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河北省孟杰盲校盲童北京行侧记
2014年第12期

2014年12月15日 来源:《盲人月刊》

编者按:孟杰盲校是河北省一所民办盲校,校长穆孟杰1999年倾其所有外加借贷,投资125万元,在东辛寨村建起占地15亩的平乡县特教学校,免费招收盲童,7年中培养150多位残障儿童成为有用之才,目前学校共有95名盲生就读。国际盲人节后,学校的十个盲生来到了北京——

本刊记者 侯超韡、魏红、乔靖雯 执笔 侯超韡
10月16日中午12点钟,一辆从河北省邢台市平乡县开来的客运车准时停进了北京新发地长途客运站。车门一开,乘客鱼贯而出,周围不时响起阵阵喧闹。

在嘈杂的人群中,10名穿着统一蓝色校服的孩子显得与众不同。他们是来自河北省孟杰学校一家民办盲校的学生。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13岁,最小的仅7岁,绝大多数孩子是第一次来北京。

京的味道——炒合菜

尽管天还没亮孩子们就出发了,在车上又坐了5个小时才到了北京,但旅途的疲惫并没有降低他们对北京向往。耿浩泽是孩子们当中个子最矮的,刚坐上观光车就开始“炮轰”志愿者阿姨,他搂着阿姨的胳膊:“这是北京吗?我们到北京了吧,北京大不大啊?现在我们在北京的哪啊?……”浩泽的问题成了导火线,引起了其他小伙伴的一轮又一轮的“攻势”,滔滔不绝的问题让志愿者们有些招架不住。

而最终停止这场没有硝烟“战争”的是北京一道道特色美食。时至中午,在志愿者和老师带领下孩子们到了一家具有北京风味的餐厅,宫保鸡丁、梅菜扣肉、京酱肉丝……孩子们大快朵颐。别看老北京的炒合菜其貌不扬,但却是孩子们最喜爱的一道美食。由于孩子们看不见,学校食堂从不做鱼、卷饼之类的食物,既怕孩子吃的时候出危险,又怕孩子们夹不到东西吃不饱。因为孩子们都是第一次吃,所以当志愿者用薄饼卷好炒合菜送到他们手里时,他们还有些不知所措,还是耿浩泽聪明,悄悄地说了一声:“里面有菜。”孩子们这才吃起来。结果嘛,当然是美味的炒合菜卷被一扫而空,因为孩子们太爱吃了,志愿者们又给大家点了一份。

别看这帮孩子个子小,食量却一点也不少,尤其对荤菜更是来者不拒,“牛肉吃吗?”“吃!”“排骨吃吗?”“吃!”“羊肉吃吗?”“吃!”后来从穆孟杰校长那里才知道,由于办学经费的捉襟见肘,穆校长只能在学生饮食、卫生上,尽量节省。在学校时,早饭是咸菜就馒头、米粥,中午、晚上都是馒头和大锅菜。大锅菜就是“白菜开会”,偶尔见点肉星儿插科打诨,可分给学校95个孩子后,很难保证每个孩子碗里都有肉。

北京的声音——在天安门广场聆听升国旗

10月17日是来北京的第二天,一早去看升国旗。原定酒店4点叫早,但服务员给忘了!还担心孩子们会晚起床,可早上4点钟,张云熙就已经洗漱完毕、穿戴整齐,静静地站在酒店的走廊里等着其他同学,他是10个孩子里起得最早的。
张云熙刚出生不久眼底病变,导致现在双眼仅有一丝光感。虽然校服里面穿了一件毛坎肩,可不到70斤的身板儿,还是无法扛住北京初冬的寒冷,身体不由地打了几下寒颤。

不一会儿,同班同学高宇轩也从自己的屋里走了出来,因为前不久刚成功做完角膜手术,左眼有一定视力,所以相比其他孩子,她玩闹起来更“大胆”,一上来就从后面紧紧地抱起了张云熙。尽管是女孩,但黝黑的肤色,齐耳短发再加上这“豪放”的性格,活脱脱一个“假小子”。

