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浦志强:我对别人不在意的事很敏感
2013年第3期

2013年03月14日 来源:《三月风》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地球’,胡平说言论自由就是撬起地球的支点。言论自由就像空气和水,有它你意识不到,没有它你无法生活生存。别人对此不在意,我却很敏感。”

文_本刊记者 李 樱 摄影_本刊记者 冯 欢 

 
浦志强 1965年生,河北人。北京市华一律师事务所律师,2012年代理了大学生村官任建宇等一系列重庆劳教案。

采访当天是浦志强身份证上登记的生日,也是一位影响过他人生轨迹的领导的忌日。他从书柜里拿出这位领导传记的书,脸趴在桌上,左看看右看看,比划着让这本书竖立得更端正,再拿出手机,找准角度,为书拍了张正面照,动作庄重如同为其上香,就像在火树银花不夜天的大年夜,他兀自唱着一首挽歌,那么不合时宜,他却不管不顾。

他48岁,高1.88米,体重220斤,说话有胸音闷响,外形给人很有视觉压迫感,情感却细腻。前不久刚配了副眼镜戴上,关照记者这是他第一张“戴镜照”。

2012年他代理了6个劳教案,“一坨屎”方洪、大学生村官任建宇等等。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事关言论自由、表达自由”,是他10年来一直从事的公益维权领域。

2003年余秋雨诉肖夏林名誉权案、2005年《中国农民调查》的名誉权案、2006年奥美定美容案……他都是这些案子的免费代理人,总是代理弱势的一方。 他被北大法学教授贺卫方笑称为“第一修正案律师”。这个称号出自美国,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里,美国国会不得制定任何减损言论自由的法律,这条保障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表达自由的宪法条文,催生了美国民权领域的一系列保障。

“阿基米德说‘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地球’,胡平说言论自由就是撬起地球的支点。”浦志强把写下《论言论自由》的胡平视为人生导师,“言论自由像空气和水,有它你意识不到,没有它你无法生活生存。言论自由是永远的需要。” 

走过“理想又仓皇”的80年代 

年少时,浦志强从未想过当一名律师,他的理想是成为一名老师,一个月挣几十块钱。富农成分的父亲在村里挨批斗,家里希望他能离政治远一点。

1982年,浦志强考入南开大学历史系,他交游甚广,忧国忧民,还参加了“鲁迅国民性研讨会”。1986年,本科毕业,他报考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古籍研究所的研究生,考了两年才考上。

读研期间,他的理想依然是想当一名大学老师,只是因为受到政治牵连,1991年浦志强硕士一毕业就失业。江平校长给他100块钱买饭票,他拿了就走,后来有稿费就还了江校长。江推辞,浦说:“您先拿着,没钱了我再朝您要。”

他坚守原则,不说假话,不骗人,不写“检查反思”。那几年他的生活寒碜,住在一间破旧的小平房里,坐的地方也没有。走投无路时,他找中国社科院马列所的张显扬“看病”,对方告诉他不必灰心,“一个人只要忠实于信仰忠实于朋友,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他不再跟自己较劲,三十而立开始考律师资格证,因为“总要混饭吃”。他很会考试,很多题都被他押中,两年后就拿到资格证。32岁开始当律师,接的商业案件都是朋友介绍,慢慢奔小康。

胡平的《论言论自由》他1995年才第一次读到。1996 年,当他买第一台电脑练WPS 打字时,他把这篇6万多字的长文一字一句全录到电脑里。

很多年后胡平出版文集,用的都是他整理的电子版。这篇文章对他影响之大到,此后只要不犯法,他开始有意识地去做一些跟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有关的事情。 

 
2012年浦志强代理大学生村官任建宇诉重庆劳教委案,法院一审宣判驳回起诉后,他接受媒体采访。

  
2009年浦志强代理山西沁县赵满仓等村民举报村支书被诽谤案。

低水平的秘书怎么证明书记的水平高 

2003年,时为《北京文学》杂志社编辑肖夏林在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抨击余秋雨对深圳文化的不当吹捧,并根据九十年代文坛的传闻,写下了“他做深圳文化顾问,为深圳扬名,深圳奉送他一套豪华别墅。”余秋雨据此起诉要求判令作者侵犯其名誉权。按照当时国内诽谤诉讼的惯例,肖夏林很大可能将面临败诉后果。

浦志强以第二任律师的身份介入此案,他第一次使用了“沙利文诉《纽约时报》案”中“公共人物”的概念,第一次提出名人也即公共人物起诉媒体或个人侵犯名誉权,需要以行为构成实际恶意为前提。这让局面发生关键性扭转。法院采纳了余秋雨的名誉并未受到实际损害的辩护,案件获得胜诉。

2004年2月,浦志强去珠海出差,途中阅读了《中国农民调查》一书,读后他“涕泪滂沱”。同年,原安徽省临泉县委书记张西德以“名誉受损害”为由,状告《中国农民调查》作者陈桂棣、吴春桃。浦志强主动要求免费代理此案,要求法庭保护公众批评官员的权利。

浦志强的辩护常将对方引入自相矛盾的困境,看起来还有些幽默。《中国农民调查》案在交换证据阶段,当对方的一名证人念完证词后,浦志强问他,你来做什么。对方答,我来证明张书记理论水平高。浦志强又反问:“你是一个秘书,你水平高还是张书记水平高。你一个低水平的人怎么证明人家水平高?”辩护虽精彩,却没能影响判决结果,至今他们都没有收到判决书。 
咄咄逼人的侠义,田忌赛马的智慧 

