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大家都装,是一种集体神经症
2013年第8期

2013年08月15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编者按:文化越发达的社会,人们装的可能性越大。周围的人都在装,他要真实就成了特例。这种装跟个性没关系,而是环境、氛围或某种流行的价值观,压迫着他不得不顺从,我要不装,这个群体就要排斥我了。

 
杨凤池:首都医科大学教授、医学心理学教研室主任,央视《心理访谈》特约心理专家。

 
现代生活中,人们不断寻找最好的面具,同时去辨别别人戴着什么样的面具。(图 CFP)

文 _ 本刊记者 冯 欢(采访整理)

现在不装的人,成了小概率事件。一种是英雄、模范人物,无论何时何地,都处在真善美的状态中。还有一种,真是不装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惜牺牲道德和底线,自揭隐私、走光露底,以此博得大众眼球,不求流芳百世,但求遗臭万年。实际上有人格问题。

大多数人还得装。如果人人都不装,这个社会就成幼儿园了, 只剩天真和浪漫,这在国外,也是不可能的。一个人的社会化程度比较高,就需要某种程度对语言的修饰、对行为的控制。我们很少把这种情况叫做装, 只是说社会适应良好、 更成熟。

装得跟现实距离太远了、太明显了,甚至自己都不认可,这是值得研究甚至批判的。有一回,我在地铁上听见一个人打电话,特别大声,说我现在泰国呢,回来给你电话。也许不想让对方找到自己,但也有可能就是在装。一般乘坐地铁的人经济条件是相对有限的,他一说在泰国,就显得自我提升层次了,这就是装得太厉害。

顺从大流去装,个体承受的压力就小了

一些人由于童年早期的生活和家庭带来的创伤,因为表现真实就遭到伤害,他学会了装。比如一个孩子考不好就会被暴打一顿,只有傻孩子才会真实呢。他会代替家长签字, 或者明明不及格也要说谎,这是家长训练出来的——通过装,有效地躲避了惩罚。如果家长并不简单粗暴,而是跟孩子共同分析原因,让其改进,他就没必要装了。有意思的是,孩子虚报了一个好成绩,父母也去鼓励奖赏,那这孩子就会装成瘾了。长大以后,在工作单位和社会生活领域里,总是不真实。大家都不装时,他照样要装,这是个性的问题。

更多的人,是因为周围的人都在装,他要真实就成了特例。这种装跟个性没关系, 而是环境、 氛围或某种流行的价值观,压迫着他不得不顺从,我要不装,这个群体就要排斥我了。比如一个男的穿裙子,大家立刻直觉这人心理不正常。但如果男人都穿裙子,你不穿,你就成了有问题的人了。哪怕骨子里并不想装,为了拥有归属感、为了得到朋友或群体的接纳,也得去装。顺从大流去装,个人承受的压力和焦虑就小了。

其实所谓的装,从心理障碍角度讲,属于神经症性障碍。我要面子,不要里子,在一些不好的心理机制作用下,才成了装。一群人都装,是集体的神经症,大家都不装,需要有足够强大的社会氛围和公众的舆论基础。相对而言,一个人的职业性质需要大量的公关活动,老要见一些人,见的时间不长,马上就分开了,就比别的职业装的可能性大。

装没问题,不装也没问题,就怕总是处在冲突之中

心理学讲“无冲突无障碍”,在人类精神活动当中, 黑没关系, 白也没关系,就怕又想黑又想白,老在冲突之中。比如芙蓉姐姐,她要么是心安理得地装,要么是真实坦然,她就没事;就怕不得不装,装完了还难受那种。

有一次我们做团体心理咨询,让每个人谈论一下自己的婚姻。一般人比较均衡,觉得还行。一位女士很激动,说天底下没我这么幸福的,我和爱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这辈子嫁给他,下辈子还要嫁给他。听起来像米饭里掺着沙子,有一点装的色彩。因为婚姻毕竟平淡的时候多,别人讲的事儿都很平淡,她讲的事儿老给人一种冲击感,显得不那么真实。

我们有意识地引导她描述一个家庭场景,她说:我在卧室看书,丈夫在书房打游戏, 下起雨了, 我看着我这边的窗外,他看着他那边的窗外。这个场景一出来,就让人觉得不对。后来,有个人流泪谈起婚姻不幸,这位幸福的女士竟然哭得比谁都凶,面对大家善意的安慰,她的防线崩溃,突然间,人都瘫倒在地了。

她的婚姻其实有非常大的矛盾冲突,没法表达,为了避开内心的痛苦,就过分地装幸福,变成了心理障碍。我的很多来访者因为职业原因,必须装成“我是很重要的人”,实际上人微言轻, 每天处在一个伪生存状态。 久而久之,矛盾激烈到一定程度,自我的功能不足以hold 住时,精神就得病了。这股负能量也可能攻击到身体, 成了病就叫心身疾病。

目前已知的上百种常见疾病都属于这种疾病。医学界已经证明冠心病、高血压、溃疡病及癌症主要是心理因素导致的,凡是装的人容易得癌,装得特坦然自己还不拧巴,就不容易得病。

一个心理健康的人,应该是跟亲密的人真实, 跟陌生人伪装。 如果反过来的话,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心理健康出了问题,要么是对亲密的人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儿。

文化越发达的社会,人们装的可能性越大原始部落的人不会去装,文化越发达的社会,人们装的可能性越大。我们几千年沉淀下来的文化有装的传统,中国人讲究中庸之道, 我们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只能按照现实来生活、表达,但主流是崇尚真善美的。

我小时候住在老北京的四合院里,真是夜不闭户,白不闭户,家里有锁的都少。孩子放暑假了,退休的大爷大妈会自发把孩子组织起来,领着读书、做游戏。现在你轻易不敢托付给别人,万一弄到别处去了呢?那时穿街过巷的货郎可能会卖假货,拥有店面的商家绝不敢作假,即便没人监督。整个诚信的社会风气下,别人都不作假,你作假,就相当于自杀。之前某牛奶厂家查出三聚氰胺了,要真是商品规则下的市场经济, 这家企业就得注销了 ;但现在“经过停业整顿焕然一新,又重新上市了”。

价值观的多元化与“礼崩乐坏”的深层问题困扰着我们今天的生活,社会风气受到很大程度的污染,出于恶的、私利的装越来越多,并且害人害己,从而形成了社会的群体性焦虑,以至于普通人为了安全感,不得不装。这种被迫的装不是文化的进步,而是文化的扭曲。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