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天真者的像
2012年第12期

2012年12月20日 来源:《三月风》

文 摄影_本刊记者 张立洁

编者按:在这些特殊艺术家笔下,看不到“障碍”,与之相反一个个生机勃勃的生命坦诚展现,强烈的情感扑面而来......

 
刘秀洁 女 1990年生 智力障碍 上海

 
许博丞  男 2001年生 自闭症  北京

 
朱紫芊 女 1995年生 自闭症 北京

 
包丽萍 女 1983年生 自闭症 上海

 
陈萌 男 1992年生 自闭症 甘肃兰州

 

【摄影人】 张立洁
中国残疾人杂志社《三月风》杂志主编。第二届侯登科纪实摄影奖获得者,2009年连州国际摄影年展艺术家银奖,2009年曾被提名参选 ICP Infinity Awards青年摄影师奖,作品在纽约、连州、平遥等摄影节展出,2012年11月《罕见病》系列作品获得第二届“徐肖冰杯”全国摄影大展典藏大奖。

 

 

“精神障碍”或许能在医学层面描述这个群体,但在艺术领域却并非有效。在这些艺术家的笔下,人们看不到“障碍”,与之相反,一个个生机勃勃的生命坦诚展现,强烈情感的扑面而来⋯⋯

1945年,法国画家杜布菲走访了瑞士日内瓦、洛桑、伯尔尼等多个精神病院,病人们的绘画、雕塑深深地打动了他。精神病人阿道夫•韦尔夫利把剪贴、图画和文字融为一体,做成令人叹为观止的装饰艺术;女画家阿萝•伊姿无望地爱上德国国王,便不断重复着色彩鲜艳的爱情主题;农民奥古斯特用木头和其他材料做成了一支庞大的军团⋯⋯这些非职业的“无关之人”呈现了艺术世界更为神奇的一面。从此,这种天然无饰的创作有了“原生艺术”的称谓,继而引发了西方美术批评界一场长达四十年的探索。

如果说,总有一些人永远不可能跟正常人一样,那么,他们存在的价值往往会以另外的方式呈现。他们的纯净和创造力既让人拍案称奇,又让人自惭形秽,反思长久以来“主流”的我们的自傲和对他们的漠视与禁锢。

拍摄手记


拍摄这个项目始于两年前采访郭海平,他是中国目前为数不多的专注精神障碍者艺术研究和推动这一事业的人。在他创办的南京原形艺术中心,看到了很多让我至今难忘的画面,出自不同国家,不同病因,不同风格的特殊艺术家之手,但是这些画给人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非常真诚,非常震撼。我清楚地记得,一个叫张玉宝的精神病患者的画,画面是沉重的灰色,画面中间一团乌云缠绕住一个人的上半身,能看到的只是两条挣扎想要逃开的腿,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后来郭海平告诉我,这是他“潜伏”进精神病院那三个月发现的一个宝。

从那次采访开始,接触到这个人群,他们的艺术世界深深地吸引了我,很快就有了想要拍他们的想法。因为之前拍摄过非典后遗症患者、罕见病群体,再次面对这样一群特殊的人,让我不得不仔细思考要用什么样的立场、角度去表现,用什么样的技术、手法更加适合这个项目。

2012年春,4月2日,一年一度的世界自闭症日,北京孤独症康复协会和中间美术馆合作举办了一个名为“天真者的画”的孤独症儿童画展。30多位孩子的一百多幅画作,把我和同事这些所谓的“正常人”彻底征服。画展上,我们认识了几位很有天分的小画家,由此开始了采访和拍摄。

一直以来,我们都想把他们拽到所谓正常人的世界,改造他们,把他们变成我们希望的样子⋯⋯而疾病迫使这些人与外界的浮躁和诱惑隔离,回归到天性之中。直接、直觉和自发的特点,赋予他们的作品一种简洁、宁静、幽默和意味深长。他们的光彩完全来自于人的天性,这是任何训练和教育都不可能完成的。在观看他们的作品时,会情不自禁地自由联想,挖掘深埋在人心里最底层的动机和欲望,这对观者而言,更是一次反思和自我救赎。

中国目前对待精神障碍、智力障碍者的艺术创作,还是停留在慈善层面,我们身边很少有人能真正懂得和欣赏他们的作品中蕴含的艺术价值,因此他们的才华也常常被忽视、埋没,甚至扼杀。

有了深刻的感动和认同,整个拍摄进行得很顺利,家长们的小心翼翼和敞开心扉都在泪水和诉说中展开,每个孩子奇怪的刻板行为竟然令人长久难忘。

艺术对他们而言,既是一种需要争取才能获得的权利,也是一个希望,因为艺术上的超常才华也能够吸引公众的目光,为他们争取更多的关注,带来更多的机会。

 
杨洋 男 1994年生 自闭症 黑龙江省满洲里

 
澄澄  男  1998年生 自闭症  北京

一年的时间,没有他们,就没有这样一个摄影项目,为天真的他们造像,也让我有了一次接近自己接近天真的机会,我感到很满足很幸运。

2012年11月
北京

 

 

