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与猫共舞的日子
2016年第2期

2016年02月22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_上海盲人  李海燕

《与狼共舞》的故事我相信大部分人都知道,但您听过“与猫共舞”吗?下面我将为有兴趣的朋友讲一个我与猫共舞的故事……

有一天,我独自一人在家,忙完家务后打开电脑上网。正当我沉浸在网络听读的世界时,猛然间听见窗口竹竿上有异样的响声,眼前一晃,一道黑影窜进窗内。“哎呦!有老鼠进屋了。”我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因为夜里有时老鼠会从窗外溜进我家。

我腾地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冲到阳台上抄起晾衣竿返回屋,满屋子啪啪地乱打,嘴里叫喊着:“该死的老鼠,打死你、打死你!我逮到你用火烧你、用针戳你!”听老人们说,老鼠听得懂人话,所以我一边毫无目标地敲打、一边大声嚷嚷,想把这只鬼东西吓走。

一番敲打和叫骂后,屋里似乎静了下来。我抚着砰砰乱跳的心脏坐回桌前,可是,刚刚集中精神用电脑,古怪的叽里咕噜声又响了起来。气死我了,这只老鼠胆忒大了,怎么会赶不走呢?而且听声响还是个硕大的老鼠。想想那尖尖的嘴巴、黑乎乎的毛,贼亮的小眼睛在暗处看着你,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重新从椅子上跳起来,这回不仅抄着晾衣竿,另一只手还握着剪刀,一边敲打着屋中的各个角落,一边挥舞着剪刀威逼恐吓。

等我气喘吁吁坐回椅子时,却触电般惨叫一声又跳起来。原来,我的屁股触到了毛茸茸的可怕异物,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老鼠啊,你也欺负我眼瞎吗?”我声音颤抖,可怜兮兮地对着四周嚷嚷:“求求你了,请你快出去吧,我不想与鼠同室、与鼠共舞啊……”我又拎起电话向老公哭诉:“家里窜进来一只大老鼠。”老公在苏州赶不回来,我拿着话筒又是一声尖叫。“怎么啦?”电话那头的老公紧张地问我。“它、它、它、它在打我的电脑……”就在我打电话的时候,电脑发出乱七八糟的声音,老公只能连声安慰我。

还好这时送快递的来了,我泪眼汪汪一把拉住快递员:“我家有只大老鼠,求你帮我赶走它好吗?”我也顾不得收邮包了,拽着快递员的衣袖抬脚往屋里走。“啊!”我又是一声惨叫,原来脚下碰到个软乎乎的东西。快递员也被我吓了一跳,他走进屋一小会儿就抱着个东西出来了,他说:“不是老鼠,是只猫。”惊魂未定的我因为看不见,哪怕是只猫我也怕呀。“求求你,谢谢你,帮我把它赶下楼吧!”

我千恩万谢送走快递员,赶紧逃回家关上门,又窜到阳台关上窗。可没想到,它比我窜得还快,就在我关好窗户坐回桌前时,屋内的异响又开始了。我知道一定还是那只野猫,因为它又开始在我脚边蹭着。

它从沙发跳到五斗橱,又跳到床上,在房间的各个角落蹿腾,我的心也随之上下蹿腾。更可怕的是,坐在电脑前刚抬手摸鼠标,竟然触到毛茸茸的它。上厕所没走几步,脚又碰到软乎乎的它。我提心吊胆,什么事也做不成,最后干脆什么事也不做了,气呼呼地躺到床上,刚拉过被子又是一声尖叫,原来它跑到我床上了。我腾地一下跳下床,掀起被子盲目地抽打……

与猫共舞了大半天,累得我够呛,也吓得我够呛。

直到听见隔壁那个外来租客回家,我硬着头皮去敲他家的门,“小兄弟,我家窜进来只野猫,麻烦你帮忙把它捉出去好吗?”那年轻人却欣喜地叫起来:“喔!那不是野猫,一定是我家的猫。”他走进屋很快从床上逮住那只猫,嘴里还亲热地叫着:“淘淘,你又淘气了!”原来它叫淘淘,怪不得逃出来不肯回去。年轻人又很纳闷地喃喃自语:“我走时门窗都关好的,还把它关在笼子里,淘淘怎么逃出来的呢?又从哪里逃出来的呢?”

傍晚,老公回来后说桌上、五斗橱上、电脑桌前到处都是猫爪印。他边说边拿起抹布擦房间,我也赶紧换掉床单、被套。老公说:“它可能饿了,才黏住你不肯走。如果我在,找些东西给它吃,它就不会这么闹腾了。”

淘淘当时是想讨好我,才会身前身后跟着我,可我非但不喂食给它,还对它又是挥竿子、又是扬剪子。可怜的淘淘,它怎会知道我是个可怜的盲人呢?它是否会感叹这个女人真无情,天知道!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