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极限旅行家谷岳
2012年第7期

2012年07月12日 来源:《三月风》

 
谷岳和他“状况不断”的摩托车,在横穿南美大陆的时候,修车总成为每天的“重要议程”。

谷岳
美籍华人,1980年生。2009年从中国出发搭便车一路到达柏林,2010年又开始了美洲穿越计划。两次经历拍成《搭车到柏林》和《一路向南》两部纪录片,在旅游卫视一经播放引起巨大反响。

文_本刊记者 白 帆
图_被访者提供

他比电视上看到的更加黑一些。这个扎着马尾长发,小腿结实的大男孩显得野性十足。一次横跨欧亚大陆,一路搭便车;一次从南到北穿行南北美洲,背着超过40公斤的行李,一路上风餐露宿。豆瓣上对这个男人最生动的一条评论:他——寄托了屌丝们的终极梦想,承载了御宅一族的疯狂念头。一个用脚说话的强者,一个四海为家的爷们。

谷岳,这个高帅不富的男人,给我们讲述了一个行者无疆的真实故事。

为爱走天涯

谷岳是老北京,11岁那年随着父母去了美国。生活像无声的流水,大学毕业、找工作、做一个上班族,谷岳的每一步都走得按部就班,循序渐进。为生存奔波,为生计劳苦,供养着自己的房子、车子,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可谷岳每每想到这些,就会觉得空虚和无助,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果断地辞掉了在西雅图通用电气公司的工作。

为什么辞职?因为谷岳的心太渴望自由了。早在他18岁那年,利用假期在欧洲进行了6个月独自旅行,他初次尝到了一个人在路上的痛快,接触不同的文化和世界,这让他大开眼界;之后他凭着一张假学生证,还搭上过北京到西藏的火车……

2003年到2005年,他在全世界到处旅行,欧洲、大洋洲、北美洲和中国,时间长得不像话,照他自己的话说,“旅行,逐渐变成一种流浪。”

他尝过自由的滋味,注定难以被现实的枷锁所羁绊。等到他再一次回到自己的出生地——北京的时候,他决心过另一种生活。他在这里认识了自己的德国女友伊卡,相处一段时间后,伊卡要回德国了,这让谷岳心中很是不舍。

“我会去柏林看你的。”谷岳对伊卡许下了承诺。去柏林,最快的方式当然是买一张几百欧元的机票,花上10个小时舒舒服服地躺在机舱里面等着呼吸柏林的空气。但谷岳并不想这样,他希望自己通过另一种方式到达柏林,告诉女友伊卡自己的力量。他选择了一个听上去美好,但一切未知的办法——不花钱,搭顺风车!

2009年,他拽上了一位名叫刘畅的摄影师作为同行者。刘畅是一名纪录片摄影师,在此之前也没有搭顺风车旅游的经验,两个人各背起重达40公斤的行李,准备上路了。“在我印象中,搭顺风车是令人觉得很没面子的事情,你需要放下自尊、鼓起勇气去请求别人的帮助,这让人觉得不太平等。而且,在美国,搭顺风车的人经常是那些在超市外面讨要零钱的人,不太被人瞧得起。”谷岳似乎也有些信心不足。

站在路边,面对一辆辆呼啸而来的汽车,竖起大拇指,面带诚恳的微笑,这一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在欧美颇为流行的搭车方式,不仅考验着搭车者的勇气和坦诚,更重要的是考验搭车双方对陌生人的信任。但若在中国搭车?恐怕并没有人看好他们的计划。中国人内敛的性格和欧美人截然不同,这次谷岳能成功吗?

第一天出发的时候,天上下起了暴雨,两个大男人,站在收费站的地方,手里举着搭车的纸牌子,默默地看着一辆辆车从身边呼啸而过,眼神从希望到失望,再到希望……在一个万事开头难的艰苦等待之后,一个开私家车的男人帮他们的行动开了一个好头,他们的搭车之旅也开始了。

穿越13个国家,超过16000公里的行程,跨过整个中国,横过整个欧亚大陆,欣赏青山绿水和沟壑丛生的一盘一错,品味生趣盎然的民族文化,能搭车就搭车,不能搭车就走路,坐过豪华的私家车,搭过破破烂烂的大货车,颠簸在维族大爷的电动三轮上,蹭过大得令人羡慕的私家房车,手里拿着印有“我没钱,但我有感激的笑容”小牌子顺利前行……从几百米到上百公里不等,这一段段短暂的缘分将谷岳的求爱之路点缀得无比灿烂。“梦想就是那么多姿多彩的。”

