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护工荒,社会化养老的最窄瓶颈
2012年第11期

2012年11月13日 来源:《三月风》

编者按:巨大的缺口与乱象当前,正规护工匮乏已成为社会化养老最为狭窄的瓶颈。银发的中国,需要他们的细致搀扶,才能继续走远。

文_本刊记者 曲 辉

年年重阳,回回热闹,平时腿儿绝难迈进养老院的领导和单位,都自动调成了“敬老模式”。如合肥市一老年公寓便成了爱心“倾销”的热门地点,其中有位老人甚至当天被一拨拨的“志愿者”们狂洗了7次脚,直到足部破皮红肿,苦不堪言。

爱心一井喷,仿佛老人就不够用了。可实际上,2013年,中国将“老”得更快,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将突破2亿大关,自理困难者将超过3300万。他们所需要的,绝非这一年一次的下猛药式垂怜,而是贯穿于日常的、便捷与价格合理的专业护理与服务。

 
青岛唯一 一所接待阿尔茨海默症(俗称老年痴呆症)老人的养老院中,79岁的李大娘拉着护工姚师傅的衣服,非要让他坐下休息一会儿。时下养老院床位十分紧缺,更紧缺的是专业正规的护工。(图李隽辉)

养老护工应运而生。在一般人看来,这活儿好像没门槛,不就伺候吃喝、端屎端尿吗?可实际上它不仅是项技能,更是门科学,来不得“自学成才”。举例来说,怎样把一百多斤重、肌肉无力的中风老人在床与轮椅间转移?速度不够、不借助巧力,都极易弄伤老人脊柱。高龄病患哪怕进食都极易出危险,上海一名脑梗老人由护工喂饭时,就一不小心因为一小块面包窒息身亡。

这些技能非严格训练不能掌握。可现实是,北京有家养老院大打广告,希望招聘一批有学历有技能的专业护理,但应者寥寥。养老机构本来特权滋生、一床难求,可许多地方现在是空着床位却不敢收老人:只因护理跟不上。3300多万老人面对的从业人员却不足百万,老人们“六对一”“十对一”地“合拼”服务十分普遍。

用人荒下,充斥“黑工”的市场则江湖割据、鱼龙混杂——有记者暗访到,“河南帮”“安徽帮”与“四川帮”间竞争激烈,院里新来个老人,几股势力便会你争我夺,“有时候只是口舌之争,而激烈时甚至会升级到拳脚相斗。”而“黑工”基本以农村文盲妇女为主,“名字不会写,空调不会开,银行找不到门”,是一位业内人士对其技能素质的形象比喻。

获奥斯卡的伊朗电影《一次别离》里,护工把老人捆在了床上,结果老人竟挣扎摔伤,而我们现实中,尤其是针对失智、失能老人,这样的粗暴作法比比皆是,甚至把“养老院”变成了“虐老院”。去年有一则河南郑州一护工经常毒打老人并强迫其喝尿的报道,却遗憾未能像最近的浙江幼师虐童事件那样,发酵成养老问题的社会性大反思。

巨大的缺口与乱象当前,护工荒已成为社会化养老最为狭窄的瓶颈。鉴于工作的杂、脏、累与身份的卑微,不少护工都是偷偷瞒着亲友在从业,有人坦言道:“如果我告诉他们是在医院伺候患者,尤其是给患者擦屁股,那要被他们笑话的。”无论是政府宣传抑或新闻舆论,都不应再漠视这一重要行业的存在,而应像国外那样,对其补以起码的普及与敬意。

护工荒并非中国独有,但欧美社会行业认可度高,且待遇不菲、福利稳定,以至于近年来有很多本来看不起护工这行的中国护士也“跳槽”出国“援建”。而对于国内护工来说,“活多活累没什么,就怕流汗流泪却没待遇。”国家应及时跟上补贴与保障,最大限度地缩小待遇的心理差,这也是激活行业积极性的快捷键。

此外,政府应强力介入人员规范之中。从准入门槛到业务培训,由工作流程到考核细则,应像颁驾照和行医执照一样严谨权威,硬性规定注册就业、持证上岗,以保证技能水平与监督反馈——人员正规、资格公信,方能最大限度减少摩擦与安全事故,吸引更多劳动力与用户关注其中。

面临加速度袭来的老龄化浪潮,中国广大“四二一”家庭的过度脆弱超乎想象,即便是居家养老或社区养老,也不同程度地需要成熟可靠的护工体系参与其中。眼下银发的中国,需要他们的细致搀扶,才能继续走远。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