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人人都活在自己的盲区——眼盲是伤 “心盲”是病
2013年第11期

2013年11月1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文_本刊记者 白 帆

“你很讨女人喜欢对吧?现在的女人都是盲目的,你可以通过按摩和针灸消除她们身上的痛苦,而她们也不用担心你去看别的女人,看不见就不会出轨啊。”韩国电影《盲人的梦》中,一位顾客正光着后背,舒服地趴着接受针灸治疗,一边悠闲地享受,一边对盲人针灸按摩师这样说道。显然,这话来自于一个明眼人对于视障患者的误读,人性的好与坏和眼睛看不看得见并没有关联,片中的盲人按摩师同样对此论调不屑一顾。但这句话却透露出一个有趣的论调:眼睛有问题,会造成失明;但心里出了毛病,明眼人一样会黑白不分。

犹记得曾采访一位盲人表演艺术家时,有幸陪他乘过一次都市里的地铁。那段不算长的几站路,他在朋友的陪伴下,走得并不算艰难,甚至在路上还能保持谈笑风生的气度和幽默感;又想起一位视障朋友曾跟我说,这个社会大部分都是明眼人,我们需要的只是适应他们的节奏而已。

适应,是每个人曾经和正在习得的本领,甫一降生开始,任何人都要适应空气、水和多变的环境,之后还有家人、朋友之情,等上学上班,更要去适应学校和社会的人情冷暖。只有你适应了这一切,才能如鱼得水地生存下去,这是万物常态也是进化论的基础。适应不了的时候,就会产生阵痛,不论残疾人还是健全人。

因此,盲与不盲,不过是眼前是否遮着黑色的帷幕,我们面临同一个物理世界,也因此没有任何不同。但人心丢了,比眼睛看不见更难堪。

 
2013年08月30日,河北省石家庄市,“北交会”秦皇岛展区,身着泳装的美女模特向观众派送贝壳纪念品时遭到哄抢。眼睛看不到,可以靠摸,而社会看不清自己,一双手往往不知道该放在哪儿。(图 CFP)

钝化的盲从社会

盲,虽有亡眼,而不蒙心。反观明眼人,在明与暗的纠缠中,一些人往往选择后者作为明哲保身的掩护色。2011年10月13日,广州年仅2岁的女童小悦悦在广佛五金城区域内接连被两车碾压,路过的十数人犹如坠入视觉盲区,竟无一上前施救。怕惹麻烦的心理,让女孩最终脑死亡,这结局鞭笞的正是路人已经瞎透糟烂的良心,和药家鑫在一次没撞死、二次继续施暴的抉择一样,冷漠的决定反复出现在每日的新闻中,而最可怕的,是我们每个人都拥有下一次案件中成为共犯的充分动机。

武侠剧里常有这样的凶狠对白:废了他的一对招子!在丛林世界,伤害对方的眼睛正如临刑一般充满威慑力。而在水泥围墙社会,就算有一双感光极佳的炯目,盲从之选依旧历历在目。犹记得2011年全城抢盐风波,荒唐之中诞生出数位“抢盐帝”,横扫超市和副食店的货架,犹如地里蝗虫,但人群熙熙攘攘之际,只有一位大娘对此屹然不动,何其淡定。众人好奇,皆上前问其原因,大娘微微一笑,脸色不变:“非典时抢的还没吃完!”相声演员姜昆曾在春晚上说过一个类似的相声节目,“我”因听信邻居二大妈关于副食品涨价的谣言,故而打了一脸盆的醋、两水缸的酱油、十五桶的豆油和一被窝的黄酱,最后副食品价格不涨反跌,家里的存货先长起了绿毛。关于国人跟风的段子不时就会冒出来一些,从国学、养生的各种大师班,到爱疯土豪金、UGG雪地靴的疯狂订购,从张悟本的绿豆疗法到胡万林的神药治百病,跟风变成思维的发疯,继而传染如僵尸病毒,谁也没细想跟风最大的弊端就是束缚思想,扼杀创造力,从而使整个社会都陷入浮躁和庸俗。众人如丧尸丢魂,随着领头者的背影呼啸而去。这股力量相当之猛烈,甚至逼迫华尔街承认“中国大妈”金融大鳄地位,让人哭笑不得。

回看武侠世界,那些盲眼的大侠,从金毛狮王谢逊,到江南七怪之首柯镇恶,算作反派的五岳盟主左冷禅和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不仅功夫了得,个顶个有着独特的内心与情感,还为小说情节的叠次铺陈增加决定性的砝码。

无以救赎的“心盲者”

