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福州盲校:盲生的“福”地 ——专访福州盲校

2015年11月16日 来源:《盲人月刊》

本社记者 罗新欣 本刊记者 侯超韡

当福州盲校的吴淑英校长从一个包裹里拿出一本泛黄的小册子时,我第一感觉是这个学校很有“故事”。后来听校长介绍才知道,福州盲校前身为福州盲聋哑学校,泛黄的小册子里详细记录了清末民初,全国各地盲聋哑学校的就读情况,以及当时各地学校里所任职老师获取的政府补贴金额,这其中就包括福州盲聋哑学校。

虽然,无从考证福州盲校具体成立于何时,但还是从一个侧面证明了福州盲校的历史。现如今这所学校已成为专门从事视障教育(含低视力)的百年老校。总占地面积两千多平方米,建筑面积一千平方米。学校现有13个教学班,学生90人,在2009年9月还开办了学前班,初步形成了集学前教育、基础教育和职业教育于一体的办学体系。

特稿

一位特教战线的有“心”人

——专访福州盲校校长吴淑英

本社记者 罗新欣 本刊记者 侯超韡

吴淑英从教35年,当过普通中学的物理老师、化学老师,当过聋校的数学老师、语文老师、化学老师和生物老师,现在担任福州市盲校的校长,从一名普通教师一步步成长为一名管理者。受父亲从军的影响,吴淑英从小就对军人情有独钟,因此她总是称自己是特殊教育战线上的一名老兵。

耐心:创品牌重塑盲校形象

2009年8月吴淑英由福州市聋哑学校调到福州市盲校任校长。她来到盲校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塑盲校的形象。“到盲校之前,我接触过盲人朋友,自认为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是当一群盲孩子围着我时,我还是不敢看他们的眼睛,每次无意中撞到他们那或浑浊或清澈但无光的双眼,都一阵阵揪心,我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同情、怜悯不时地萦绕在我心头。”吴淑英说道,“如果我自身都不接受盲生的相貌,作为盲校的管理者,工作中又如何能有自豪感,让别人重新认识盲校更是无从谈起。”

于是她尝试跟孩子们多接触,渐渐地吴淑英发现,他们能说会道,于是,她挤时间跟他们聊天,看到了孩子们的天真无邪,“为了听到我的声音,他们可以天天等在楼梯口,等着听到我的脚步声问一声‘校长好!’”在孩子们的友好中,吴淑英的心不再因为孩子们浑浊的眼球而心痛,而是将这种痛转化为无尽地耐心和爱心去了解孩子们,“我来盲校前就听说福州盲校有3名运动员,入选国家队参加了2008年北京残奥会上盲人足球项目,”吴淑英介绍道。受此启发,她意识到,要是能够将盲人足球运动创出品牌,作为提升福州盲校形象切入口,对于开展未来的教学工作将会大有帮助。

经过吴淑英的多方努力下,2009年福州市政府投入800多万元对福州盲校进行改扩建,不仅建起了200米塑胶跑道和一个门球场,同时还新建一个标准盲人足球场。硬件跟上了,软件也不能落下,吴淑英鼓励体育老师个性发展,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训练孩子们足球的方法,而这些努力没有白费,从福州盲校培养出的足球运动员分别在2009年和2010年,两次代表福建盲人足球队获全国盲足锦标赛冠军。

爱心: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

“我的学生就是我心中的英雄,只要我用心去爱他们,就可以透过他们的眼疾,看到他们清澈透亮的心,就总能看到他们闪光的一面。他们真的了不起,他们真的不简单!”吴淑英在一次演讲中这样说道。

在特教战线上“摸爬滚打”多年,吴淑英发现即使多重残疾孩子的身上也有纯真、可爱的一面,哪怕是全盲学生也会折纸、做陶艺,串珠子。虽然眼睛看不到,但他们和所有普通的孩子一样,甚至有一定的优势。在学习上他们有超人的记忆力,超常的听觉,标准的普通话,过人的音准,漂亮的嗓音,他们口才极好,会吹、拉、弹、唱、自编小品、相声,他们会折纸、会做手工,他们用残存的视力写字、剪纸、画画、做泥塑,他们玩手机、玩电脑、玩电器样样理手,他们会跳绳、转呼啦圈、会踢足球、会打门球,会跑步、跳远。

吴淑英带领她的教师团队用爱心浇灌着每一朵“鲜花”,为孩子们设定了“一技两长”的培养目标,“我们就是要让孩子们毕业后,用按摩专业能够保证生计,用音乐、体育特长保证生活质量,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吴淑英解释道。

