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演员张国强 我只是比别人更走心
2013年第9期

2013年09月13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推拿》剧照,张国强饰演盲人按摩师王泉。(剧照提供 拾捌文化) 

张国强
演员,1969年生人,在反映盲人推拿师群体的央视热播剧《推拿》中饰演推拿师王泉。之前因饰演《士兵突击》里的连长高城而闻名。

编者按:我只是一个表演者,尽到把他们生活、状态表演出来的责任,让人们看到这个群体。拿捏盲态的体会,没办法用语言形容,那就是悟性,自己能意会却难言传。

文_本刊记者 李 樱

八月,央视热播大戏《推拿》收视率始终不理想,这是一部反映盲人按摩师生活、情感的正剧,改编自毕飞宇茅盾文学奖获奖的同名小说,在网络上零差评,最终却面临叫好不叫座的尴尬。

导演康洪雷承认,《推拿》改编成电视剧难度较大,“但最难的是我们不了解这个群体。”《武林外传》编剧宁财神则认为观众已经习惯将“扫雷”作为一种观剧乐趣,正剧没市场;更多业内人士则评价,《推拿》无论是原著作品还是题材阵容都未能迎合当下有闲暇看剧的观众,“小众性”导致“阳春白雪,曲高和寡”。

这是一次将残疾人生活通过公共媒体艺术化,走进大众视野的一次尝试,未必很成功,却依然有可圈可点之处。身边凡是看过电视剧几眼的朋友总会提起,“张国强演得真像。”一位善于抓取人物特点的画家说,张国强对于盲态的拿捏很精准,比如“他会学盲人用耳朵寻找方向,所以总会侧一侧脑袋;眼睛会下意识地翻一翻,学盲人感受那种一闪而过的一点点光感;走路总会东碰碰西碰碰,用手摸着走”。

行内人评价张国强“塑造了一位盲人的经典形象”,这在反映盲人真实生活的艺术作品中屈指可数。甚至他饰演盲人的逼真度盖过了同剧组的濮存昕,盲态的拿捏不像“戏”,不似话剧体,更生活和真实。而香港影帝梁朝伟演过四次盲人,第四次在《听风者》中扮演时,他依然为走起路来不像盲人而懊恼。张国强如何做到如此之像,恐怕也是梁朝伟想知道的问题。

 
王泉想回南京工作,打电话联系旧友,未婚妻在一旁听。(剧照提供 拾捌文化)

闭上眼,都是他们的眼神、他们的走路

2012年春节前后,张国强接拍《推拿》,除看剧本外,毕飞宇的原著小说他看了三遍。盲人是不太为人知的群体,此番却全以他们为主体,于演员绝对是次挑战,也因此极具吸引力。

住在上海的他,春节一过,便给上海盲童学校打电话想去体验生活,学校热情应允。第二天,太太开着车,拉上他奔赴目的地。

一位盲人小伙教英文课,“帅气”地在课堂的几个过道间来回穿行,嘴里的英文铿锵有力,“特别自信”,班上的盲孩子们还为他表演了拍手舞,“洋溢着快乐”。第一次接触到这么多盲人,一幕幕颠覆着他的想象。

第二次去,学校安排他与一位盲人推拿师聊天。走廊尽头,从看见推拿师的第一眼起,他便开始观察:推拿师怎么走过来,怎么与他握手,怎么说话,怎么听他说话。交谈中,他了解到盲人分先天盲、后天盲,也分有光感和无光感。这些是以往他闻所未闻的东西,他甚至了解到先天盲人比后天盲人更能面对自我接受自我。

从盲校出来,太太又开车带他几乎转遍上海的盲人按摩店。他发现盲人推拿师的听力很好,才第二次光顾的顾客进门,推拿师一听声音,就会记起来,知道是老顾客。他观察推拿中心独特的地方:墙上有到点儿就“叮咚”一声的报钟,盲人手上都会戴一块计时表,时不时摁一下,听报时;即便不听报时,一套颈椎、腰椎按摩下来,是不是快到时间,推拿师心里都有数。

提前两周到北京剧组报到后,张国强又分别到北京盲校和专门培养推拿技师的就业培训中心体验了一次。在那里,他得以进入盲人的生活空间。

一切,对他都很新奇。睡上下铺,屋里尽管很凌乱,但每位盲人都会把自己的水杯、衣物、牙缸、饭盒......放在特定的位置,一起床,马上就能摸到。他听他们边吃饭边聊天, “今天那个茄子饭不好吃,还是上回那谁烧得更好吃”这样的话题,他都能听得津津有味。

他才知道盲人也用手机,也玩电脑、也上网,而且是人手一部,人手一台。张国强好奇得很,想验证一下,就让推拿师上网找他微博。通过语音软件,盲人推拿师灵巧地打字,“当当当”几下键盘声后,“演员张国强”被特有的电子声播报出来,点击后,他最新写的微博竟被马上播报出来了,“被震撼到了,很有意思”。

两位胖胖的推拿师互相逗趣,晒生活的幸福。一位高调地说自己结婚啦,另一位逗着问,怎么办酒席的?“在老家摆了三天三夜的流水席,八十桌!”盲人幸福的样子、追问的神情、说话的方式、逗趣时的形体,张国强暗记下来,心里琢磨消化,“感觉很可爱,那种幸福的样子特别好。”

张国强看到、听到的东西都不高深,全是生活真实情调里的家长里短,在戏里,他表现得最像,“可能我只是比别人更走心”,“现在离拍戏时已过去一年,我一闭上眼睛,还是会想到他们的很多眼神,包括走路”。