眼睛看不到,可以靠摸,而社会看不清自己,一双手往往不知道该放在哪儿。今年10月,新华社曾特意翻了一次历史的账本,对年内的几次社会影响较大的恶性事件进行了复盘,事实亟待深思:上半年连霍高速义昌大桥炸塌事件10人死亡,11人受伤,至今没有公布调查结果;张艺谋超生事件,无锡市计生委推诿至今尚无公告;广东省“铬大米”后续处理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气功大师王林非法行医,处理措施迟迟不见动静,当事人反倒逃到了台湾,无人追责......哪一条拎出来,都在当时引起了大批民众围观,但也是最短时间内,包括新闻媒体的所有人都选择了忘却,任其从一个热点变成无人问津的稻草垛,推入黑洞洞的仓库,锁入历史的大门了事。新华社的文章,不仅是对事件本身的追问,也是在拷打每一位相关责任人和围观的老百姓忘却之快,装盲之急。这种情况被社会学家称之为“心盲症”——个体并无身体器官的受损,但对于资讯却视而不见。

对于“心盲症”患者,自我保护和过度主观是两大可见病因。被货车碾压的小悦悦被路人无视,正是因为自我保护意识高涨者不容许自己所辖利益受损。挽救一个孩子的生命所带来的后续问题,短短几秒钟内,已经在每个路人的心中进行了数次、高速的无草稿演算,并做出“视而不见”的结论;而过度主观的人群,习惯了依靠经验对事情的判断上,新资讯的出现只能暂时刺激感官的触动,但马上会将事件与自己的理解连带并糅合,随之不以为然,所以例如张艺谋生了几个孩子,大多会自动划到“名人免责”的经验范畴内,自然事后不再关心,就算有良知的媒体善意提醒,这些事也淡化成事后烟,惬意地被忘怀,更何况媒体本身就是先人一步去寻求刺激的典型,并给自己的所作所为罩上“寻找新闻点”的保护网。

曾有一组关于北京雾霾天的图片被老美网民瞅见了,他们看到那些戴口罩的中国人无比惊讶,大言北京人民应该想想该做点什么。越俎代庖“杞人忧天”的评论虽说过于主观,但对于自己生活环境太无忧无虑,做一个“过分称职”的心盲者确实需要莫大的勇气,一只把头伸进土壤中的鸵鸟,迟早成为猎人的盘中餐。
当盲的世界被视为与“明眼人”世界平等的另一个世界,健康和残障间的界限会变得那么不堪一击。甚至明眼人的世界因为盲从和心盲,放弃反省,犹如被撒上了一把赤白干烈的干燥剂,撒得过多过猛,这颗心渐渐缩水而硬化成粉末,就再也装不回胸膛的最凹处。那时,一双亮眼明眸,没了心灵的驱动,恰如呆滞的二饼,无论如何也框不出一分一毫的神采。


历史上著名的盲人

刘伯承(1892〜1986)
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始人和领导人之一。1916年3月在讨袁战争中,攻占丰都时右眼中弹,导致右眼失明。在疗伤过程中,他为了不损害脑神经,强忍疼痛,坚持不施麻药,被为其主刀的德国医生赞叹为“军神”。

阿炳(1893〜1950)
原名华彦钧,江苏无锡人,民间音乐家。年少随家人学习民乐,34岁双眼失明。一生共创作和演出了270多首民间乐曲,二胡、胡琴、琵琶无一不精,自取艺名“瞎子阿炳”。代表作《二泉映月》成为中国民乐史上的典范之作。

鉴真和尚(688〜763)
唐朝僧人,江苏扬州江阳县人,日本佛教律宗开山祖师。晚年受日僧礼请,东渡传律,履险犯难,双目失明,六次出海终抵奈良。在传播佛教与盛唐文化上,有很大的历史功绩。

荷马(约公元前9世纪〜公元前8世纪)
古希腊的游吟诗人,创作了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两者统称《荷马史诗》,不但文学价值极高,也是古希腊公元前十一世纪到公元前九世纪的唯一文字史料,荷马也被称为欧洲四大史诗诗人之一。

海伦·凯勒(1880〜1968)
美国盲聋作家、教育家、慈善家、社会活动家。出生后19个月时因高烧导致失明和失聪。她完成了她的一系列著作,并致力于为残疾人造福,建立慈善机构,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二十世纪美国十大英雄偶像”,主要著作有《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等。

安德烈·波切利(1958〜)
意大利盲人歌唱家,出生就患有严重的青光眼,7岁时开始学钢琴,随后又学长笛、萨克斯。12岁时,在一次踢足球的意外后彻底失明。他不仅有全世界最优美的声音,还是一位法学博士,被称为“第四大男高音”。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