为此在2009年学校申请千万资金,对校舍的基础硬件设施进行全面翻新,购买了一批教学设备,多媒体音乐室、计算机室、手工教室、体育场等教学场所进一步完善提高,并且学校还开创了每天一小时的体育锻炼时间,开展群众性体育活动,充分发挥校体育运动设施、设备的优势,使学校的盲人体育运动造福盲生。

恒心:育人要持之以恒

没有失败的教育法只有失职的教育者,作为盲校的管理者,吴淑英深知,自身对教育的观念会直接影响教师队伍的建设,从事三十多年的特教工作,她始终觉得教育人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必须要有一颗持之以恒的心,才能将好的生活习惯、学习习惯、知识、生活技能融入到孩子们的心理和行为习惯中。

 “特教比普教更难,因为教盲生不仅要克服孩子们贪玩的天性,还需针对低视力、全盲以及多重残疾的孩子用不同的教学方法授课。起初做起来十分困难,但一次不行,就再来一次;这个法子不行,就换个法子……”吴淑英谈到教育孩子,这样说道。

有个叫徐飞燕的孤儿,她不到一岁被好心人从菜市场捡来,因为,母婴梅毒感染,她来福州盲校时,脸上留下一块块疤痕,她不能咀嚼,每次吃面食都要哭,她不能安静地坐着,在椅子上不停地摇,并发出怪叫声,她不会说话,生活不能自理,给她洗衣服的保育员都洗哭了,因为她行为刻板只要闻到身上有一点味道就要洗澡,每次都换一堆的衣服,后来,吴淑英和徐飞燕的班主任知道,她的这些行为特点是自闭症的表现,一个又盲又自闭的孩子能否在盲校读下去,怎么办?经过和骨干老师深入地探讨,吴淑英决定留下她,做一次尝试。文化课不作要求,从生活出发,教她吃饭、穿衣、上厕所、上课、下课的规矩,让她参加集体活动,快乐起来。渐渐地,飞燕的笑容多了,有时还会说一两句话。2010年“六一”游园活动,吴淑英派一名志愿者哥哥带她玩,并跟她说,这是大哥哥,徐飞燕马上挽着大哥哥的手臂跳起来说:“大哥哥,大哥哥!”开始和周围的人能够正常交流了。

盲生喜欢打电话,他们不分时段,常会打扰了吴淑英休息,但每次她都会接听;下班后学生等在门口找她问问题,不论多晚她都会耐心回答;中午休息的时候,学生也会找她聊天,她都会“有求必应”。渐渐地,吴淑英坚持不懈的努力感染了其他老师,教师队伍对待特教工作的热情与日俱增,凝聚力也越来越强。

吴淑英说过这样一番话:“干特教,靠的是‘爱心、耐心、恒心’,有了爱心才有花的种子,有了耐心种子才会发芽,有了恒心,才能开出七彩的花朵。”在特教这块土地上,她与这群可爱的孩子们心与心互动,爱与爱传递,让这群在黑暗中寻找光明的孩子们能像普通孩子一样成长,走出学校这个小天地,靠自己的能力有尊严地生活,靠自己的双手组建一个家,有爱的人,有幸福的人生,她用自己的“心”为每一个盲人家庭托起了一个希望,也闪耀起自己的人生价值。


“兴趣”是老师们最好的“助教”

——专访福州盲校教师团队

本社记者 罗新欣 本刊记者 侯超韡

在福州盲校采访时,不难发现任课老师都会根据各科的特点摸索出一套对盲生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虽然每门课程的教学方法各有不同,但老师们却都聘用了同一个助教——“兴趣”老师。

兴趣为孩子们插上音乐的翅膀

福州盲校的音乐老师陈君恩14岁时失明,1991年从音乐院校毕业后来到了福州盲校。“盲校的学生因视觉障碍,活动的空间范围小,生活、娱乐的内容比起健全孩子更显得单调。因此,音乐在盲生的生活中有着特殊的重要性。”陈君恩这样看待音乐。

乐器演奏技巧是盲校音乐教学中重要的内容之一,在义务教育阶段培养盲生乐器演奏能力很有必要。“因为这种能力能够帮助盲生正确欣赏音乐及进行一切音乐活动,如比赛、演出等。另外,音乐还是情感的艺术,盲生的各种情感体验只有通过音乐活动才能得到充分的表达。无论是唱歌、弹琴或歌曲写作都需要扎实的音乐基本功。”陈君恩解释道。

