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郭海平 拓荒精神病人艺术
2011年第4期

2011年04月06日 来源:《三月风》杂志

对话郭海平

三月风:有些人认为,精神病人是在发病的状态下画画的,这对康复不利。您如何看?

郭海平:我、精神科医生、老李今天就围绕吃药问题,讨论了一下午。精神病人入驻中心,第一步,就是确保他们在这儿绝对不能发病。只是就吃药的量,我们三方协商,尽可能尊重病人的个人感受。老李两年没发病了,他不愿意吃药,吃药后,他很难受,没力气画画;医生说还是要吃最低的维持量;我说能不能试着先吃一个月。挑选一个三方都乐意接受的结果。他们绝不是在发病状态下画画。

三月风:质疑者疑惑,画画对他们的健康是否有帮助?理性主义者相信科学数据的说服力,希望有实验数据能证明画画和健康的因果关系。

郭海平:艺术是一种心灵的表述语言。他们有表述的欲望,给他语言,表达出心灵,肯定有帮助。要数据,我拿不出,全世界都拿不出。医学辞典里,精神疾病的病因,迄今尚未充分阐明。精神病大部分是功能性障碍,不是器质性障碍。器质性障碍可以有化验单、数据,但功能性的没有。西方精神病人艺术,最早是精神科医生做的。他们发现有价值、好,才这样做。通过艺术语言来看他们的精神,这应该是精神科医生的必修课。但我们光看数据,对人的心灵非常忽略,我们的精神医学基本是生物医疗模式,人文生态存在很大的问题,我相信“心病还是要心药治”。

三月风:您觉得精神病艺术在中国有怎样的意义?

郭海平:打开心灵的大门,中国文化一直是回避真实内心的,国人习惯于半遮半掩,很多人抗拒敞开,这时我把它打开,不许看的硬币背面,我把它反过来了。大部分精神病人是跟社会分裂,和自然、内心统一;但我们所谓的正常人是跟自然分裂,和自我内心分裂。我们都分裂,只是分裂的类别不同。我们强调社会价值,反对跟社会分裂的人,不跟社会统一就有病。法国后现代哲学家吉尔•德勒兹说,“精神分裂者是我们欲望的英雄”。

三月风:中心和病人是以什么形式合作?会不会有人说你拿精神病人的作品卖钱?

郭海平:这个中心是一个纯粹的非营利机构。我们一定会帮他们的作品进入市场,这样才能证明他们的存在价值,改善他们的生存状态。甚而可以藉此康复,回归正常社会。

我们会参照国际模式代理他们的作品,一旦有经济回报,直接回馈给他们本人或监护人用于改善其生活与治疗,另一部分将用于推广他们的作品及中心自身的发展。在西方,精神病人艺术已经有一整套创作、评估、循环机制。5年前,日本跟我们差不多同时起步,但现在他们和医疗机构合作,得到福彩中心的支持,政府大力倡导,国际巡回展览,已经建立了3个精神病人艺术博物馆,他们的作品在西方非常受欢迎。

三月风:普通人会质疑,这很像小孩子画的嘛,到底棒在哪儿?

郭海平:有相同也有不同,相同的是朴素自然和自由,不同的是力量、深度和生活经历。从这个意义上说,孩子的画不可能取代成人精神病人艺术,精神病人艺术有更高的医学、哲学、社会学、艺术等人文学价值。

三月风:有人直言,将精神病人的涂鸦称为“凡•高式的作品”是哗众取宠、言过其实。凡•高虽然也是精神病患者,但他毕竟系统学习过光线、配色和构图技巧,远非普通精神病人可比。

郭海平:最高的艺术没有社会和世俗的目的,只有生命的目的,这种目的是无意识的,康德说“美是没有目的的合目的性。”原生艺术的探索和理论在西方走过了200年,而我们的审美一直停留在美术教育阶段,看中科班出身。其实大多数人并不了解,凡•高作品真正打动人的是生命的本能和精神分裂式的直觉,而不是学习、经验、技巧,学习、经验、技巧只是—种辅助手段,中国人对艺术天赋不太了解,对精神分裂式的直觉就更不了解了。

三月风:依您现在的窘境,精神病艺术在中国发展,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郭海平:过去,我跟媒体都在谈一些很具体的问题。现在,我觉得人文生态的危机才最难以克服的问题。我们的医学偏重生物医学模式;我们的审美还在美术教育阶段;我们的法律,至今还没有《精神卫生法》,无法落实精神病人的权利。我能做的就是呼吁对精神病人多一点人文关怀,不是单纯的生物治疗,更不能只顾多数人的利益而牺牲少数人的利益,再说中国精神障碍患者人数据国家疾控中心公布“已经过亿”。

三月风:中心资金维持情况如何?

郭海平:最急需的是资金。曾丽华每年赞助30万,房租7万5,加上水电费,10万就没了,装潢、电脑等又要花5、6万。我们常驻办公人员5人,一位华西医科大的毕业生,学护理专业的,到我们这4个月了,一分钱工资都没有,靠奉献。我自己也不拿一分钱工资,养一辆车每月就要两三千,上个月去北京,去时坐硬卧,回来坐硬座。我们还买了很多国外的作品,二、三流的,每幅人民币3000元,还是友情价。老李最初的作品,100元一张,27张,我们买来做文献资料,也花了2700元,还要保障他的吃住创作费用。还没算将来出差交流的费用,30万就花得见底了。但我还是认为钱不是最主要的困难,最大的困难还是精神病人的人文生态。■

[1] [2] [3] [4] [5]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