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坐落天涯海角——记海南特殊教育学校视障部
2015年第5期

2015年05月14日 来源:《盲人月刊》

本刊记者 魏红

海南岛,位于中国最南端,与美国夏威夷处在同一纬度,在长达1528公里的海岸线上遍布着可以开发成世界一流旅游胜地的资源。而许多人不知道的是,在祖国的这一处天涯海角,还静静地坐落着一所特殊教育学校,这所特教学校里还有着一些盲童。那里,碧海金沙,烟波浩渺,帆影重重,让人流连忘返……在一个艳阳高照的清晨,记者在第八套广播体操的节奏中走进了海南(海口)特殊教育学校,走近了这些特校中的盲孩子们……

走进“村”中的特教学校

海南(海口)特殊教育学校位于海口市龙华区城西镇薛村,属于“村中村”。是海口市唯一的一所以培养听障、视障、智障学生为主,集盲、聋儿童学前康复、九年义务教育、聋职业高中教育为一体的国有公办特殊教育学校,隶属海口市教育局。
学校占地4000平方米,成立之初的校区,只有入口处的二幢办公楼,校区里的荒草比人高,村里都是土路,下雨后,坑坑洼洼的路面一走一脚泥。因为当时还没有公交车途经此处,老师们出门办事只能骑校内配置的人力三轮车。因为地处村中村,没有装配路灯,到了晚上周围全是黑漆漆一片,校内老师不论男女都不敢晚上独自出门……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正因为如此,特校就成了在校老师们的红娘,借着天时、地利之便,校内老师有好几对成为眷属。

特校视障部成立于1998年,视障部成立后的第一批十名学生是通过海南省残联从全省招来的,这其中还包括三名白化病学生,不久后这三名学生就转走了,所以第一批盲童中真正从视障部毕业的只有7名。而现在,经过二十来年的发展,视障部已经拥有独立的五层教学楼,招收的学生已有13个年级,54名盲童,有四届、61名毕业生从这里走出。

视障部面向全省招收6至12岁的孩子,凡是具有生活自理能力的都可以住校。学校按照国家规定为学生免费提供教科书、学杂费和寄宿生生活费,伙食费也根据国家补贴情况适当减免一部分。课程安排是2007年国家发布的盲校课程标准,每天早上7点10分做早操,7点30分吃早点,然后回宿舍打扫个人卫生,8点钟准时上课。

为了让孩子们能够吃得好点,校方尽管把食堂对外承包,却不收一分房租,正是因为校方的这一决定,才让孩子们每天都可以不限量地吃肉。为此,记者亲身体验了一下学校的午餐,鱼、肉、蔬菜、米饭应有尽有,想吃多少就吃多少,而且还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各种肉类。每月200元的伙食费,实行多退少补政策,如果当月有爱心捐赠或是政府补贴,自付的费用就会少一些。

因为盲童入学年龄比较大,有的盲童小学毕业后就要去海口、三亚等地打工,结合这个实际情况,视障部对课程进行了适当的调整,提前让盲童接触盲人按摩课程。三年级开始练习手劲,四年级学习按摩理论基础,并且每天固定时间练习气功八段锦,以此让盲童强身健体。多数盲童六年级的时候就能取得初级盲人按摩证书,凭借此证盲童可以在经济上尽快独立,并且回报社会。

学校还根据盲童的兴趣爱好,开设了美术、手工、律动舞蹈、音乐爵士鼓、书法、体育运动、球类等课程。教学设施也从初期简陋的手工制作教学器具,发展到今天拥有大量现代化的教学设施设备,包括:电子白板、多媒体教室、计算机教室、网络室、律动教室、职业培训教室、图书室和塑胶篮、排球场、200米塑胶跑道操场等等……

校园里那些可爱的人

海南是全国日照时间最长的省份,阳光不仅给了海南人黝黑健康的肤色,也给了海南人民热情友善的性格,这也是记者海南之行最深的感触,在视障部到处可见最可爱、最纯朴的海南人……