尽管音乐对孩子们很重要,但“和弦” 、“和弦的转位”等知识很难在歌曲教学中传授给学生。因为多数中小学生的听力水平达不到听出歌曲、乐曲中的“和弦级数”,“教授这些有难度的乐理知识,教师要把‘我要教给你’变成‘你要请我教’。”陈君恩说道。

于是他在吉他、钢琴、电子琴上弹出丰富的“和声”,令学生羡慕,使他们希望自己也能做到。陈君恩介绍说:“我告诉学生这些‘和声’都是由‘和弦’连接而成的,你们如果掌握了‘和弦’、‘音程’的知识,以后就可以自己为歌曲配伴奏。有些学生非常渴望能够达到这样的目标,当他们觉得这些知识很实用而且有收获,就有了学习的兴趣。”

王蕾,初一女生。音乐学习中遇到问题是唱歌很会跑调,音准和节奏感也很差。她唱歌时会受到个别男生的嘲笑。但她非常爱唱张韶涵的歌。天天听,并经常跟着录音唱。

陈君恩知道她的爱好后,帮助王蕾找到了突破自己的方法。首先他及时地告诉学生,唱歌是为了快乐,没必要因为音准问题而不敢唱。“我这样做是为了消除她的心理障碍。”他说道。然后,当她唱走调时,陈君恩就在钢琴上弹奏一两个她刚唱过的“乐句”,把她的歌声带回原调。他还有意地选择歌曲中较难掌握的乐句作为“试唱练耳”的曲子,教王蕾“模仿地唱”,直至唱准为止。由于得到了陈君恩的正确指导,一年后,当他们排练《隐形的翅膀》时,王蕾跟着伴奏音乐演唱已经能找准调,节奏也唱的很准。

兴趣让朗诵成为孩子们生活里的一部分

在盲校初中语文新课标中对朗读有十分明确的要求:“能用普通话流畅地朗读,恰当地表达文本的思想感情和自己的阅读感受。”在多数盲校,盲生采用的是以手代眼的朗读方法。在福州盲校任教多年,一直担任语文课教学的许海峰认为,在语文课的学习过程中,朗读不仅能培养盲生的语感,提高其语法修养和普通话的水平,而且能把难于理解的文字变成容易理解的声音信息,帮助盲生理解字词句及文章的思想内容,加深盲生对文本的理解。

但因视觉经验的缺损,在模仿和学习语言时仅凭听觉和触觉,看不到口型,本身不会也不懂用表情、手势、动作等帮助其语言表达,“他们的语调一般说来较缺乏变化,在发音时嘴唇动作又少,不容易运用感情表达的方式。”许海峰解释道。

为了克服孩子们朗诵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许海峰没少下功夫研究,经过摸索发现兴趣是认识和从事活动的巨大动力。“俗话说,亲其师才能信其道。要想盲生把课文读正确、流利、有感情,就需要培养他们对朗读的兴趣,使盲生积极参与朗读训练活动,提高朗读效果。”许海峰介绍说。而他有着独到的提高孩子们朗诵热情的方法。首先,他以自己精彩的朗读打动学生的心,唤起学生朗读的欲望;其次,在课堂中他注意创设情境,诱发学生的朗读激情,比如孩子们在朗诵经典诗词时,他会利用多媒体播放清幽的音乐,烘托朗诵时的气氛;有时,许海峰还会采取激励机制,抓住盲生在朗读时表现出来的成功之处进行表扬,使盲生得到成功的喜悦;最后,他适当的对一些盲生的朗读进行现场录音,让盲生通过监听,直觉地进行自我评价,找出差距,自觉训练朗读。

通过激发盲生们的朗诵兴趣,他们在朗诵时不仅靠嘴来念课文,而是用心去体会文章,反复朗诵后,他们逐渐走进文章人物的内心世界,在主动积极的思维和情感活动中,获得启迪和顿悟,加深对文本的理解。

兴趣将盲生的数学课变得“有意思”

数学学科由于学科本身的特点及盲生对周围事物感知上的不完整,觉得数学难学,数学成绩普遍较差。而福州盲校的兰廷义,通过提升孩子们对数学的兴趣将这门课变得“有意思”起来。

