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如果有一天,我们老无所依——中国社会老龄化危机
2011年第4期

2011年04月06日 来源:《三月风》杂志

大国空巢与精神危机

“有人花钱吃喝,有人花钱点歌,有人花钱美容,有人花钱唠嗑⋯⋯”许多人还会记得赵本山和宋丹丹的春晚小品《钟点工》中的这几句台词,这正是空巢老人不甘寂寞寻找排遣的真实写照。到目前为止,空巢老人在中国各大城市平均比例已达30%以上,个别大中城市甚至已超过50%,农村空巢率也已达38%。

他们忙碌一生,晚年退休后离开工作岗位,而曾经朝夕相处的儿女正在与买房或其他艰辛搏斗,往往不在身边。“一座房子消灭一个中国中产”,往往儿女本身已变得十分脆弱,更无暇多顾及父母。许多老人每天除了吃饭和睡觉外,剩下的时间就是独自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打盹。长期独守“空巢”,人极易焦虑不安。这一切使得相当数量的空巢老人陷入精神孤寂,甚至引发心理障碍。

以江苏为例,2010年统计局江苏调查总队调查了400户60岁以上的空巢老人家庭,有58.29%的人“感到很孤独”,36.78%的人“觉得活着没意思”,孤寂厌世,这都是空巢危机凸显的表征。

我们不止一次看到空巢老人因孤独抑郁而自杀的案例。北京一位因患白内障失明的80岁空巢老太,找来凳子爬上4楼窗户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出门买菜归来的保姆见状,扔掉菜跑到楼下,一下子扑倒在老太太跟前,抱着老太太的尸体泣不成声。

而事情的起因更令人唏嘘:老人的老伴已经去世多年,平时一切生活起居都是由保姆照顾,老人已经几乎离不开她。往年的春节,保姆都买好了回家的火车票,而老人抱着她的腿求她留下,她只得放弃了回家打算。这次她想找个人替代自己照顾老人一个月,承诺过了正月十五就回来,但偏执的老人仍然不同意,甚至大哭了一场。谁也没想到,第二天绝望的老人竟一下寻了短见。

这些空巢老人的悲惨遭遇逼迫我们审视自身:也许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对老人最欠缺的不是物质供养,而是精神陪护以及伦理准备。如今即使是生活在同一城市,也很少有儿女愿意和父母同住,能在周末或节日回家看看父母已是“孝顺”的表现了。而生于建国之后50年代的这批人相继步入老年,他们的经历、价值观和期许,都会与过去的老年人有巨大差别,精神需要比过去的老人更多,比一般群体更需关心和呵护。而中国现存的“四二一”家庭模式与“空巢”现状对他们的晚年提出了严峻挑战。

2011年1月5日,我国《新老年法》草案出炉,子女“常回家看看”被写入草案,“家庭成员不得在精神上忽视、孤立老年人”,“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赡养人,要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人”。虽然关于其操作可行性争议声不绝于耳,但成功引发了全民的自我重新审思。也许写入法条只能是宽泛的内容,只表达一种姿态,但毕竟体现了政府层面对空巢养老问题的重视和想法。作为儿女,也许离开父母单独生活,并不等于物质供养之外就切断了与父母的联系。登门探望,面对面交流,远方来信,寄件衣服,周末节假打个电话,报个平安,甚至网上聊天,都可以一点一滴传达对老人的关注和爱,让空巢的心不会变凉。

十多年前登陆春晚的一首老歌《常回家看看》,至今仍传唱不衰。更多的空巢老人不再满足于“长寿”,而是希望活得有尊严、受重视,与儿女和外界沟通顺畅。物质匮乏时代的赡养模式已经无法满足现在老人的需求。在中国这个亲情浓厚的国家,来自子女的感情慰藉,如今恐怕是老人更为看重的东西,也是新型社会养老文化的题中之义。

而旭日阳刚在今年年初被传唱大江南北的《春天里》这样唱道,“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其辛酸和无奈让所有对自己能否“老有所依”持怀疑态度的百姓都为之动容。古人云:“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几千年过去了,今天我们依然在追寻这个理想并为之奋斗。我们中的每个人,如果不是老人,就是在奔往老年的路上,“老有所依”,是我们在焦虑现实中对未来生活的一种全民期盼,拥有了它,就又拥有了一颗社会稳定的重要砝码。

