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创新意识在特殊教育中开花——成都特教学校教师新创教学方式扫描
2015年第6期

2015年06月12日 来源:《盲人月刊》

本刊记者 乔靖雯

在教学方面,盲校的老师能够借鉴的资料很少。不像普通学校的老师有很多优秀的教案可以借鉴,不仅能在网络查找,还有出版的图书可以参考。老师们说:“盲生这块,好多要根据盲生的特点,都要自己去想。最多是教研组的老师一起讨论,或者多问问一些老教师和前辈们,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

“易穷则变,变则通”,正是受到客观条件所限,盲校老师尝试创新的思维模式,为孩子们上课。

语文课:表演教学,打破课堂束缚

张玲,毕业于特殊教育专业,由于之前接触的多是聋生,试讲的也是聋生,刚到盲生部的时候,她心里的落差很大,也很不适应。第一堂课教的是当时二年级的语文,因为摸不到学生的底子,“一堂课教下来,我问他们懂没懂?他们说懂了。我就以为是真的懂了。回过头,练习的时候,完全又不懂了,我当时就昏了。”

盲三年级的孩子们入学后,作为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张玲进行了大胆地尝试——表演体验法教学。之所以想到用表演教学,是因为一年级的课文中有好多比较适合分角色表演的篇章。“我觉得很适合他们,毕竟他们不像我们可以通过观察学习一些知识,这个方法在普通学校采用过,但是在盲校好像还没有哪个敢尝试。”此外,张玲还发现表演教学的好处:首先,孩子们兴趣很浓,非常积极;其次,通过表演能够把一些字词理解得更清楚,孩子们自己体验过了,就能更清楚地理解这个词的意思。如“不约而同”这个词,最开始孩子们以为词语是与儿童有关的,因为盲文表音,他们就想:“哦,是那些儿童,他们约起来干嘛呢?”当把那个词语表演完后,他们就知道了正确的意思。

因为不想束缚了孩子们的个性,张玲的课堂很随意,“上课时候,我喜欢叫孩子们个性化地去体验,‘你们说的想法合理,好,你们去实施。’”很多老师听过张玲的课,都和她说:“你们班怎么上课这么活泼,还可以离开座位互动,我们都不敢的。”张玲却认为,孩子们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学到很多,比如说合作能力、表演能力、动手能力,还有创造力、想象力等,除此之外,还有同学展现出了极强的领导能力和组织能力,很多能力都体现出来了。

在这样的方法下,孩子们还知道活学活用。一次分组表演,张玲没有安排分组,她把这个权利留给了孩子们,第二天孩子们不仅顺利分好组,还分享了他们的分组办法——抽签。张玲很惊讶地问:“你们怎么想到这种方式的呢?”孩子们说:“平时去参加学校的歌唱比赛啊,不是每个班都要派同学去抽签嘛,免得大家觉得分得不公平。”

二年级的时候,张玲班里的学生多了,淘气的孩子也多了,班级经常被扣分,拿不到流动红旗的荣誉。经过考虑,这个学期开始,张玲采取了发奖卡的方式,“不是你的,感觉不到,从你手上拿走了,你可能就有切身的体会,就不会去做这种事情了。”为了让重返校园的大家适应,第一个月每周发5张奖卡,到了第二个月就只有5张了,每个月底进行总结。由于孩子们都很要强,会私下里比较谁的奖卡多,效果非常明显,班级连续两周拿到了流动红旗。张老师还说,期末的时候,还会根据奖卡的数量兑换奖品,奖品征求了孩子们的意见,都是他们想要的东西。

此外,与别的班不同, 盲三年级有一个好事盒,这是张玲用来鼓励孩子们发现同学间的好人好事的,只要发现谁做了好事,就可以把它写下来,悄悄放到好事盒里,只能是老师去看——怕同学们不好意思,会撕掉自己做好事的纸条。如今,好事盒已经放了不少纸条。

不久前,张老师又有了新的想法,将每周的班会主题改为“你想要表扬谁?”用来传递班级正能量。

数学课:自制教具,触摸几何魅力

黎珍,毕业于师范学校数学专业,从没接触过特殊教育的她,在2003年应聘到成都特教学校工作。

由于是首次接触盲童教育,黎珍用了一个月来适应课堂。对最初的教学感受,她说:“低视力学生交流起来比较容易,因为他可以写汉字嘛,也能看到一些;全盲同学,交流起来是无障碍的,但是他写的(盲文)就不太认识,因为那个时候还不会盲文。”虽然当时学校有统一的培训,但培训的内容就是讲一些盲文的来历、构成,或者是一些容易记忆的方法,剩下的都要靠自学。为了更好地和学生沟通,黎珍努力学一个学期后,就能够熟练地使用盲文了。

