方面,全世界都公认:还是全纳教育最合理、效果最好。即使是对身体条件最难的盲人,中国盲协也一直呼吁,希望能够通过全纳教育让更多的盲孩子走进普通学校的课堂。

在我国,能够在普通学校接受全纳教育的盲孩子非常稀少,其中还以低视力者居多。因为盲人在普通学校上学不是件容易的事,没有哪个学校会因为一个盲人学生而放慢课时进度,所以,接受全纳教育的盲孩子遭遇了非常多的困难,人人都有一本血汗拼搏史。

张耀东的中学老师就坦然地告诉记者:“我们任何一个老师、任何一节课都没有因为张耀东的存在放慢节奏,包括提问。我唯一给他照顾,是让他自学新概念英语,然后我定期为他解决他不明白的地方。”平常考试的时候,除了大字卷,耀东也跟其他同学完全一样,不会给他多延长考试时间。

为了取得好成绩,耀东比其他人付出了多倍的努力:看不见黑板,他只能靠听来记忆,为此练出了一身过硬的知识过滤及储备能力。对此,张耀东却说:“这不是练出来的,是现实逼出来的。因为听课的时候,要效率高,我字写的又不好,就必须要训练自己有这个能力。这是一个必要条件。”当谈到如何判断老师讲的重点内容时,他说:当谈到如何判断老师讲的重点内容时,他说:“一个是老师的语气,他如果用强调的语气,那肯定是重点;他如果反复讲两遍,那绝对就可能是考点了。”

在普通学校读书的盲人杨勇,由于先天的视网膜色素变性,到了初三的时候,基本就看不清黑板了,一节课下来老师讲的几乎都没听明白,无奈的杨勇只能自学。杨勇说:“最后就是上课的时候老师讲她的,我看我的。”刚开始没有什么经验可寻,杨勇就把物理、数学、化学不会的题都记载一个大本子上,然后拿去找老师,向老师问解题思路。为了把成绩赶上去,杨勇每天睡觉的时间不会超过5个小时。靠着这股毅力,杨勇上到初中毕业,后来又通过自学,像张耀东一样考取了普通大学——那还是几年前,盲人尚不能申请参加普通高考,但杨勇的精神感动了体检时的检验者,成了善心之下的幸运儿。

盲学生接受全纳教育的困境,说明全纳教育的实施还有许多前提条件。即使是在这样条件不够的环境下拼搏出来的盲人幸运儿,在选择高考方式的时候也面临着一个赌博——“特殊高考”给盲人单考的单招在4月23号就已经开始提档,而对于想参加普通高考有更多专业选择的盲生来说,如果为了“保底”先参加“特殊高考”,并被提档录取,那么即使6月的普通高考被理想的大学校接收,也不能再被提档,上不了学;而不参加“特殊高考”或者考上也不提档,其后如果参加普通高考失败,当年上大学的机会就彻底没有了!——这个时间差和硬性规则造成的风险,没有几个盲生有胆量去赌,这也是盲校生源众多,参加普通高考者却寥寥无几的重要原因。

中篇 高考过程中的特殊问题

为了能让盲人参加普通高考,除了提供大字本试卷、允许使用电子助视器之外,教育部还专门请了盲文专家,精心制作出了盲文考卷,提供给全盲考生使用。此外,还为参加考试的盲人提供多项便利,如单独安排考场,专门配备“答疑员”负责回答盲文试卷印制方面的问题,配备盲人适用的桌椅等。

虽然教育部做了各种的努力,但实际操作中,还是出现了很多的问题。

时间短、题量大,大字本试卷实际问题一箩筐

众所周知,高考试卷的题量很大,很多健全孩子都不一定能答完试卷,更何况是读题慢、答题也慢的盲生呢。就读于高二的盲生黄莺说:“老师曾经把往年的高考试题翻译出来让我们做,但是在规定的时间内没有一个人能答完。“

虽然一直使用的是大字卷,但张耀东的卷子从来做不完,连检查的时间都没有。张耀东说:“考试的时候,我会先看一遍卷子,了解一下大致内容是什么,比如说,1题几何、12题函数、18题数列……这样,我挑有把握的题先答,因为高考是以得分为主。数学一道大题干脆就没做,没时间了。考语文的时候,我把答题顺序调整了一下,先写后面的第二卷,因为读题时间长,然后答第一卷。我客观题读题要慢一些,而今年的客观题题干又特别长,你看政治这个题干,有4行了,还没算选项呢。”

而张耀东的老师说:“经过多年的接触,我发现仅仅提供大字卷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在试卷放大的同时,又给他带来了视角不能看全题目的新问题。因为受到他的视野的制约,他只能看到中间的部分,两侧很容易漏掉,无形中就降低了答题速度和准确性。”果然,在文科综合考试中,耀东就差一点漏看了一道历史大题,耀东也说:“幸亏发现的及时,把那个挽救回来了,要不然我历史肯定扣很多。”