“你以前来天安门看过升旗?”松开张云熙,高宇轩问道。

“听家里人说,带我看眼病的时候来过北京,但那时还小,我已经记不得了,在天安门看升旗还从来没有过。”张云熙回答。

“我听说咱们班的宁梓把来北京的事告诉她妈,她妈竟给她买了一双新鞋,你爸妈知道你来北京给你啥了?”高宇轩说。

“就嘱咐我到这里要听老师话,懂礼貌,别到处瞎跑,没别的了。”张云熙说。

“放心,你丢不了,有我呢,到时我拉着你走。”高宇轩说着一把拽起张云熙的胳膊就往前冲,俩人又闹了起来。不一会儿10个孩子都在酒店的走廊里汇合了,你说一句,我说一句,让原本安静的宾馆顿时热闹起来。

经过不到1个小时的车程,10个孩子在老师和志愿者的带领下来到了天安门广场,顺着人流直奔升旗台。因为看得清路,高宇轩明显比其他孩子的脚步快很多,而拽着她的张云熙却“遭了殃”, 左手死死挽住高宇轩的胳膊,两步并作一步迈往前走。

虽然孩子们到广场时刚刚五点,可升旗台已被数千人包围。最后,在一处距离升旗台最近位置停了下来张云熙悄悄地问了一句高宇轩:“咱们离升旗的地方有多远?”

“我也看不到旗杆,前面人太多了。”高宇轩轻声回了句。

“现在是不是能用刚学过的‘人山人海’来形容?”张云熙的问话引起了大家一阵吵闹,有的随声附和,有的不知听到什么开心地乐起来,周围一下热闹起来。

 孩子们的兴奋劲儿喷涌而出,可忙坏了带队的小穆老师:“刘世康你安静点……武仕宁你别跟宁梓说话了……” 按下葫芦起了瓢,这边刚安抚完,那边又“闹”起来。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铸成我们新的长城……”忽然,铿锵有力的《义勇军进行曲》的旋律响彻四周。而此时,张云熙静静地扬起了头,面朝国旗;高宇轩的身体也不来回晃动了,直挺挺地站在原地……国歌响起,前一秒10个孩子还有说有笑,此刻却不约而同地肃然站立,这让在场老师们颇感惊讶。

升旗结束后,小穆老师告诉记者:“学校每周一早晨也有升旗仪式,还有学生上台讲话。但他们来天安门看升旗是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升国旗这件事情的庄严与神圣,对升旗仪式也有了全新的认识。”

北京的感觉——用指尖触摸文明

聆听完升旗,孩子们又被志愿者们带到了一个神秘地方。

“我摸到金字塔了、我摸到甲骨文了、我摸到亚当了、我摸到了恐龙化石了……”在中国盲文图书馆的一间展厅里,不时传来孩子们的惊叹声。

在聆听完升国旗后,孩子们在志愿者的带领下来到了中国盲文图书馆5层的“触摸文明”展厅。这里摆放了从古代到现代能够代表全人类文明的模型,从古埃及的狮身人面像、甲骨文、司南,到现代神舟六号火箭、动车、机器人……

刚进展厅不久,刘世康就和武仕宁为了手里的东西“吵”了起来。别看刘世康年龄小,个子矮,可说起话来一点都不处下风,“我觉得这是一件兵器,摸起来冰冰的,应该是铁做的,而且它是上头粗,下头细,方便拿……”一边摸着模型,一边跟武仕宁说。

貌似韩国影星“都教授”的武仕宁比刘世康大5岁,听完他的“见解”,又亲手从上到下地摸了摸那个模型,轻声地说道:“我觉得不像,要是武器这外表也太滑了,我觉得这像是大号角,你摸这个头中间是空的……”
正当俩人你一句我一句争论不休时,一名志愿者从他们身旁走过,轻轻地将这个又像武器又像号角的东西从柜台上拿了下来,让两人抱在怀里仔细地摸了一遍,“你们都说错了,这是2008年咱们在北京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时所使用的祥云火炬。”

听完志愿者揭晓完答案,刘世康和武仕宁恍然大悟,可能是想到自己猜的跟答案差距有些大,两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你俩不确定手里拿的模型是什么时,可以摸摸展柜边缘,就会发现有一段盲文提示,上面有盲文,会告诉你每个模型的具体名字。”志愿者热情地向他们介绍着。

北京的历史——手脚并用去“阅读”

孩子们刚进中国盲文图书馆就发现这里铺有盲道。几乎每个孩子都在上面走了一趟,宁梓走完对身旁的边玉瑶说:“这儿的盲道和学校不一样!学校的走起来太粗糙了,这里走起真‘顺溜’。”

