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郭海平 拓荒精神病人艺术
2011年第4期

2011年04月06日 来源:《三月风》杂志

“飞越疯人院”中国版

与西方存在差异的是,目前张玉宝、王军的画不可能进入市场流通,精神病人在医院之外的一切决定权必须由监护人即家属行使。张玉宝是孤儿,在他发病的那一年,新婚妻子也疯了,随后他入院,妻子改嫁,下落不明,他没有监护人。而王军的哥哥和妻子,两人均拒绝了郭海平帮助卖画的提议。

考虑到监护权的问题,郭海平最初设想在医院建一个“艺术病区”,他以为这不是一件难事,甚至很快也争取到了江苏福彩中心的一笔资助资金。医院的“艺术区”建立了,结果成了病房,由医院抢救室改造,才12个平米,只能同时供三四人作画。

医院不再支持王玉与郭海平的合作,院方和家属都担心,画画这样的“刺激性”活动会使病人兴奋、失控;而郭海平提出的为了让病人们保持精力和灵感而减少药量的要求,更被视作不可想象。“我们现代医学对精神病的治疗,目前单靠药物诊疗,偏重控制,只要病人不发病就行,缺乏个性化服务和对病人内心需求的尊重。想画画的精神病人不愿自己成为废人,他们还想、还能为社会提供价值。” 郭海平说,刚见张玉宝时,他的眼神和行走站立的姿态是蜷缩的。为让他摆脱抗精神病药物的负面影响,郭海平跟王玉商量,减了他1/3的药,没隔几天,他很快就变得昂首挺胸起来,目光也由原来的窥视转变成了一种自信的审视,作品中的人物图像也由原来蚂蚁般的大小立刻被他放大了很多倍。

王玉在治疗笔记中,也记载了张玉宝的变化,“刚入院时总想自杀,几次未遂,还教同病室病友如何自杀。参加艺术创作活动后,天天创作,对未来也有了打算,想做一个艺术家。面部开始有了笑容,和病友们开始交谈,有时甚至与病友开玩笑;还会帮助年老体弱的病友。积极参加打牌、下棋、大合唱等活动。”

郭海平拿出张玉宝4年前和去年的作品,向记者比较,“4年前,他的画颜色特别亮;现在都变灰了。颜色跟情感一样,他的情感淡漠了。”张玉宝在长期药物的作用下,体力和激情大大减退,“他原来身体很棒的,现在肌肉都萎缩了,药吃得连笔都拿不动,整天想睡觉。”

半年后,“艺术病房”取消了。和公立医院合作的艰难让他选择走民间路线,郭海平决意要建“原形艺术中心”。民间路线也问题多多,一路颠簸坎坷。先找区民政局,民政局说可以做监管部门,但仍需要找一个主管部门。他再找区残联,残联觉得项目很好,有心合作,愿意提供资金支持,唯一的要求是去掉“艺术”两字,否则管不了。

“去掉艺术,就没意义了。我们希望在这,实现精神病人的身份转换,让他们去掉废人的标签,变成艺术家。”认死理的郭海平和残联合作告吹,又去找区文化局,文化局的反应更大,“我们哪里管得了精神病人,发起病来,我们不知道怎么办。”再找街道民政办,依然被拒绝,“这事没人做过,没经验借鉴,不懂管理”。

最终又绕回到区民政局,年轻的副局长出面,破例答应区民政局既做监管也做主管。“我跟他一点都不认识,他应该是觉得这事很有意义。”

郭海平妻子的朋友曾丽华,看到他这么多年的坚持,也为精神病人淳朴的作品而感动,给中心每年赞助三十万,先计划赞助三年,郭海平承诺三年内让“原形”运转自如,自负盈亏。

从南京市建邺区民政局拿到“原形”批文的那天,郭海平热泪盈眶。他给所有关心此事的朋友发短信。一个朋友回信说:“再不成,大家都成精神病了。”

精神分裂者是我们欲望的英雄

48年前的1962年,郭海平出生的那一年,法国人杜布菲在巴黎的一栋民宅里成立“原生艺术之家”,打开了世界原生艺术的大门。而48年后的2010年,原生艺术在中国终于也有了家园。

中心成立后,郭海平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在祖堂山发现的那批病人接过来。比如王军,如今的他是个舌头发直、思维僵化的病人,有时候连提笔的力气都没有。但4年前,他创作出的一系列机械图腾曾让郭海平激动不已。长期的住院治疗、服用药物侵蚀了他的创造能力和创造欲望。

“一吃药,人就呆掉了,手上没力气,嘴还淌口水,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想睡觉。”郭海平曾尝试说服王军的家人,将他接到原形艺术中心,但王家顾虑重重,他们觉得,还是遵照医生的嘱咐比较保险。

郭海平每天会接到数通电话,多是精神病患者的家属打来的,询问“原形”的情况。他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向电话那头的人解释,并欢迎病人入驻,但“总会有环节出问题”。因种种顾虑,即便原形艺术中心愿意向入驻的精神病人艺术家提供画室、画具,以及一些经济补偿,然而从11月成立至今,郭海平仍在寻找第一名可以常驻的艺术家。

刘康,智障人,来过中心几次,喜用大色块、条纹作画,画面“单纯热烈”。他在一家慈善机构做面包,父母一度想送他常驻“原形”,但最终因怕失去那份稳定的慈善机构保障而作罢。

李腾,精神分裂症患者,强烈希望能来画画。他的监护人——兄长因不愿其“暴露精神病史而让全家难堪”而禁止他前来。李腾目前在一家公司做门房,他对郭海平哭诉:“我想住院,这样我就可以堂堂正正做精神病人了。”郭海平与李腾哥哥、公司领导谈,“至少要给一个机会”,最终,三方约定,试着在中心呆一个月再看。

2007年,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举行社区精神卫生全球论坛,第一次邀请了精神疾患患者出席,并向各国发出信息,迫切需要提供一个社区精神卫生服务网络,使精神病医院长期住院患者在社区康复,让这一受到排斥的群体获得他们的权利以及发言权并确保他们参与社会生活。“对于有艺术天赋的精神病人来说,让他们画画、让画能流通、体现他们艺术的经济价值、精神价值和社会文化价值是最理想的。”

郭海平牢记曾看过作家阿城在文章里写到的:在美国,他遇到一位朋友,对方落落大方地和他握手,并告知,你好,我是一名精神病患者。郭海平梦想着刘康和张玉宝们都能伸出手,向别人说“你好,我是一名原生艺术家”。
(文中病人均系化名)

[1] [2] [3] [4] [5]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