阅卷:字迹乱,老师烦,得分只在一念之间

由于盲人试卷的特殊性,其答案不能通过电脑判卷只能通过传统方式阅卷,如果阅卷老师不能准确辨识盲生的答案,极有可能出现答案对了却拿不到分的情况。所以,在阅卷过程中,阅卷老师对盲文的答卷是否具有准确地翻译能力,对大字卷是否有精细的字迹辨别能力、是否有足够的耐心,能否公平地批阅试卷,也是不能忽视的问题。

由于视力差,写字的时候,耀东自己都看不见写出的是什么,一横一划,全是凭感觉,对不熟悉他笔迹的人,辨认将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耀东坦诚道:“我知道自己答的是什么,但我不知道阅卷老师是否能看出来?我的字是否能被准确地识别?虽然我已注意了字迹的问题。”他的老师也说:“耀东的英文写得很有问题,特别是字母a,他经常会笔划重叠,很容易错看成变异的C或L。”

对于阅卷,老师们也都深有感触,大家普遍感觉:批张耀东的卷子特别艰难,字尤其难认,就像是画的符一样。“给他判卷子的时候,非常艰辛的,要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辨认。一直批阅,很容易就看烦心了。”每次考试都有专门的老师单独把耀东的卷子摘出来,好几个老师分科、分题目地批阅他的卷子。

张耀东走出考场后,他的老师叹息着说:“只有带过盲学生的人才有体会,不要以为给个大字卷就没有问题了,除了学生的答题速度、时间,还有阅卷老师给分……好多都是我们担心的!”

大字卷、盲文卷、电子卷,缺一不可

河南盲人李金生46岁,连续数年一直在呼吁普通高考对盲人开放的他,今年也亲身走进了考场。然而,几乎交白卷的结果,使得他一度成了媒体质疑的目标……不过,许多人都不明白这背后的原因:半路失明的李金生,只学过一点点非常简单的盲文拼法。

李金生说:“我是半路失明,手感不好,摸用两手,写字也是两手,摸题都够呛,还怎么答题呢?”盲文的语文试卷一共25张!李金生从9点开始“摸”,第一张考试注意事项摸完已经11点多了,虽然有40分钟的延时,但在剩下的35分钟时间里,他只摸读了第一道选择题中的这么一句话——大意是二氧化碳可以使全球气候变暖,使天气变得干旱。第一题没摸完时间就到了,李金生只能交了白卷。“文科综合和英语都是刚摸了20多道多项选择题,就已到收卷时间了。数学考试的时间都花费在了摸题上了。普通高考的大门总算对我敞开了,但是太遗憾了。如果提供电子试卷,我也不至于语文数学交白卷,盲文摸得太慢了。” 除此之外,李金生还提到盲文试卷也应该做得更精细一点:“给我提供的盲文是老盲文,一句话只有几个字带声调,比如beijing,你说是啥字?有可能是‘北京’,也可能是‘背景’。”

的确,今年除了大字卷、盲文卷,因种种原因没有给盲人考生提供电子试卷——这个遗憾,把不会盲文的全盲者全部排除在普通高考之外。

电子卷、盲文卷、大字卷三种盲人考卷,除了因人而异之外,还有更适合用于哪个考试科目的问题。张耀东根据他的经验认为:像语文、政治、历史就可以使用电子试卷,而数学、英语、地理等科目则大字卷更合适一些。“比如说数学,解一个AX2+BX+C=0方程式,你咋打啊?”

三种试卷各有利弊:大字卷教师批阅难,盲文卷制作和翻译的成本高,电子卷有许多技术上的问题待解决。但电子卷是全盲者与低视力者都能使用(不会盲文的全盲者可以在他人的辅导下操作电脑,给出试卷答案),成本低、阅卷容易,在整个世界盲文摸读者越来越少、电脑和互联网成为普遍工具的今日,电子考试系统是一种更先进的方式。

下篇 上线之后的入学问题

几年前,北京中考有过先例,盲生考过了考试,却没有学校愿意接收。中国盲协主席李伟洪说,对于今年参加普通高考的、这些第一个吃螃蟹的盲人考生来说,这样问题同样存在。

“考上”不等于“录取”:为什么高校不愿收?

在张耀东得到湖北中医药大学录取通知之前,他与父母的心情都是忐忑不安的。他们深知:高于录取分数线不一定就有学上。

早在张耀东刚上高一的时候,他的爸爸就开始考虑他上大学的事宜了,他爸爸曾多次找到北京中医药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央音乐学院、西安音乐学院……“每个学校的答复都是,不是不想收,没收过,也不会教。”张耀东的爸爸无奈地说。

《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中规定:高等教育、高等学校必须招收符合国家规定的录取标准的残疾学生入学,不得因其残疾而拒绝招收。但普通高校为什么不愿意录取盲生呢?

