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袖珍人“小蚂蚁”皮影戏团团长李铭 小身材的光影梦
2012年第11期

2012年11月13日 来源:《三月风》

文 摄影_本刊记者 白 帆

编者按:名气大了,慕名前来的病友从全国奔来。身边很多人劝李铭,千万别松嘴,人多养不活。但李铭不同意,“人家既然找上门来了,还是收下吧。我初中没毕业就想,下半生能干什么?这些投奔我的人,不一样有这样的想法吗?能帮一个是一个。

(李铭:“小蚂蚁”皮影戏团团长,患有生长激素缺乏症。致力于皮影戏的发展和传播,并率团前往韩国等地进行演出。团员平均身高1.28米,平均年龄23岁,是名副其实的“袖珍人艺术团”。)

 
皮影作为一项传统表演形式和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部分,正面临着人才断档的危险。

从市区倒车将近一个半小时后,终于在北京市大兴区的一处居民楼的门口见到了这位声线细得像个孩子、身高不足一米四的“团长”。当时的李铭正为拖欠团员一个多月工资的事情发愁,刚从上海演出归来,经费的情况稍稍有所好转,“争取这两天就给补上。”李铭反复摸了摸手上的茧子,笑起来更像一个孩子了。

为了喜好放弃“五险一金”

清一色的“小孩子”站在拥挤不堪的屋子里面,李铭坐在他们中间的小椅子上侃侃而谈。窗边的一块白色帷幕占去了房内大半的空间,屋外的阳光正好。其实,这些所谓的“小孩子”,都患有生长激素缺乏症——我们俗称的侏儒症。他们嬉笑吵闹的声音,又如让人置身幼儿园大班。但千万别小瞧他们,个个都身怀绝技。李铭给他的戏团起名——“小蚂蚁皮影戏团”。

李铭从初中没毕业就琢磨以后能干点什么,矮小的身材让他没有更多的选择。前些年,在旅游酒店当过门童、领位、酒水员,也在商店干过收银员等等,但同工不同酬,工资给得都不高。“但又有什么办法?”就算如此,七八百块钱的工作干了十几年。“起码稳定些,有人给上保险。”李铭说,这也是大多数病友的想法,对于工作,不敢奢求太多。

人生的转折来得很突然。2008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传统皮影剧团陆家班的第六代继承人陆海。陆海瞅了瞅李铭的身高,又听了他的事情,就问他愿不愿意学皮影?“说实话,我之前只听说过皮影戏,但见到真家伙还是头一回。”那漂亮的油彩,光滑的皮料,透着光这么一瞧,李铭说不出地喜欢,再看老师将那皮影拿在手里一甩,配合着绚丽的灯光,透着白色帷幕那活灵活现的场景让他看呆了,赶忙应和:“想学!”

“我担心自己不是那块料,师父说,你拿起来试试,我怎么做你怎么做。”皮影最考验功力的地方就是手,通过手指间的相互配合,将皮影人物演绎出来。拿一场武戏做例子,一只手要握住四根杆子,不仅手脚要分清楚,举兵器的那个杆子也要收放自如。两只手要拿七八根杆子,不仅人物要动起来,节奏还不能乱。

人小手也小,就算大拇指和食指劈开了也没多大,这让李铭没自信耍好。“其实当老师的心里也没把握。但我一试,他马上松了口气。”李铭竟然一学就会。唯一费劲的就是要比常人更用功、手张得更大才行。

拜完师,一想到能学皮影,李铭的心里开始长草,马上做了一个看似草率的决定。“我回去就把所有原单位的工作辞掉了,就连刚有些起色的打字复印社也一并关了。”当时他自己开的打印社一个月能挣个一千多块钱。虽然收入不高,但勉强可以糊口。家里人为这事一直埋怨他,“老实在那儿工作不得了?好不容易有份工作,你还给辞了!”可他说不行,“我就想闯一下,一定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一次。”李铭把宝压在了皮影上面,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他决定闯一闯。

于是,他就进入了陆海的皮影戏团,开始从最基础的动作学起。“练累的时候胳膊抽筋,从虎口开始的那根筋,一直抽到大臂。”练皮影必须把手筋抻开,李铭为此叫苦不迭。虽然如此,他还是学得相当快。“这东西看天分,有的人拿起来就能立起来,再一教就能走,正常情况也得学三五个月。”可李铭用了一个礼拜就学会了基本动作,知道如何支配手里的几根杆子,三个月没到就开始上台演出了。

李铭从皮影上获得的不仅仅是技艺,更是自我价值的实现。“当你谢幕的时候,观众是因为你的技艺而真心实意地为你鼓掌,打心眼里佩服。不是说‘哎,这小孩挺好玩’。这也是我坚持下来的动力。”