杜兰英老师1995年毕业于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校,到今年7月份就从教满二十年了,她的事业轨迹记录了一位普通教师的执著与特教情怀。她毕业后本来被分配到海口市琼山区一所普通小学教书,但是学特教的她不能学以致用,她很不甘心,后来通过很多关系,调到当时没有视障部的特校当聋儿部的生活老师,当时她就想,只要能在特校工作,干什么都认了。

1998年9月学校正式成立视障部,杜老师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名盲童教师。初期因为师资力量不足,视障部只有两名老师却包办了所有课程。在这一年,她的女儿出生了,为了不影响授课,她只休了两个月的产假就又回到了讲台上。因为没人帮助带孩子,她上课的时候,女儿就独自在校园里玩耍,下课的时候,再领女儿回家,后来女儿上了幼儿园,她才轻松一些。杜老师说:“我的女儿和视障部一起出生,我见证了视障部的成长。”如今杜老师已从一名毫无经验的小老师成为省内知名的特教行业国家一级老师。

在杜老师爱心、耐心、细心的浇灌下,一批批的盲童从这里走出去,她成了所有盲童的妈妈。在学校,经常有盲生喊杜老师妈妈,有的盲生对杜老师说:“老师,你头发长长的像我妈妈,你瘦瘦的样子像我妈妈,你说话也像我妈妈,反正你哪哪都像我妈妈,我可以喊你一声妈妈吗?”杜老师告诉记者:“这些盲童口中最纯朴的话成为了我坚持下去的动力。”

学校里像杜兰英这样爱孩子的老师还有很多。因为孩子们以前生活很清苦,忽然到了学校,吃的不限量,种类又那么多,很多新来的盲童因为吃太多撑得肚子疼,疼到在地上打滚。这可把老师吓坏了,问明情况后哭笑不得的老师立刻送他们去医务室。

海南地区说闽方言,因此很多人不会说普通话,而且山山寨寨的闽方言并不相同,所以来读书的盲童一到学校就不说话了,一年级的侯玉英就是这种情况。刚来的两个月,她从不张口说话,上课点名时,点其他同学,同学知道回答“到”,点她名字,她回答“侯玉英”,和她说什么她都听不懂,只能通过简单的手语沟通,可是很多事情手语也比划不清楚,出于无奈只能把食堂和她来自同一个地区的大厨师傅请来做翻译。通过和同学的接触,三个月后,侯玉英终于掌握了简单的普通话。因为她以前没有接触过普通话,当她从零学会后,反而说得比其他盲童更标准。

正是由于老师们无私、细致的爱,让这些懵懂无知的盲童们知道每天要按时洗澡、如何上下楼梯、钢琴如何弹……爱编织成的纽带把视障部所有的人连接到了一起,让这些小小少年既得到了爱,也知道如何爱别人。就像是社会上的爱心人士送来很多好吃的,而老师因为公事不在时,孩子们会给老师留一份。

理解与爱也萌生在不同残别的学生之间,盲生与聋哑生因为难沟通,有时就会发生误会,例如在学校里走路,刚入学的盲童和聋生撞到了一起,盲童说对不起,聋生听不见就会生气,就会反手打盲童;盲童因为看不见不会躲,被打了也觉得很冤枉,就会向老师告状……这时双方都很生气,都觉得受委屈了,只能靠双方老师与孩子们沟通。不过,冲突与矛盾恰恰是成长的动因,孩子们就是在不断的冲突中学会了包容、理解与爱。

由于同在一所学校里,共用一个食堂,一个篮球场,孩子们的接触自然就很多。当大一点的时候,学校搞室外活动,有一点听力、会一点口语的聋生就会帮忙带盲童。周末不回家的聋生还会来视障部和低视力盲童交流,在黑板上写满他们的对话。
因为有了一个充满爱的环境,也因为孩子们自身的努力,视功能的缺失并没有磨灭孩子们的天性与才华,尽管视障部只教100余名盲童,却发生了很多值得老师骄傲与回忆的事情,出了不少人才。