一路上也曾磕磕绊绊,发过烧、泻过肚,蹲过帐篷、睡过饭馆,一路上尽管辛酸不断,但开朗活泼、外加自嘲的性格让二人此行变得无比精彩。“尽管我有时在又脏又臭的卡车里,尽管我有时一天都没睡觉,但我觉得这都比在办公室要有意思得多,因为这样更真实,让我感觉到自己在真正活着。”

三个半月的时间后,谷岳在柏林拥抱了等待他的女友。

 
完成搭车去柏林的旅程,谷岳终于见到了阔别几个月的女友伊卡。

在切·格瓦拉的身后

如果说搭车去柏林算是为了见自己的女友,而采取的一种求爱方式的话,那么从北美出发,穿行整个南美洲到达阿根廷,则更像是一种精神大冒险。没有目标,路线随机,只为了“到那边去看看”,谷岳的心再次悸动了。

“总想着你的目标,你还能享受路上的一切吗?要是专为看女朋友,那我直接买一张飞机票就行了。人生也如此,总选择最简单的路线,什么也学不成。”

“谁愿意和我,一起写一个传说,就算谁能消灭了我,却夺不走我们做梦的自由。”五月天的《摩托车日记》,描绘了古巴传奇英雄切·格瓦拉在南美追求独立自由的精神。而谷岳也是这样一个为了自由生活不管不顾的不安分子。跨上摩托车,这个追风的男子又出发了。“我很喜欢旅途上的那些传奇故事,在南美骑着摩托车,那是一件多浪漫的事。”

 
到了南美洲一定要当地人学习著名的“恰恰”舞。

这次的行程更长,从北美最北端的城市阿拉斯加出发,他用各种非主流旅行方式(搭车、蹭火车、徒步、皮艇、二手野营车等等)一直行进到南美最南端的城市阿根廷。全程约33000公里,途经16个国家,花了将近4个半月的时间,走过亚马逊森林,穿行玻利维亚的沙漠。当在丛林里被一种莫名的虫子叮在眼皮上,看东西都变成了花色,这也始终没有动摇谷岳对于旅行的热爱。“生活总存在不确定因素,生活得走出习惯的范畴。路上空气清新,吃饭有保证,心态也好,不着急。这些和在北京出车祸,被抢劫相比, 太安全了。”谷岳的摩托车在路上一再抛锚,状况不断,这似乎才是他最大的担心,对于安全反倒看得很开。

为旅行跳动的心

“搭车旅行很自由,会有很多未知感,而且你会更珍惜你的路程,就像一本小说,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页会发生什么。”谷岳和电影里阿甘的妈妈对人生之旅有着一样的看法。对于他来说,旅行不是为了攀比,不是为了炫耀,更不是为了刷新行程的数据,而是享受自由的状态。“自由”一词,屡屡出现在谷岳的口中。

很多朋友都在问谷岳,你有钱了还会这么一路搭车吗?其实钱对于这样一个行者来说,确实很重要,但并非万能之物。“人越有钱,关系却越冷淡,有调查说,有钱就能独立,不需要别人的帮助了。其实没有钱关系更密切。”这也是他在路上所享受的一部分,没有钱,可以和老乡住一起;没有钱,可以只吃最地道的街边小吃;没有钱,可以搭上拖拉机去看看最真实的生活景象……

 
阿根廷莫雷诺冰川,壮观的齿锯状冰川在远处闪着光亮。

如今的谷岳忙于各种商业活动和寻找赞助商,也在一点点地将搭车去柏林的经历写成一本书。同时,他也在盘算着下一个出游计划,“我打算找一个富二代,不带一分钱,在中国旅行一个月,然后去青海的希望小学做义工,让处在社会两个极端的人有接触、有交换,期待他们的反应。”这个听上去刺激,做起来很难的计划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不得而知,因为之前的几次旅行,他的同伴都是脾气和秉性相对温和的一类人,身份和社会地位也相差不大,相处起来并不难。贸然和一个富家子弟独自上路,不知道能产生什么样的化学效应。

“很多人旅游,都是想去这个国家,再去另一个国家,而我去哪里不是最重要的,而是在路上享受这种生活方式,我的目标就是永远在路上。”谷岳的心为踏上旅程永远悸动。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