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如果有一天,我们老无所依——中国社会老龄化危机
2011年第4期

2011年04月06日 来源:《三月风》杂志

3元养老金并不牛

“三个企退高工,不如机关一个清扫工”,城镇养老金双轨制被诟病已久,而对于广大农民来说,养老金什么的则干脆属于轨外的世界。如海南省文昌市东阁镇侠夫乡玉山村农民余亚英,她每月能领到的名义为“养老金”的款项数额是——3元。

虽然让人觉得难以想象,但发给余亚英的这张通知书上白纸黑字清楚地写着:“您于1998年7月在我局参加农村社会养老保险,按规定从2007年9月起开始领取养老金,月标准3元。”落款是文昌市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局,加盖了红色公章。而这绝非工作人员抄写错误,因为发放记录的凭证里月领取标准数一栏中,也是中文大写的“叁元整”。

网络上晒出这些字据的人称这份钱是“中国最牛养老金”。众声喧哗下,很多人不敢相信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3元的养老金?

事实上,即便3元的养老金也不是谁都能有。某种意义上它是一种“奢侈”待遇。在玉山村,曾担任生产队长的余亚英是为数不多的能够领取这份养老金的农民。她1998年交了200元养老保险金,于2009年1月领到一本红色的养老金发放本,后又拿到了一本邮政储蓄银行的存折,专门为领取养老金。

整个玉山村只有包括4名大队干部在内的不多的几个人买了养老保险,甚至很少有人知道有这回事。实际上很多地方参保农村社会养老保险的农民都只能每月领到几块钱。更广大的农村农民没有任何养老金保障。

1992年前的农民是没有社会养老保险,几无福祉荫蔽,这是养老的又一怪现状。1992年起实施的“老农保”,保费名义上是个人为主、集体为辅,国家政策支持,但实际上全部是农民个人承担保费,演变为一种自我储蓄的模式,缺乏政府补贴,最终维持在几块、几十块这样一个非常低额的领取水平上,难以为继。目前正试点推行的新农保,采取个人缴费、集体补助和政府补贴相结合,仍然局限于局部地区,目标是“到2020年前基本实现全覆盖”。

而在覆盖完毕之前,伴随着城市化挤压,农村早已成为老龄化的重灾区。还有不知多少上了年纪的老人,既无劳动能力又无经济收入,处于政府接济不上、儿女无力抚养的凄凉晚景中。他们除了有些参加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生大病住医院可报销部分医疗费外,几乎没有其他任何公共福利。

即便是沿海的山东省,据调查,九成以上的农村老人也没有任何养老金,更遑论广大内陆农村。如果说把所有的鸡蛋装进一个篮子里是种冒险的话,对于农村老年人这个群体来说则更为尴尬:他们的篮子里根本就没有鸡蛋。城与乡的距离远远甚于体制外与体制内,鸿沟如同天堑。

租间平房等空床

位于香山脚下的“爱慕家”养老院,是北京地区较大的民营养老机构,它看起来更像一个度假会所。其样板标准间里配有固定电话、壁挂电视、空调、阳台和独立卫生间,堪比宾馆配置,此外还配有紧急感应器,24小时都有专人值班观察,两名大夫和一名护士专门负责老人的健康,每天都要给老人测量血压等常规身体指标。收费为5000多元一个月,而且不包饮食。

“爱慕家”甚至还有宫廷风格装潢的房间,里面欧式家具、壁炉,两卧两卫大阳台,还带一个独立小院。这样的房间月收费超过一万。

不远处的香山老年公寓,是一所民政局下属的公办养老院,从外观上看,大门紧锁,硬软件似乎都与爱慕家相比有不小的差距,但在老人们的传统观念中,这样的公办养老院正规且更经济。令人失望的是,床位极其紧张,排队已经排到了后年,而且设施与服务并不尽如人意。

78岁的北大退休教授刘天庆的独生子身在美国,他则独自呆在北京,早些时候好不容易进入了位于祁家豁子的一家号称样板的公办养老院。“到里面一住发现比之前想象的差远了,我吃了他们餐厅一顿饭,拉了半个月肚子。”刘天庆声称见个院长比登天还难,他曾目睹一个老人在电梯里摔倒了,办公室主任看都没看一眼就走过去了。

70多岁的王老太太,2007年6月入住颐寿轩敬老院的菜市口分院,并在此安静过了两年集体生活。2009年,王老太太家里买了房子,家属把她接了回去,本打算居家赡养,没想到从敬老院回来的王老太太竟有点不习惯离开熟悉的环境,一个劲地说“我想‘回家’”。无奈的家人打电话给颐寿轩,却被告知没了床位,再到别处一看,要么同样爆满,要么条件较差。失去耐心的王老太太于是下定决心不再折腾——她在颐寿轩旁边租了间平房,时刻等待着空出来的新床位,好第一时间搬进去。

“一床难求”的现象绝非孤例,而是普遍现象,其中“公办公营”机构的入住率最高,在服务和数量上做文章的民办养老院也成了香饽饽,但仍然远远不能满足社会需求。整个北京市现有养老服务床位数总共不到4万张,只占60岁以上老年人口的1.8%,而在发达国家这个比例为5%至7%。城镇无法居家养老的老人,面对着私人养老院费用昂贵,公立养老院严重不足的现状。住不起、住不进、住哪里,成了他们的一块心病。

专业养老护理人员的培养也面临严重缺口。如按照老年人口与护理人员比例3:1估算,全国目前有2830万老年人生活不能完全自理,相应地,养老护理人员就约需要1000万人,而实际全国养老机构在职职工仅22万人,其中有职业资格的仅有2万。与此类护理相关的行业规划,基本处于荒芜状态。缺乏专业护理,无论对照料老人的安全性还是细致性上都势必大打折扣。试着想想便知,谁愿意把父母或是自己托付给一群潦草敷衍的人来照顾?

[1] [2] [3]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