杨许辉,来自文昌,今年上七年级,稚气的脸庞俊美异常,聪慧的头脑让他出类拔萃,他是班中的顶子生、体育健将、乐队明星。他用优异的表现为自己争取到了美好的未来:省残联及学校决定,全部承担他直至大学毕业的一切费用,让他可以安心读书,毕业后回到视障部,用他自身的成功经历和知识为学校做贡献。

视障部第一届的毕业生许家三姐弟中的大哥许樊海,因为从小就在音乐方面表达出众,学校专门聘请大学教授来辅导他,功夫不负有心人,在2007年第五届全国残疾人艺术汇演中许樊海以一曲《黄昏放牛》拿到声乐类一等奖,这也是海南省残联在文艺方面拿到的最高奖项。现在的他在北京工作,月收入8000元,发展得非常好。而他的弟弟许樊浩在海口市工作,因为离得近,经常回学校帮忙,在他能力范围内为这些小弟弟、小妹妹们提供他能做到的一切。

在困境中努力前行

海口是一座年轻的城市,因为发展滞后,在全国的经济、教育排名中,海南总是垫底的省份。正是因为经济困难,才让年轻的视障部经历了很多发达地区公办盲校没有遇到过的困难。

视障部满额招生13个年级最多可以容纳260名盲童,而现在只有54名在校生——但海南省适龄盲童有二万余人!造成这种局面皆因海南地区地貌以山地和丘陵为主,山区信息闭塞,大多数盲童家长不知道有特教学校可以让自己的孩子上学。每年校方都会做盲童入学登记,因为经常是只有少数几名盲童报名,不能达到开班标准,学校只能动员这些盲童家长,让他们与下一年符合报名标准的盲童一同报名,因此就形成了现阶段两年一次招生、年级断层的现状。

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公共交通不发达,家长接送盲孩子费用过高。例如家住五指山市的黄国庆双胞胎兄弟,父亲以捡废品为生,母亲是个盲人,没有工作,能送他俩来校读书真的很不容易,仅坐车来校单程花费就需90元,为了省钱两兄弟就坐慢车,多花上一倍的时间来上学。而更麻烦的是一位来自琼中黎寨中正在读学前班的小女孩,她来上学要先下山,再坐摩托车到镇,从镇到县,从县到海口市区,最后从市区坐车到学校。盲童出远门又必须有家长的陪同,因此有的家长就和老师诉苦说:“来一趟要400元,这真是不少钱啊。”

前些年,学校没有硬性要求家长节假日必须接盲童回家,好多孩子几个月也见不到家人,这些盲童被遗弃在学校,老师打电话家长也不接,生活费也不寄。为了杜绝此类情况,学校采取措施:节假日必须接盲童回家,如果不交生活费就把盲童送回去。这项规定出台后,盲童家长们再也不敢不按时交钱了,他们明白:只有把盲童送来学校,少了拖累,他们才可以安心外出打工,因此,他们必须出这200元钱。

天气冷了,盲童御寒的被子、衣服都不够,生活老师通过电话想让家长给盲童送衣被,结果打了无数次电话也没见有人来。最后只能学校出钱给盲童解决这些问题。可没想到的是,等到寒假家长来接盲童的时候不仅把孩子接走了,新被褥也一并拿了回去,第二年再送孩子来时又是两手空空。

——这些就是海南特校的真实情况,相信看到这里人都会为孩子们感到心酸。经济落后是原因,但却不是借口,如果受苦受难的是孩子,那只能说明我们成年人做得还不够好。

如果我们的政府能够在教育经费上多投入一些,盲童家长们就不会再为每个月200元的生活费而犯愁;如果社会上的爱心人士能够多多伸出援助之手,就不会屡屡出现因盲童没有衣被造成的尴尬局面;如果学校管理层再人性化一点,允许部分家远的盲生在校过节,也许家长就不会因为路费高而不愿送孩子上学……

如果有这些转变,也许视障部就会改变隔年招生的现状,就会多招几百名盲生,也将会改变这些盲童及其家庭的命运。我们期待着海南盲童们在求学路上少些波折,多些坦途。

美丽的海南岛,美丽的海角天涯,在这里有一所美丽的特教学校,正孕育着许多盲孩子的美丽人生……(责编:那漠)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