“要想激发盲生学习数学的兴趣,建立良好的师生关系是必不可少的条件。”兰廷义作为盲校的一名数学教师,第一步要过好“情感关”。数学教学过程也就是教师与学生的意识交流过程,只有盲生对教师感到亲切,才敢于交流,敢于无所顾忌地质疑,积极接受教师传授的知识。“我刚到盲校上课时,发现班上7名学生,都不爱上数学课,数学基础差,数学课上不是睡觉就是走神,真有点上不下去了。后来我发现班上学生都很关注国家大事,爱听时事新闻,我就利用课余时间给他们讲每天发生的国内国际大事,如台湾局势、六方会谈、金融危机等新闻,并给学生做深层分析,学生听得津津乐道,对我佩服有加。”兰廷义介绍说。以后,只要一有时间,学生就主动找上兰老师,聊天,讲新闻,听故事。一段时间下来,学生都把兰廷义当成他们的好朋友,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这个数学老师真有意思。”这种以情换情的教学态度,赢得了学生的尊敬,大大增进了师生之间的感情,学生对兰老师所教的数学课也慢慢产生了兴趣,学习成绩开始逐步提高。

数学是一门艺术,数学之美比较抽象,较难为人们所理解,但数学课堂教学活动之美就比较形象,较易为学生所理解。“要培养盲生爱上数学课,关键是把数学教学与盲生的生活实际紧密结合起来,让抽象的数学形象化,生活化。”兰廷义说道。“如:我在教学‘一元一次不等式组的解集’时,由于盲生的认图能力较差,并且不能像健全人那样画一条数轴标出各不等式的解集,无法从数轴上感知各不等式的解集和解集的公共部分,从而导致对不等式组四种解集的混淆。”而兰老师首先根据班上盲生的身高情况,找出两个身高分别为1.70米和1.60米的同学,依次按从矮(左边)到高(右边)的顺序排好,然后让其他同学根据自己的身高情况,依次按下列四个要求,分四批插到队中相应的位置:比1.60米高且比1.70米矮的同学;比1.60米高,同时比1.70米也高的同学;比1.60米矮,同时比1.70米也矮的同学;比1.60米矮,且比1.70米高的同学。前面三个问题进行得很顺利,在活动进行到最后时,大家发现没有一个同学的身高能满足第四个要求,这时通过同学之间的讨论,找到了出现这种情况的答案。然后让盲生对四种情况的结果进行讨论、分析、并引导盲生归纳出了解一元一次不等式组可能出现的四种不同解集的情况,盲生通过这样的实践活动,对不等式的解集及解集的公共部分等知识有了深刻的印象,在后面的作业过程中基本上能凭借想象求出一元一次不等式组的解集。从而克服了盲生解一元一次不等式组时,由于视缺陷而产生的画数轴图难及求解集公共部分难等一系列的问题。

在福州盲校,几乎每位任课老师都在教学过程中勇于探索,大胆尝试,努力实践,大家心里始终没有忘记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没忘记教育的初衷是要受教育者在学习的过程中学会快乐的成长。


一群奔跑在梦想道路上的孩子们

本社记者 罗新欣 本刊记者 侯超韡

“我每次玩魔方的时候都喜欢先转带有三角形的白色块……”说这话的人是在福州盲校上小学四年级的郑达鸿。在接受采访时,魔方在他手里像活了一样,凌乱颜色的魔方块不到两分钟就变得整齐。达鸿尽管看不见,但很好学,我问他最喜欢什么课,他说:“没什么特别喜欢的课,只要是新鲜的事我都很感兴趣,就想去试一试。”在福州盲校采访期间,像正郑达鸿这样好学、肯学的孩子,我遇见了很多位。

在突破自我的路上奔跑

俞裕锬,因先天失明,从未看过田径场的样子,却有着一个不同寻常的梦想。从小就热爱运动的他,希望有一天能够成为一名出色的运动员,奋力奔跑。2005年的一天,福建省残联来福州市盲校选拔田径队员,俞裕锬听到这个好消息后,立刻报了名。

报名虽然简单,但要成为一名真正的运动员,远比俞裕锬想象的要难。训练的第一堂课,是学会如何在场上奔跑。因为天生的眼疾,让俞裕锬对奔跑有着说不出的恐惧,好像生怕撞到什么似的,不敢迈开脚步。他告诉自己:“我要跑起来,我要朝着梦想奔跑。”于是,他加快了步伐。就在他激动不已的时候,只感觉脚下被什么坚硬的东西一绊,“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教练见状,马上赶了过来,给裕锬擦破皮流着血的膝盖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心疼地让他到一旁休息。可是裕锬却笑了,他说:“跑起来的感觉真好。原来不过就是摔一跤嘛,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善言辞的他,摆摆手,咬咬牙,不顾教练的劝阻,站了起来,回到了场上。踉踉跄跄的,他又开始跑起来了。步子越来越快,此时,膝盖的疼痛对他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只听风从耳边呼呼地吹过,裕锬享受着奔跑的快乐,他觉得自己离他那曾经遥远的梦想又近了一步。教练看着在场上如骏马一样飞奔的裕锬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经过艰苦训练的俞裕锬,突破层层选拔,光荣入选国家队,出征北京第十七届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会。赛场上裕锬矫健的身姿,无不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追寻自我的路上前行

