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道德索取是种新生“弱势病”
2012年第9期

2012年09月27日 来源:《三月风》

编者按:威逼让座是在威逼他人牺牲,这种美其名曰为弱者出头,为社会“惩恶扬善”的行为呈现出的反而是不道德,更给了暴戾者拿道德当鞭子斥责他人的机会。

2012年1月10日下午5时许,江苏无锡一辆无人售票的公交车上,一名站着的老太太。(图 CFP)

文_本刊记者 李 樱

8月,一则“小伙不让座遭5个耳光”的新闻引来众议,因为小伙子没有给抱着孩子的妻子让座,丈夫大骂,连扇了小伙子5个耳光,小伙被打得鼻血横流,镜框也被打飞,断成几截,后证实小伙坐的并非是“照顾专座”。再百度一下,“女孩拒不让座,老人怒坐其腿上”“给老人让座老人转让给孙子,男子抢回座位”等等新闻扑面而来,这些围绕的也都是非照顾专座。

让座看似是一件小事,却往往能引起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让与不让,何时让,谁该让,让给谁,都成为一个问题。它是社会情绪爆发最小切口的展现,也是儒家传统教义与现代文明的一次冲突。

传统教义强调无条件的“利他”,舍己为人,而现代文明强调平等契约。上车买票,就是和公交公司定下了契约,公交车有义务将你送到目的站。但公交车并没有说位子究竟属于谁的,或者有座位比没座位票价贵些。这将意味着,公交公司将默认自然秩序为基本秩序。最简单的自然秩序就是时间,你先坐到座位上,这个座位的使用权就是你的了。让座是自我权利的出让,而不是该谁与欠谁的,更不意味身体弱者有权利要求强者给自己让座。

事件中,暴戾者有扇人耳光的底气,老人有强迫让座的强势,源自无条件利他传统教义的撑腰。他们以弱者自居,要求他人无条件为其付出,看不到现代文明里,让座来自他人权力的出让,自然不会认为该有感激与回馈的义务。

生活中,我们也常看到残疾乞丐强行讨要,不给便报复的现象,很难说,我们的同情,天然将之视为弱者的态度,没有滋养出他们伸手就能要的蛮横。我们以为施舍是道德,这却成了他们要挟的筹码,造成了弱者的心理依赖和道德索取。

道德索取的产生,印证座位是一种可以带来舒适的稀缺资源,特别是乘车环境拥挤,车程又比较长的大城市。因稀缺,让座变得不仅是权利出让,更意味牺牲、损己利人。我们提倡道德,不是要任何人去做损己利人的重大牺牲,而是乐于做无损于己但却有利于人的好事。威逼让座,不让就发出类似《洛阳素质最差美女》的帖子,进行声讨,这是在威逼他人牺牲,这种美其名曰为弱者出头,为社会“惩恶扬善”呈现出的反而是不道德,更给了暴戾者拿道德当鞭子斥责他人的机会。

笔者依然提倡关照弱者,但照顾并非无条件。老年人、抱小孩的妇女……并非在任何条件下都要坐到座位,比如遇上发高烧的年轻人,赶上上下班高峰,怀中的小孩已5、6岁能跑能跳……在香港、在日本等,给老人孕妇等让座并不成为问题,让座不代表尊敬,也不意味道德,反而被让者他们不愿被视为“被照顾的人”,强烈的独立性格让他们觉得接受让座意味着软弱,更喜欢凡事靠自己,能自己完成的事情绝不会去求助他人。

正如做慈善,不能一味解决受助者的所有问题,而相对也要让他在受助中尽自己能尽的义务,这是培养独立人格,建立自尊。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是个人层面的“道德发源学”;社会也应建立一种大多数人可以做到的道德标准。成本越低的道德越是容易成为共识,并能在实际中被执行。降低让座的成本,公交部门提高公交服务的质量,最大限度地提供充裕的公交资源,以便让人们的出行变得舒适,在短途的舒适的乘车环境下,也许让座只是“举手之劳”;在群体关系的日渐疏远中,让更多人感受到共生、互助意识,感受到来自强势者和持权者表示出的友好与关心,让座也就变得没什么大不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