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老生常谈“关锁精神病患者”——谨防“武疯子”被二进宫
2011年第5期

2011年05月11日 来源:《三月风》杂志

如果说打开铁笼只是社会文明的进步,那么它也是最简单的一步,如果当初他们被关进去的诸多难题没有得到解决,那么,人放出来了恐怕迟早还要再关回去。

文_本刊记者 张立洁

 
在浙江省兰溪市梅江镇宋宅村,宋红文是众人皆知的精神病患者,发病时蛮劲很大,俗称“武疯子”。从关进笼子的第二年起,宋红文再也没有说过话;从2007年起,他再也没有站起来。(图 CFP)

2011年4月14日,浙江金华,今年39岁、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宋红文被从关了9年的铁笼中解救出来。9年来,宋红文早已没了挣扎的念头,偶尔会耷拉着脑袋趴在笼子边低声唱出谭咏麟的《爱在深秋》。

和宋红文一样的重症精神病人的社会救助和看护托养问题已经不是个新鲜话题。“武疯子”打人,家里没钱治疗或是医院无法接收,无奈被关进铁笼, 病人病情越来越重……这是最基本的事件流程,通常这一过程少则三五年,多则几十年,甚至一辈子。

宋红文原本是个成绩优异的少年,高考前还通过了飞行员初试,但之后没多久,他常常傻笑、兴奋,行为异常,经医生诊断为精神分裂症。这一年,宋红文18岁。因为无钱医治,加上难以控制,家里几乎花光了所有的钱,不得已家人焊了一口铁笼子,将宋红文装了进去。母亲蒋群玲说,如果不是这场病,作为家中老二的宋红文,很可能成为全家的骄傲。

“精神病人”这四个字被冠以了太多医学概念之外的文化内涵,我们在此讨论的不是孙东东版本的“老上访专业户”,而是具有破坏性和侵略性的重症精神病患者,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武疯子”。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2009年初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

另有研究数据显示,全国重性精神病患人数已超过1600万。无论是新闻报道,还是笔者的亲身经历,重症精神病患者或被铁链锁着,或囚禁在铁笼里、密室里的现象在我国一些农村或是城市贫民家庭都是存在的。而最痛苦的还是亲手把他们关进去并且要继续照顾他们的家人,他们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和生活压力。相比较“武疯子”被锁的情况,大部分“文疯子”,几乎都沦落为自生自灭的卑微动物,政府不管,家属无奈。

用铁笼关精神病人虽然其情可以理解,但是其行为在法律上已经涉嫌非法拘禁。有人说,精神病人频频被锁恰恰是因为法律的缺失所致。的确,我国的《精神卫生法》制订已经走过24年的风雨历程,至今迟迟未能出台。在一个如此庞大的群体面前,没有针对性的救助途径,没有相关法律对其治疗、救济、就业和不受歧视等合法权益进行保护,最终导致从监护、治疗到应急处置等很多事情无法可依,监护责任完全由患者家庭承担,力不从心。而这样一部亟需出台的法律为何难产?究其原因,还是卡在钱的问题上了。救治、托养等等终生需求没有钱做后盾难以为继,法律的实施无法确保有大量的配套资金投入。

如果说打开铁笼只是社会文明的进步,那么它也是最简单的一步,如果当初他们被关进去的诸多难题没有得到解决,那么,人放出来了恐怕迟早还要再关回去。

精神病本身是一种慢性病,复发率很高,这就注定精神病患者的一生要和医院、残联、社保、教育、就业等机构打交道,对精神病人的管理、救助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就需要我们尽快建立完善对精神病人的管理、对特困家庭精神病患者提供医疗救助等法律法规体系,同时加大相关投入以确保法律落地。否则关锁精神病人、“武疯子”伤人事件仍会高频率发生,增加人们对精神病人的歧视,使精神病人本就无法保障的权益雪上加霜。

解开精神病人身上的“枷锁”,但其身上还有一道隐形的“锁”:家庭的经济困难、社会的无形歧视。就像一位精神科医生所说,要给他们尊严,和正常人一样生活在阳光下,精神病人才能真正的回归社会。■

编辑:文水人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