听到孩子们的谈话,在场志愿者对孩子们的脚的灵敏感觉称赞不已。而在北京著名历史景点——八达岭长城上,孩子们用他们的双脚“倾听”了一段历史。10月18日,在志愿者和老师的帮助下,孩子们爬上了八达岭最高的一座烽火台。尽管,陡峭的坡度让老师们有些吃不消,可孩子们却高兴得不亦乐乎,刘世康跑得满头大汗:“这是我第一爬长城,台阶又高又陡,虽然难爬,但玩得真过瘾。”正当孩子们玩得高兴,一名志愿者介绍道:“古代若有外敌入侵,就在烽火台上点火,关内看到烽烟,就知道有外敌入侵了,所以为了方便运送燃烧草料的车子在上面行驶,就要把城墙建得尽量的宽,大家想不想知道我们现在所处的长城有多宽?”明眼人用眼睛测量宽度,而这些孩子却不行,但他们有自己的办法。刘世康在志愿者的引导下,一边迈着步子,一边数起来,可来往游客有些多,总是把他给搅乱。于是,他叫上宁梓、武仕宁、边玉瑶等其他同学一起,在老师和志愿者的指挥下,每个人横跨一大步,并把手臂伸直相互把手拉了起来,就这样长城的宽度出来了:7个孩子的宽度!虽然他们说不出长城的具体宽度,却用亲身感受得到了体会。

如果把孩子们用脚了解历史比喻成看书时的略读,那他们用手“品读”历史就可以看作细读。10月17日下午,孩子们来到了北京另一处景点——恭王府。由于没来过,孩子们都对这座王府大院表示了好奇。在和珅院门前,一对大鼓引起了孩子们的注意,志愿者一边向孩子们介绍着和珅在院子里藏了多少珠宝,一边引领着孩子们触摸大鼓。

摸了鼓面、底座、周边刻的花纹,宁梓怀疑地问:“这个是鼓么?咋感觉不像……”世康在一边喊道:“是鼓呢,我家那边也有敲过这么大个的。”为了证明这个是真的鼓,世康还用力地敲了敲,志愿者也拉着宁梓的手也敲了几下。宁梓听志愿者介绍说,和珅在清朝贪污很多钱,就好奇地问志愿者:“他那么有钱,是不是这鼓也要比别人的大?” 志愿者没有直接告诉她,“宁梓,我们来抱一下这个鼓,你就知道了。”当她展开双臂,双手牢牢地抓住鼓的外沿时,才从志愿者那里得知,紧抱的地方还不是鼓最宽的地方。

北京的爱心——用歌声回报社会的关爱

2014年10月17日,10名盲生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恭王府参加了由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主办、中国残疾人杂志社承办、中国三星公司爱心支持的“成长的记忆——关注中国残疾儿童摄影展”开幕式。

孩子们在志愿者的讲解下,欣赏着活动中展出的80余件摄影作品,听到了一个个同自己有着一样又不一样的成长经历。

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理事长汤小泉来到活动现场,看到孩子们认真欣赏作品,轻轻地俯下身,摸着孩子们的脸颊亲切地和他们攀谈了起来。

本次展览中的每一幅影像都是一扇窗,是童年与残疾相伴相生的一段旅程。家庭的破产,亲情的崩散,苦难是成熟的摇篮,这些青涩的孩子们懂事得让人心疼。面对这个世界,他们没有我们想象中的敌意与沉重,在日复一日与病痛的纠缠中,他们变得格外坚强。

展览期间,中国残疾人杂志社特别向河北省平乡县孟杰盲人学校捐赠了价值10万元的学习生活用品,而为了感谢社会爱心人士对自己的关爱,孩子们自编自演自唱了一个小合唱《最美的光》,天籁般的歌声让现场众多观众流下了眼泪……

在北京驻足四天后,孩子们坐上长途客运车启程返回了学校。也许过不了几年,他们已记不得恭王府、长城的样子;地道的京味菜名也记不住几道,但他们一定有印象:恭王府里有一面鼓很大,长城又陡又高而且很宽,北京有一道菜是用饼卷着吃的……这些印象将沉淀为最美好的回忆,而回忆中最温暖人心的部分——社会对他们的关爱,将成为他们终生奋勇前行的动力。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