弟弟欠赌债,王泉最终决定替弟弟钱债血偿。(剧照提供 拾捌文化)

 一开机,我就是王泉

体验过生活,下一步需要调动形体。“知道吗?你们看我演起来外表很放松,但其实,我特别累。为把走路的姿态形体拿捏准,浑身肌肉关节都在参与调动,一直绷着”,“只要一开机,我就是王泉”。

除了形体,张国强的难关还有方言。他生在东北长在东北,王泉却是生在南京长在南京。温柔细软的南京方言,他模仿起来很犯怵。开拍初,满脑子南京话,不时让他分神出戏,“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开拍5天后,导演康洪雷改变初衷,允许大家都说普通话。张国强反却要坚持下来,“有个拧劲儿,非得这样,才觉得王泉是完整的。”他的方言虽南京人听来依然“不伦不类”,但神韵学像了,唬得住外地人。

王泉的高潮戏是被父母逼着替只会伸手要钱的明眼弟弟还赌债,而他最终选择拿菜刀在胸口剌一道长长的刀口,钱债血偿,并说了一番感人肺腑的话,“你们不懂,两万五我不能给你们。我的钱是怎么来的?两万五千块,我要捏多少只脚?一双脚十五块,一只脚七块五,我要捏三千三百三十三只脚。钱我就不给你们了。可账我也不能赖,我就给你们血。”

王泉的善良、担当、尊严,在这场戏里集中爆发,当他用刀划破自己的胸口,观众被感动得稀里哗啦,都以为这段话是给要账人听的,真是不要命地与要账人拼。

张国强对此却另有一种理解,“他也是说给爸爸妈妈和弟弟听的,他必须要传递这样的信息,虽然他爸妈对此完全清清楚楚。上中专起,他就不在家住,工作后每年都往家送钱,连弟弟结婚都是他出的钱,他觉得难道自己做得还不够吗?他剌刀子是剌,但他也有心眼儿,不会‘哐当’一声,一下就把肠子都拉出来。毕竟是中医学院毕业的,知道从哪下刀既不会伤到自己,又能吓唬到对方,还完全释放了自己的情绪。王泉也有狡黠的一面,眼睛看不见,心里看得明明白白。”

“这部戏更希望传递正能量。导演尊重原著,但并不拘泥于现实。有些盲人的眼窝比较......,在戏里,导演就不要求我们把眼睛做成那样,以利于集中表达,盲人除了看不见,其他跟明眼人没有任何区别。他们有欢乐有泪水,虽然失去了一个功能,却一样工作,一样可以做很多事情。”

我只是演员,尽到表演他们状态的责任

三月风:体验生活过程中,您有怎样的感触?

张国强:他们有句话让我印象挺深,“我们这些盲人群体,不希望别人可怜、同情,更需要尊重。我心里也明白,但很多时候他们的心理我还是没办法琢磨体会,看似融合在社会中,但因为确实挺残酷地失去了视力,他们有时候很......我跟他们说要拍这个戏,他们说“哇,戏拍完后,很多明眼人可以来找我们谈恋爱,给我们当老婆”。

三月风:接这部戏之前,您接触过残疾人吗?

张国强:没有,以前只是去过盲人按摩店。这是头一次,对他们有了更深的了解。我开始呼吁公众关注各个城市盲道被占用的问题,这对盲人行走特别危险。

三月风:投入角色时,您是否融入了自己对残疾人社会生活处境的理解?

张国强:剧中的推拿师们都生活在推拿中心,虽然会结伴上街买东西,但范围很有限,而他们又特别敏感。现实中,我想电视剧播出后,更多人会来关心这个群体,但因为他们很自尊,可能会想,这是不是可怜我。有天做访谈,主持人问得很好,碰到一位盲人过马路,你是选择说“A需要帮忙吗?B我扶你过去”,还是“C我们一起过去呢?”我选择了C,觉得这样,他们能感觉到平等,而不是可怜或者施舍。

三月风:您觉得盲人的自尊更强烈?

张国强:我很难回答,这个问题你跟盲人交流能捕捉到。我只是一个表演者,尽到把他们生活、状态表演出来的责任,让人们看到这个群体。

三月风:深入接触前,您如何看待这个群体?

张国强:没法深说,只是觉得上天那么不公平。我特别希望......我现在在通州拍戏,就在酒店旁边新建的盲人推拿中心,办了最高等级的卡。他付出劳动帮我舒缓,我付给他钱。

三月风:拍《推拿》前后,您对他们的看法有改变吗?

张国强:我不是一个那么恶的人,也不是那么挑剔。你的问题问得我都不太敢回答了,好像我是一个持有异见的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演员,没有因为这群人特殊了,我就怎么怎么样。

三月风:您误会了,只是因为《推拿》这样完整表现这个群体的戏太少了,我们迫切希望通过您了解到您是怎样走进这个群体的。

张国强:对,真是太少太少了。我们更希望传递正能量,与很多盲人推拿师接触,他们都很温和。虽然看不见,但他们心里都会有另一只眼睛,会看得很清楚。

三月风:希望您有时间,可以把如何做到精准拿捏盲态的感触写下来。

张国强:对,但没办法用语言形容我一瞬间的状态,落实在纸上感觉很难。那就是悟性,自己能意会却难言传。以后写个总结,标题叫“长舒一口气”,因为戏很圆满地结束了,我该做的都做到了,很满足,感觉自己做了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