两岁时,郑达鸿“莫名其妙”地看不到了周围的一切,家人虽带他四处寻医问药,可还是没能保留下一丝光亮,经过北京、上海多位著名眼科专家诊断,导致失明的原因是视网膜脱落。

2010年6岁的郑达鸿来到了福州盲校上学,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接触到了吉他。“受他爸爸的影响,孩子对吉他非常感兴趣。”达鸿的奶奶告诉记者,原来郑达鸿的爸爸上大学时就喜欢弹吉他,家里还有一把琴,孩子还小时,父亲就会给他弹上几首,受此熏陶,每当听到吉他的声音,郑达鸿就拍起手来。

尽管对音乐有兴趣,可他连最基本的五线谱都没接触过,想要弹出优美的乐曲谈何容易,得知这一情况后,福州盲校音乐老师陈君恩建议小达鸿去外面报个专门的吉他培训班,让孩子在音乐方面多多掌握一些知识。为了尽快掌握音准和指法,每周家里人不仅要带小达鸿去校外上四次培训班,并且还会参加陈老师给他的单独补课,而为了不影响其他课程,郑达鸿每天上完课间操就会去找陈老师,补习乐理知识。

“我记得当时最让我头痛就是背乐谱,因为看不见,又没有盲文乐谱,我只能靠一遍一遍听录音,”郑达鸿介绍说,“教指法的时候,不能很快消化,我会拿录音机录下老师上课所讲的,回家后再反复去听,再去练习。”凭着一股钻研劲头,如今刚刚11岁的小达鸿,不仅能够准确听辨出音节、音律,还熟练地掌握了四五首有难度吉他曲子。

在挑战自我的路上拼搏

因为三岁时候的一场交通事故,导致陈伟强再也无法收看足球比赛,更不能在足球场上驰骋。而2010年,上六年级的他才知道,原来盲人也可以踢足球,可一想到自己身体单薄,眼睛也看不到了,他一时间又犹豫了,福州盲校的体育老师张立平得知这件事后,主动找到陈伟强谈心,“我记得张老师跟我说了好几位足球明星,像马拉多纳、C罗、卢比尼奥,他们都是在不断地挫败中挑战着自我,才最终取得世人瞩目的成就。”陈伟强听完张老师鼓励的话语,对足球重燃希望,于是2010年福建省挑选盲人足球运动员时,他积极地报了名。

对盲人来说,学习足球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一开始陈伟强感到球过来,就情不自禁地举手挡,鼓了多大勇气、试了多少回才纠正过来。因为看不见,每一个动作,只能靠教练反复做着示范,从大腿、小腿到脚背,他们一遍遍尝试,慢慢感受。任何一个看似简单的动作,陈伟强不知道练习过几千、几万次。由于没有视力,盲人足球的训练比正常足球的训练更容易受伤,每天从训练场上下来的时候,伟强的身上总会增添许多新的伤痕。手上的伤还没痊愈,脚上又多一道疤痕。今年5月训练的时候,因为左脚踩到球上,导致伟强左手臂骨裂。当最初的兴奋过后,面对着枯燥乏味又极易受伤的训练,年仅15岁的陈伟强,始终不曾放弃。因为在他耳边时常出现一种声音,呼喊着他:“敢于挑战自我的人才是生活的强者。”带着对足球的热爱与执著,带着满身的伤痛,陈伟强投入了更加艰苦的训练。就这样,他一次又一次地突破自我,挑战极限。尽管到目前为止,他参加最高级别的比赛只是代表福建省参加的全国残疾人运动会,但他对自己的足球梦始终抱着积极地态度去拼搏。

当苦难悄然降临的时候,很多人选择了逃避,选择了去指责命运的不公,但总会有些人选择用突破、执著、乐观去迎接命运的挑战。正是这种坚强不屈和乐观向上的精神,使得这群孩子在眼睛失去光明的时候,用心灵的光芒寻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责编:高萍)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