刘秀洁 女 1990年生 智力障碍 上海

成长在单亲家庭的秀洁从小就十分渴望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和互动。她不喜欢太安静,反而喜欢在人群欢闹的地方进行创作。因此,秀洁所有的作品几乎都是同老师、朋友、学员聊天后的产物。经过两年多的练习,她的进步很大,因为参加各种活动,人也更自信了,听说要来采访,她兴奋地立刻掏出手机,打电话告诉妈妈这个好消息。妈妈说,秀洁的头发不知什么原因总在慢慢地脱落,每次出门前都要给她整理好假发,一到夏天闷热难耐,但是女孩子大了都难免爱面子,她也坚持戴着。于是她的画上经常出现长发飘飘的女孩。

 

 

许博丞  男 2001年生 自闭症  北京

别人是画画,博丞是“涂画”,从来不用调色板,一天能涂好几大张,被戏称为“高产画家”。生活如万花筒一般,他的作品中斑斓的色彩,大刀阔斧的笔触都源于此,洋溢着生命的热烈、饱满和任性。博丞4岁被确诊为自闭症时,他的父母就离婚了。博丞在孤独症孩子里难得地依恋妈妈,碰鼻亲昵是他们的母子礼。法学专业的妈妈原本对医学一窍不通,为了帮助他,学了大量相关知识,博丞也成了各种疗法的实验“小白鼠”。整整三年,妈妈白天上班,晚上定时爬起来给博丞喂药、打针,却收效甚微。“我不会走医疗的路,它解决不了自闭症的核心问题,应该以教育为主。”在母亲多方“公关”之下,从幼儿园到小学,博丞一直幸运地得以在正常小学随班就读。为了让他找到一条舒解情绪的通道,母亲把他带进绘画的世界。

 

朱紫芊 女 1995年生 自闭症 北京

不会说话,不理人,对周围熟视无睹,连最亲的爸妈也不理不睬,这是大多数自闭症孩子的共同特征,芊芊也不例外。妈妈林捷说,很多认识我的人都说,你真有耐心!我说,你只是没有看到我发疯和歇斯底里的样子。作为北京市孤独症康复协会理事,北京天坛医院心内科的医生,芊芊妈妈算得上最早尝试各种康复和新兴疗愈手段的一拨人了。但是各种训练在她看来,孩子们都被指导过多,强制过多。而拿起画笔,不必要求线要直,圈要圆,他们才会觉得安全,才会愿意多画。

 

杨洋 男 1994年生 自闭症 黑龙江省满洲里

杨洋被母亲辗转千里“送”到南京博爱勤善残疾人服务发展中心时,裤子破得不成形儿,行李袋里那条换洗的更破。他家在满洲里最偏远凋敝的山区,父母务农,有一个弟弟,家里贫苦潦倒。留下300元的生活费后,母亲便与中心失去了联系。这段日子,杨洋不停念叨着“回⋯⋯满洲里⋯⋯过年”,他想念家人,画了无数张妈妈,画里的妈妈们都有一双挚爱的眼睛。

 

澄澄  男  1998年生 自闭症  北京

澄澄从没上过培智学校,母亲认为那里的智障孩子虽然学得慢,但总算会听老师指令,和澄澄这种无计可施的自闭症根本不是一回事。最初学画是为了让澄澄静下来,几乎吹了三年的橡皮灰后,澄澄才第一次拿起笔。慢慢地,越画越有感觉。为了给他一个更好的艺术环境,身为英语老师的母亲放弃了在家乡一所市级重点中学教导主任的工作,选择了北漂。在外人眼里,澄澄的生活似乎是在计划和执行中度过的。每天练琴四个小时,还有架子鼓、声乐、绘画、作文、乒乓球⋯⋯但妈妈心里知道,有些事情可以改变,有些却永远无法改变。

 

 包丽萍 女 1983年生 自闭症 上海

丽萍是个爱打扮的姑娘,平时话不多,但却具有让人惊叹的敏锐色彩感受力,双子座的她在画中一直并存着两种不同的时态:理性克制的细密色彩与不羁暗涌的线条波动。生活中,丽萍非常懂事,和父母住在一套一居室的老单元房里,画画是她的爱好,但是她更希望能够找到一份工作,可以给家里挣些钱。初次见她,和一群学员坐在一起,她更像是个老师,在平静的外表下,是她努力克制的心。她说,她怕别人看出自己有什么不一样,所以尽量不说话,几乎不笑的。

 

陈萌 男 1992年生 自闭症 甘肃兰州

黝黑的脸颊,斯文的面孔,陈萌刚刚和他的“老师”窦一欣一起完成一次壮举——从最北的漠河一路到海南三亚,全程7000公里。这次名为“孤独的行走”的活动是为贫困自闭症儿童募捐而发起的。陈萌的妈妈是军人出身,一直希望儿子能早日成为真正的男子汉,咬了咬牙就让陈萌出发了。陈萌的画像他的人一样,规规矩矩,但是仔细看,却带有明显的个人特征,每个色块每个形象都是由点组成的,细小密集,变化得微妙而新奇。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