浦志强不给自己设限。庭审中,同辩方的律师都拉住他,让他别往下说,他反而不高兴。他会指名道姓把法官骂一通,有时法官也看着他牙痒痒,私底下跟同辩方的律师沟通,说他“不是个东西” 。

同行觉得他技术不够好,他承认却不服气,“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我的长处是没有分寸感,我不需要画地为牢。”

他外出办案,旁人看来气场强大。去巴东办邓玉娇的案子,在临时检查站遇上查证登记的警官,他道声“等我一天了,兄弟们辛苦”,然后递上名片,让其转交局长,“就说我来了,想解决问题,别太过分”,对方连声称是。他不认为这是“反客为主”,“理直不需要客气,我愿意配合是给你面子”。

有人看他咄咄逼人,有人看他却是侠义。2006年在奥美定诉讼案中,受害者张慧琴将生产企业富华公司和富华医院告上了法庭,这边诉讼没结果,那边她却作为被告,被富华公司和富华医院告以诽谤罪,诉讼结果还到得很快——一审认定她诽谤事实成立。

张慧琴在深圳找过三个律师,都被拒绝。当她感到完全无助时,浦志强给她打来电话,告诉她:你的案子我接了,免费代理。浦的理由是“一个消费者因对产品质量提出批评,却被认为侵犯了生产者的名誉权?以后谁还敢批评?”

2006年4月30日国家药监局叫停奥美定,禁令第二天,浦志强又打电话到药监局对政府执行不力的迟缓动作提出抗议。

铁汉也有柔情,每次看《平凡的世界》他都会流泪;谈着当事人被当地政府戕迫得几乎山穷水尽,黄豆大的泪珠,啪嗒啪嗒地一颗颗往下掉;为谭作人案申辩被法官屡屡打断,法官最后一敲“择日宣判”,他冲向当事人,抱着痛哭。

有人说他在做“维权秀”,他就大方地承认,“就是为了出名”。媒体倒支持他这点,评价“看起来玩世不恭,却堵住了诛心之论,反显得坦荡”。

很多人疑惑他为何能一路过关斩将,他说所有的事情都有传统的智慧。

2012年他代理的6起劳教案件,都经过认真选择,“都是根据现行的劳动教养规定界定,这些行为都不应当被劳教的,是非非常清晰”。他吸引美国记者来报道案件,说辞也非常有吸引力,“我要推动废除中国的古拉格”。他选择报道重庆一系列劳教案件的时机也颇有讲究,“我去的时候不危险,谁有功夫管我?”他较自信自己的政治判断。 

公益做得我不会挣钱了 

三月风:您在人生的某个点上一直守住原则,这个过程很艰难吗?

浦志强:说不上,没到杀头的地步,无非就是没有机会,没有体制内的机会。可是我自己很小的时候,家里就让我远离政治。上大学后,我又看了一些书,所以压根没想往官路上走。顶多想当个老师,但在2000年后我才发现我不适合当老师,我坐不住。我是那种课堂上飞进来一只苍蝇,都要看的人。

三月风:您对自己没有分寸感引以为傲,必然会让您陷入与人短兵相接的境地?

浦志强:你是为自己,他是为别人,怎么相接得起来。对手对自己宣称的东西没有主义没有信念,并不深信。他们来都得跟你说,浦哥,想办法帮帮忙,配合一下,不要去干。我说你有手续吗?没有吧。我从不谋求法律之外的权力。

三月风:从事公益维权,需要投入很大的物力财力精力,您如何说服自己去做这些事情?

浦志强:我对别人不在意的事情很敏感,比如言论自由、人格尊严;然后我对别人很敏感的事情又比较马虎,比如危险、赚钱多少、辛不辛苦。这些事情我都晕晕乎乎。我还是比较直来直去有些没心没肺,算大账不算小账。我追求自己的开心、任性。

三月风:您代理的一些公益诉讼,外人看来,一开始就注定会失败……

浦志强:我打的是过程,谁说我败了?有些案件某些法院都没有资格来进行,只有历史可以来审判。

三月风:有记者惊叹您能如此安全。

浦志强:我怎么不安全,我无非就是说说话,言论自由不是很安全吗?各界都习惯了我就是这个样子。

三月风:今年“改革劳教”成为高层共识,而在高层透风之前,媒体就报道过您非常笃定会改,为何如此自信?

浦志强:很多事情都是可以改变的,得创造一种民意,民意突显,让民意反映出来,他才有兴趣去改变。当政府认为一件事情可以为他加分的时候,他会去做。

三月风:这算是一种操控?

浦志强:不是,是发现,把它呈现出来。

三月风:您的维权模式最不受人待见,谁都不来做,您在做,是因为内心的笃定?

浦志强:不是,这就是押宝。没人敢跟,那不就是让我成名嘛。

三月风:见到很多社会黑暗面,您的心态“看起来很美”?

浦志强:你觉得很好吗?我的状态不好,我发现我不会挣钱了。这一年脑子里只想着劳教的事情。我得想着去挣点钱了。同是公益律师,佟丽华比我强多了,他能找钱,我只能去挣钱。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接受过任何资助,我一个奖也没获过,所以当我的商业案件不成功时,我也完蛋了。我们的公益维权没有基金会,没有社团,缺少一个合法的途径弄捐款来做善事,然后税收变高,我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处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