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中国式家暴:忍到非死即伤
2011年第10期

2011年10月12日 来源:《三月风》杂志

 
2011年6月4日清晨6时,广州白云区一女子与丈夫冲突中将亲生女儿杀死,事发后当事者悔不欲生。(图 IC)

难怪乎李碧华曾经感慨道,女人是脑子进了水,才能原谅男人一次次的家暴。进了水实在是一种客气的说法,更直接的说法,是中了封建思想的毒。

文_本刊记者 曲 辉

事件回放

8月底,“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的外籍妻子KIM在其微博上连发数张带伤照片,称遭遇家庭暴力。直至9月10日,李阳才在微博承认家暴一事,并向妻子、女儿及公众道歉,称自己成为“家庭暴力的反面教材”。但在后来的一系列采访中,他又反复为自己的行为辩解。李阳深陷“家暴门”,也引起了公众关于反家庭暴力的广泛讨论。

“让暴风雨都来吧!让我付出代价!让我归零!你使我斗志昂扬!你使我咬牙切齿!”“我热爱丢脸!”李阳四处演讲时无疑咆哮出了他自己的心声。“疯狂”曾经是他最引以为豪的标签,如今用来形容对妻子饱以老拳、抓头撞地,却仍能“无耻者无畏”的他自己倒是再贴切不过。公众的视线继多年前被一部叫《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电视剧吸引过后,终于再次聚焦到了这块熟视无睹的领域。

名人家暴,这绝不是第一桩。家暴界的丰碑蒋介石先生在没做国民领袖前,就曾经把自己的原配夫人毛福梅打得七荤八素。但除了茶前饭后聊八卦之用外,民众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中国的封建家暴传统,根本无视提倡了几十年的男女平等,制造出无数悲剧与阴影,而立法机构、公众乃至受害者,长时间地统统万马齐喑。在百度上搜“家暴”,找到相关结果约27,400,000个,满坑满谷触目惊心的求救和咨询。任何纠纷,只要上升到“暴力”层面,就再也不受“风进得,雨进得,国王进不得”的金钟罩保护了。性质便从家庭成员内部抬到了社会公共利益上。无数个体的健康与安全遭受着威胁,家暴氛围中长大的孩子更容易使用暴力,希特勒便是棍棒下诞生的孽子,而李阳的家庭也有这样的背景。

“家暴门”中有几个细节值得注意。一是据李阳自述殴打妻子时脑中曾机灵闪了一下时间地点,事后他也说,“家暴在国外算违法,在中国尚不违法”;二是李阳的妻子作为一个美国人,在中国遭遇了家暴,却只能通过上网发微博的方式引发大家关注;三则是我们触目惊心的家暴问题,居然要靠一个外国人的呼吁才被国人关注。

李阳的确很清醒,若在美国,报警后五分钟他就会被带走,处罚比盗窃案要重得多,想撤诉都无济于事。目前世界上已经有40多个国家和地区制定了反家暴的专门法律,而在我国,却只有8条法律条文散见于不同的法律中,其中只有3条只是表下态度,3条规定救助措施,仅有2条正面阐述法律后果。缺乏一把真正意义上的“尚方宝剑”,让执法部门参照啥出手?据调查,许多地区的110对家暴事件的出警少之又少,“110家暴急救中心”大多形同虚设。也难怪事发后,李阳主动走进派出所,派出所民警却对这“家务事”束手无策,不知如何处理。

绝大多数家暴的受害者,不仅不会报警,甚至没有上网发微博的念头和勇气。盖因心中仍认定“家丑不可外扬”,揭露自己受到的伤害,仿佛从此全家人都在社会上抬不起头来。另一方面,又心存“天上下雨地上流,夫妻打架不记仇”的天真幻想,打掉了牙齿往肚里咽,舔着伤口期盼改变。某典型案例中,某国企的高级工程师雷某多次想自杀,在丈夫的拳脚下苦苦挣扎了24年,竟然挨打260多次。难怪乎李碧华曾经感慨道,女人是脑子进了水,才能原谅男人一次次的家暴。进了水实在是一种客气的说法,更直接的说法,是中了封建思想的毒。她们中的许多,如果实在不堪暴力,最多会提起离婚诉讼。或者忍无可忍,采用更激进的暴力报复解决问题。在某省女子监狱1000多名服刑女犯中,有100多人因不堪家暴杀夫入狱。

家庭暴力是一种疾病,更是一种违法。它面目丑陋,制造出无数的悲剧和罪恶。只要法律、旁观者和受害者继续把家庭暴力认定为“私事”的做法延续下去,施暴者就继续被纵容甚至变相怂恿,家庭暴力就永不会熄灭,只会熊熊蔓延。这样的大事,相关机构不介入,当属渎职;舆论不介入,是为冷漠。而羔羊们一再忍受着“汉尼拔”,沉默还有意义吗?

暴力没有避风港,公权力必须果断及时走入暴力之家,为弱者提供庇护,对施暴者无情惩处。而“化私为公”,将夫妻间的家务事转变成为公共问题认识,则是处理家暴问题中需要迈出的第一步。鞭策相关机构加快专门立法,敦促执法部门形成完整的处理程序,兴办多项途径为家暴受害者提供物质与精神援助,破除民众心中的旧封建观念,制造强大的舆论谴责氛围,方能最大限度铲除千家万户院内的戾气土壤,使家庭重新变成温馨的港湾。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