站在门槛上的银发中国,面对“人口红利”即将吃尽,“人口负债”即将到来的关头,如何通过国家、企业、个人几方面力量综合入手,来保障老龄人口的福利,确保人人“老有所依”,仍是我们不断在探索的问题。前路漫漫,充满崎岖,也许让人“老有所依”,比立一万座孔子像都管用。■

国外如何应对“空巢老人”

目前,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的养老模式多以“居家养老”为主,这也是国际跟踪研究发现最人道的养老方式。由于欧美、日本这些国家在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普遍建立了比较成熟的居家养老模式和相关配套体制,并在鼓励子女“常回家看看”方面想出了很多妙招。

日本:让老人回归家庭

因老龄化问题严重而有“银发之国”之称的日本,居家养老非常受欢迎,社区服务周到细致,相对完善,能够让老人发挥余热。日本政府从2000年开始实行护理保险制度。“脱离医院,让老人回归社区、回归家庭”是这项保险的主要目的。国民每年缴纳少额日元就可以在65岁后接受这项保险提供的服务。

德国:大学生以劳换租

德国的妙招之一是安排一些大学生和独居老人合住,大学生可以帮助老人做晚餐、清扫房间,陪老人看电视、聊天、散步、外出采购等。这样,既照顾了老人,又省下了宿舍的租金。德国社会福利机构还安排一些独居老人和单亲家庭住在一起,组成“三代同堂”的临时家庭。老人平时可以和“孙子孙女”一起过日子,体验“祖父母”照顾孙子的快乐,单身母亲或父亲也能省下请保姆的费用。

新加坡:为赡养立法

1995年,新加坡国会通过《赡养父母法令》,新加坡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为“赡养父母”立法的国家。在此法令下,被控未遵守《赡养父母法令》的子女,一旦罪名成立,可被罚款1万新元或判处1年有期徒刑。新加坡政府还规定,从2008年4月起,凡年满35岁的单身者购买政府组屋,如果是和父母同住,可享受2万新元的公积金房屋津贴。

瑞典:打造家政服务网

早在2003年,瑞典议会就专门成立了“老人委员会”,并出台了文件《未来老人政策》。根据这一制度,老年人提出的申请只要核实批准,便会有专业人员定期到其家中进行医疗、家政服务,并为那些有特别需要的人配备了专门的警报器。瑞典各地方政府负责提供的家政服务虽说是福利性质的,但还是要收取一定费用。收费标准根据老人的实际收入确定。

美国:开发全面监测系统

美国正在研制一种全新监测系统,该系统由一个与互联网连接的电脑、电视界面、电话和一系列传感器组成。这些传感器被精心放置在老年人活动的关键地点,如浴室、厨房、入口和卧室,用来监视老人家中情况并记录他们的行为。如果家里一段时间没动静或房门传感器在异常时间关闭,系统就会向家人发出警报。

《三月风》2011年第4期目录

资讯 NEWS
风言风语

人道观察
法无授权不能为,以毒攻毒下下策
人态
点击
扫描

封面 COVER
郭海平 拓荒精神病人艺术
西方精神病人艺术大事记

关注 ATTENTION
如果有一天,我们老无所依
张同光 好死比赖活着强
李凤英 进门一盏灯,出门一把锁

人物 PEOPLE
华人 林璎 看到我的作品,你会哭
剖析 伍勇 青春死亡笔记
观点 常修泽 在市场和公平“两个鸡蛋”上跳舞
精英 贝卢斯科尼 焦头烂额的“风流总理”
海外
贝瑟妮·汉弥尔顿 我用灵魂去冲浪
安瓦尔·奥拉基 温和面容下的狰狞

纪录 RECORD
民间记忆 伊格 传统民俗话“清明”
摄影人手记 我亲历了埃及暴乱

专栏 COLUMN
博文

爱的天空足以容纳“暴力慈善”
“激情杀人”还顾虑“农民难缠”?
当代艺术
女艺术系列五:青绿
老照片
小岩城九人事件
电影
远山 血煤上的幽灵
悦读
《中国1911》等
天工开物古今考
去粗得精不言倦 科技领先超千年
酷评
“浴室门”,娱乐圈又一扇破窗
月赛
“人道温暖我们”
《三月风》全国摄影月赛获奖作品
漫画
钱海燕漫画

[1] [2] [3]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