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为盲人信息无障碍奉献青春
2015年第7期

2015年07月14日 来源:《盲人月刊》

中国盲文出版社  何川

去年九月我有幸参加了“中央国家机关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先进典型报告团”,随报告团在农业部、国家测绘局、丰台区委党校、延安市、温州市、台州市做了六场宣讲。在我们的报告团中,有驾驶蛟龙号潜艇的深潜英雄、公安战线上的打拐专家、四十年潜心研究防治小麦病虫害的“麦田守望者”,还有参与研制“北斗导航”的女科学家、审计联合国的中国人、维护法律尊严英勇亮剑的检察官……作为一名残疾人,作为一个残疾人工作者,站在那样一个舞台上,我前所未有地感受到了残疾人事业的崇高与光荣。

1973年10月,我出生在新疆库车县依奇克里克。三岁那年的冬天,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几乎夺去了我幼小的生命。经过几天的抢救,命保住了,但从此我成了盲人。

盲人该怎样面对这个世界,该怎样面对生活?人生才刚刚开始,本该在脚下延伸的路,却都竖了起来,变成了一道又一道的墙。小时候,我经常听到别人问我父母,“这孩子将来该怎么办呢?”答案总是令人绝望的沉默。

我生活在黑暗的世界里已经三十多年,作为一个盲人,我的成长、我的命运都与我国残疾人事业息息相关。虽然我眼前是无边的黑暗,却有幸从事着一份伟大而光明的事业,这是我今生莫大的福分。

至今,我在中国盲文出版社工作已整整二十年。二十年来,我伴随盲文出版社的发展壮大而成长。为不断丰富全国一千多万盲人的精神文化生活、促进我国盲人文化事业的发展,挥洒汗水,奉献青春。

过去,盲人学习知识的主要途径是靠触摸阅读有限的盲文书籍和听收音机。受成本和出版工艺的影响,盲文图书出版与盲人日益迫切的文化需求之间始终存在着不小的差距。为此我们决定开发一套软件,专门解决盲文出版工艺自动化问题。一个盲人怎样实际参与盲用软件的研发,并带领一个团队开展一系列信息无障碍方面的工作,这在许多人看来都是难以想象的事情。事实上对我而言,困难几乎无处不在。

盲文是以六个点来表示的拼音文字。汉字是这六个点,英语的A、B、C也是这六个点,阿拉伯数字的1、2、3,还是这六个点。所以,从汉字到盲文的自动翻译,难度相当大。内地、香港和台湾的盲人使用着四套完全不同的盲文。没有一个人同时精通这四种盲文。这给两岸三地盲人之间的文化交流带来巨大的障碍。

软件的困难不在于有多少技术壁垒,而是这套软件的使用者是无法看见电脑屏幕的盲人。在软件的研发过程中,我牢牢把握着盲人的需求,从需求设计到盲人的使用再到产品每个环节的测试,我都亲身参与。我始终坚持从一个盲人使用者的角度出发,全程把控软件的研发方向,始终把盲人的使用体验作为软件研发最重要的原则。

如今,电脑、智能手机,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电子商务、网上支付,这些给人们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一场彻底的革命。盲人不该被挡在信息世界的大门之外,反而应该借助信息社会提供的多种高效便捷的服务最大限度消除因为视觉缺失所带来的困难,这就是信息无障碍。

阳光系列软件的成功开发,不但解决了盲文出版工艺自动化的问题,还解决了两岸三地四套盲文之间互相翻译的问题,同时盲人凭借这套软件还可以通过机器合成的语音来随时获知电脑的状态和操作的结果。这使得盲人能通过电脑进行阅读、学习、写作,当然也可以像普通人一样在互联网上自由冲浪。

有一位青海的盲人医生,他从小酷爱读书,但因为眼睛看不见,只能请别人帮忙念书。某天深夜,我家里电话突然铃声大作,电话中他的声音显得异常激动,他说:“我之所以深夜打电话给你,是迫不及待地想告诉你,我现在突然觉得自己非常幸福,真的。”我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只好继续听他说。他说:“我从小就爱读书,但一直只能请别人帮忙。有时候想读书,可是找不到帮我念书的人,有时候别人有时间,我却正好在工作。自从我有了电脑,有了你们的软件,一个月我就读完了多年想读的四大名著。我能读书了,能自由地读书了,我真的感到非常幸福。可同时,我还是有点遗憾,因为我已经七十岁了,有生之年已经不多,我还有好多书想读,也不知道时间还够不够。”挂断了他的电话,我久久不能入睡。

多年来,我们除了研发多种盲用信息无障碍产品,还广泛参与了我国信息无障碍领域多个标准的起草和制定工作。为了让更多盲人学会阳光软件,无障碍地参与社会生活,我每年都会到全国各地开办不同规模的盲人电脑培训班。十年寒暑,关山万里,我和我的团队跑遍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手把手地教盲人学电脑,教他们上网,教他们打字。我们为信息无障碍事业贡献着自己的绵薄之力。

一次我在江苏办一个盲人电脑培训班,班上有个盲聋人,他不但是全盲而且听力也非常弱。他父亲跟我们说,孩子特别想学电脑,请求我一定让他在班上旁听。我说没问题,我讲课的时候大声点就是了。可事情完全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尽管我的声音已经大得近似于在喊,他还是听不见。好几个人劝我,看不见又听不见,您不可能教会他。但我心里想,黑暗又无声的世界,这是令人窒息的世界。如果他学会了电脑,这沉寂的世界里就能透进一丝光亮,这孩子的一生就会有些转机。

中午休息的时候,我让他摸着我的手,我们在键盘上一点一点缓慢地前行。一遍不行就再来一遍。然后我对着他的耳朵,把课上的内容再大声喊一遍。十天过去了,当其他人已经能熟练地操作电脑时,他也在屏幕上打出了“何老师,谢谢您”六个字,那一刻我心里充满了说不出的喜悦。

我的工作就是由一件又一件的小事构成的,多年来,我一直在平凡的岗位上从事着平凡的工作,可工作却给我带来了许多荣誉。我深知,这是党和政府对残疾人事业的格外关怀,是各级领导对一个残疾人的特别肯定。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每一个盲人心中都有梦,每一个盲人都渴望着平等、参与和共享。在人类社会高度文明的今天,盲人绝不该再困守于精神海洋中贫困的荒岛。虽然我的眼前依旧是无边的黑暗,但我坚信只要心中有光明,脚下就一定会有路。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