“小蚂蚁”的梦从地下室开始

李铭的梦想还没实现一半,就面临腰斩的境遇。戏团投资方老板并不希望李铭的师父教太多的东西给他,仅要求只要能演就可以,多学会耗费太多的演出时间。“师父不答应啊,说既然教了,就得把懂的都传喽,不仅懂表演还要会制作,出去也是一条龙。师父和投资方因为这个事情就吵起来了。”李铭看在眼里,愁在心上,觉得耗下去对谁都不好,索性卷起铺盖离开了戏团。

“我和小郭(现任‘小蚂蚁’戏团副团长)一起辞职了,两个三十多岁的人,只能自己慢慢地嗟叹:就看现在这境地,等咱们四五十岁的时候,还是空无一物啊。还是看看干点别的吧,我们准备放弃这个行业了,再喜欢也没办法。”这个梦到这结束了。

接下来找工作不顺利,让李铭再一次陷入了被动的境地。他常常在想,自己该去哪儿?每每看到那漂亮的皮影,总让他难以释怀。这时候,李铭突然想起了一个人的电话。这个人是曾和他在戏团共事的老师,早一步离开独自闯荡去了;但他走的时候曾跟李铭说,如果你想学,就来找我。

 李铭半信半疑地拨通了这个电话。“出来半个月了?早不说。还想干皮影这行吗?只要你再组织三四个人,我就帮你们排练!”电话那边的声音让李铭重新燃起了对皮影的热情!很快,李铭就召集了几个同好之人,重新拿起了驴皮做的人像画。

“我们租了一个很潮的地下室,住宿排练都在那里,60多岁的师父就跟我们一起住。我们都是小的上下铺,每次起床他都碰到头。舞台也是很矮,师父弯着腰,一抬头就撞到灯。那段时间没有演出,一门心思地想学好,所有积蓄都交了房租。师父都请进门了,不好好学不应该!”2009年,只有五个人的“小蚂蚁”皮影戏团正式成立了。

 
李铭(前排左三)的皮影戏团现有成员十名,平均身高1.28米。

力量越大,责任越大

没想到,第一场演出竟然等了一年时间。在这段时间里,艺术团每天加紧排练,而李铭还要为住宿、吃饭等事情操心。为此,李铭把朋友和家人的钱都借遍,加上自己投的钱,靠着7万元积蓄撑了一年多。到最后连地下室都住不起,搬到了农村,冬天冷,房东不让生炉子,电表走得飞快,最多的一个月花了小两千块钱的电费。“第一年能勉力支撑,第二年就撑不住了。”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团队终于迎来第一次演出的机会。“一家单位搞年会邀请我们,团员们紧张得要命,我跟他们说‘没事,按照排练的来’。其实我心里一样紧张。当时表演的时候,观众都看不到我们,演完谢幕的时候一看很震惊,‘怎么都是孩子啊?’等我们解释完还是不相信,一个劲问,是你们演的?我们又不得不现场演示了一下。”李铭说着就乐起来了。这次成功的演出不仅打响艺术团的名声,更坚定了李铭继续坚持的信念,“而且不给国家添负担。” 这之后,企业、学校、小区等单位的邀请也纷至沓来。今年开始还被北京大兴区区委列为“星火工程团”的主力演出团队,进行下乡演出。

如今剧团表演的节目涵盖了童话、成语故事、神话、京剧、动画、小品等等内容。2011年,团队赴韩国参加民俗交流活动,韩国光州市长亲自接待并向其颁发了证书和锦旗。“我当时用刻刀一下子刻了一个圆,韩国人就惊叹得不得了啊!”

在表演上,李铭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创新,逐渐实现场景多维转换,真人影人同台,让演员从幕后走到前台,唱歌、跳舞、山东快书、变脸、杂技......配合着幕布上的皮影相映成趣。

 
戏团每到一个地方,就邀请观众在演出之后试着摸一摸皮影,加深对此项传统艺术的了解。

人来一张嘴,都收下

名气大了,慕名的病友从全国奔来。身边很多人劝李铭,千万别松嘴,人多养不活;但李铭不同意,“人家既然找上门来了,还是收下吧。我初中没毕业就想,下半生能干什么?这些投奔我的人,不一样有这样的想法吗?能帮一个是一个。就算不能上前面演出,也能学会雕刻这门手艺,能靠这个吃口饭。”现在团里面共有13个演员,一起住在一套简陋的两居毛坯房里,同吃同住,环境差了些,但其乐融融。

李铭正在构想着一个更大的计划,因此需要更多的人来帮他实现。他正在思考建立一个企业,融合雕刻、演出、工艺品制作等部分,让更多的残疾人能加入进来。而皮影也只是所有演出的一部分,歌舞剧、音乐剧都是未来的构想。这个自称不善于管理的人物,正踏着梦想的阶梯,一点点向前。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一定要干下去,因为这是我喜欢做的事情。”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