湖南省某高校副校长坦率地告知:首先,现在教育部每年公布毕业生就业率,一次就业率不能达到95%以上,对学校的声誉和生源都有很大的影响。而盲人就业相当困难,势必要影响学校的就业率,这是学校最大的顾虑;其次,现在高校都不愿招残疾考生,更别说是盲生了,如果哪所学校破例招收了一个,经过媒体的宣传,下一学年就会引来很多残疾人来报考,这是学校绝对不想见到的。

入学后的展望,家长乐观学校为难

当然,高校的为难不是没有道理,除了“就业率”这个硬性指标外,盲人学生在大学里的学习、生活都是他们的担心之处——盲人上课怎么学?学校又该怎么教?特殊教材谁负责提供?安全问题谁负责?特别是盲人很多都无法上保险,出了事情谁承担?盲人如何同普通学生相处?……这些都是普通高校担心的问题。

滨州医学院特殊教育学院副院长坦言道:“在招收第一届视障生前,我校经过了很多年考虑,曾设想过很多视障生在学校可能遇到的问题,比如走路会不会撞树、会不会掉到湖里等……毕竟对这个群体不是太了解,会有很多这样那样的担心。”

正在攻读硕士学位的盲人杨勇,也对盲人进入普通大学生活学习的难度深有体会。他举例说,上大学后学习资料不足的问题,是盲生一定会面对、必须解决的问题。一般大学老师会指定不少阅读资料,而不可能每种资料都有盲文版、扫描件或电子版。“我每天晚上都要把老师指定的汉字版图书扫描到电脑上,最少坚持2个小时,也只能扫描40来页,然后才能听。而在扫描过程中肯定有错的地方,还需要校对,如果没有明眼人帮忙,自己校对又麻烦又费事。进普通高校的盲生,要问问自己:你能不能克服这些困难?”

当被问及耀东进入大学后如何学习时,耀东爸爸表现得很乐观:“大学的生活是要独立,但是耀东一定能适应。很多盲人靠盲杖就可以自己上下班,我们也准备在暑假专门送他去学定向行走、读屏软件这方面的技能。学校里的考试应该也不成问题,高考这么严格保密的考试都有办法解决,我相信孩子和学校也一样能克服。”

结语:盲人接受普通高等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

2014年,我们的盲人学生终于通过普通高考走进非特殊教育的大学了!尽管今年盲人参加普通高考的人数很少,但对于中国的高考制度而言,对于残疾人的教育公平、权益维护而言,都是一个值得纪念的事件——盲人准入普通高考之船破冰,意味着盲人将能够自由地选择各种专业学习,意味着未来盲人的就业将彻底突破被束缚禁锢的圈子!

当然,盲人学生进入普通高等院校、接受普通高等教育的过程中还有很多问题,例如基础教育的衔接问题、高考方式和试卷问题、大学对盲生的接纳问题……这不是一个短时间能解决的事件,而是一个长期的系统工程。

在西方发达国家,包括盲人在内的大部分残疾人,都像健全人一样接受的全纳教育。例如早在1990年,瑞典就有99%的残障学生进入普通学校学习,仅有1%中重度学习困难和其他残疾的学生留在特殊学校;在美国没有专门的盲人学校和特别设立的专业,除了由于生理原因无法学习的个别专业外,盲人可以学习律师、神经科医生、心理咨询师、外交官等几乎所有的专业;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大学里均设有残疾人服务中心,给残障学生提供所有的帮助,以帮助残障学生完成自己的学业……相比之下,我国盲人接受高等教育如此困难,说明内地的盲人教育还没有完善,在人力、资源和观念上都有待提高,很多普通高校在硬件、软件上还有不少短板。仅仅让盲人参加普通高考还不够,还要考虑高考后的很多后续问题,这就需要有关部门出台更多细则。

或许,我们的盲校应该更注意教学质量,让盲生们的基础教育水平与社会等同;或许,我们的盲生家长首先要打开眼界,告诉孩子他可以争取到与明眼孩子一样的教育、就业与未来;或许,我们的普通中学应该增加一些条件,为全纳教育的残疾孩子减少学习的困难;或许,我们的盲人普通高考在考试方式,例如试卷等方面,还该进一步完善改进;或许,我们的大学也应该完备全纳教育的条件:例如从教室、食堂到宿舍都进一步改善无障碍设施,例如像国外那样,在大学里雇佣有偿打工的学生或招聘志愿者,一对一地帮助残疾学生……

我们应该骄傲,在盲人参加普通高考、接受全纳教育的征途上,我们已经做了许多。

我们应该努力,在这条征途上,我们应该做得更多!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