盲生的学习大部分是依靠听觉和触觉来完成的,在数学教学过程中,缺少足够的盲生专用的教具和学具。因此,只有自己制作教具来满足教学的需要。当然,针对不同年级段的学生,使用的教具也有所不同。黎珍说:“小学低年级阶段,尽可能多地使用实物教具,指导他们触摸实物或模型,一般按照从整体到部分、再从部分到整体,先了解物体的全貌、再用手或其他感官触摸这样的顺序来了解事物的主要特征。而对于小学高年级段和初中学生,则在出示触觉教具后留给他们充足的时间去触摸,并配合适当的语言说明进行个别指导。”

有了教具,教学时更加得心应手,盲生也能够更迅速地理解相关知识点。比如教学《圆锥的体积》时,就预先准备了装有沙子的盆,等底等高的圆柱、圆锥各一个。课上,让学生分小组做实验,尝试用沙子装满圆柱、圆锥容器,并观察规律。在动手操作中,学生发现用圆锥舀三次沙子就装满了圆柱。这样,学生对于圆锥的体积公式v=1/3sh就有了更加直观的理解,记得也更牢。又如在教授“体积与容积”时,先出示差不多大小的番茄和洋葱各一个,提问到底是番茄大还是洋葱大?学生利用量杯、水等教具作试验,小组合作探究出比较番茄、洋葱大小的方法,为体积与容积概念的引出作了铺垫。

黎珍说:“数学教具的运用,不光有利于盲生更好地学习数学知识,还能培养盲生动手能力和自学能力;对于教师而言,同样有助于我们的专业成长。”

但是由于数学教具做起来花费的时间较长,虽然可以反复使用,但像盲文书一样,在使用的过程中难免会把有些点摸平了,不易保存,甚至有一些是一次性的消耗品,这让她大为头痛。

形体课:六点站位,领略舞蹈风采

陈莉,1985年从成都幼儿教育师范学校毕业到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工作。分配到学校后,陈莉一度很是茫然。

刚开始,陈老师在学校主要担任的是综合艺术课,也称律动课。这门课就是要通过舞蹈、音乐游戏,体操教育的脑、体并用和集娱乐、锻炼为一体的特殊性,为残障学生开辟一条认识和提高自我的新途径。为上好律动课,刚参加工作时的陈莉经常利用业余时间,自费到歌舞团学习。“那时候,白天上班,晚上学习,常常忙得顾不上吃饭。”

由于此前一直从事的是聋生的舞蹈教学,1997年,她开始对盲生舞蹈教学进行了大胆地尝试与探索。但是要帮助双目失明的盲生改变“盲态”,学会一些基本的舞蹈技能,增强他们生活的信心和勇气,难度更大,连朋友都不解地说:“盲人还跳什么舞?”为此,她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自编教材,自制教具,配制录音带。

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特别是在盲生舞蹈方位训练中,就遇到了很大困难。正常人有前后左右方位,舞蹈中又有八个方位,但这两种对于盲生来说都不适合,有时给学生上课时甚至把她自己都给讲糊涂了。后来做梦都在想这个问题,如果方位训练不解决的话,后面的教学更难。有一次,她看见一位盲生在“读”盲文,很熟练,还边读变念给她听。盲文中有一至六点,既然盲生对盲文的六个方位这么熟悉,为何不用于舞蹈教学呢?她回家赶紧钻研起了盲文,并开始尝试将舞蹈的八个方位演变为盲文的“六点位”,这样一来,盲生舞蹈方位训练这一大难点就迎刃而解了。在教学中,她手把手地教盲生、做示范,嗓子说干了,说哑了,最终的成绩是可喜的,盲生很快就熟悉了这种方式,并能准确地将方位表示出来。

1998年暑期,陈莉组织盲生为国际视障研讨会第四届年会的中外来宾进行了汇报表演,获得巨大成功,受到了各方面的认可与肯定,如今,她的教学成功经验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开来。

同欧美国家相比,我国在盲生教育方面起步较晚,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盲教事业会永远落后,因为在盲教群体里有像张玲、黎珍、陈莉这样勇于用创新思维方式去上课的老师,他们推动着盲教事业的稳步前行。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