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老人讹人与广场舞的大众解读——“坏人变老”的标签背后
2013年第12期

2013年12月1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编者按:我们需要警觉,当津津乐道于“老”与“坏”的标签之时,很可能便表明了逻辑的捉襟见肘和跑偏,形成了事实上的“老年污名化”效果。

 
11月25日早上,浙江省金华街头,一位老人突然脸朝下摔倒在地,众多行人因怕讹诈无人伸出援手。(图 CFP)

文_本刊记者  曲 辉

语录“不是老人变坏,而是坏人变老”的走红,缘自于年轻人对几条新闻的吐槽:江苏的大妈们为大跳广场舞,抢占了小区空地,把停在那儿的车都贴上了条;西安的一位大爷乘公交,一女孩没有让座,大爷便一屁股坐到她身上;四川的一位跌倒老太,反咬来扶她的三个孩子一口,为索钱还强行住到孩子家,被目击者戳穿后受到了行政拘留和罚款。

不得不说,确有部分老人“倚老卖老”“为老不尊”,跌破了道德或法律的底线。但这在所有的“广场舞”“乘公交”“扶老人”事件中,只占据了极少比例。根据几个无统计意义的散点,归纳推导为整个群体的问题,是媒体有意炒作与不讲逻辑者的下意识合谋。

无统计意义并不意味着没传播价值,有时恰恰相反——人的审美容易疲劳,发现“人性恶”的兴奋点却很难平息,尤其是对于掌握互联网话语权的年轻人来说,在接受信息时很容易放大与老年人之间的代际冲突,却对老人群体中的主流积极能量置若罔闻。

同样发生在西安,“老翁给生病女青年让座,称年轻人也不容易”的新闻就只有一百多条跟帖,“老人送公车让座年轻人蛋雕”、“老人给让座乘客发红包内有2元钱和感谢卡”这样的消息也在抨击“坏老人”的众声喧哗中沉了底。

几乎一面倒的“坏人变老”判断,把“坏老人”们的堕落动机一竿子追溯回了几十年前——想必你从小就喝着阶级斗争的“狼奶”长大,运动里没少干过打砸抢和揭发乱咬的事吧,当年你就是个“坏年轻人”,现在只不过沿着惯性暴露本性而已——这揣测倒真有点变了种的“血统论”味道了。20世纪各国各时代比反右和文革更残酷的情形比比皆是,按推论各国老人皆祸害了。可莫非当年纳粹德国给年轻人教的全是真善美?否则二战结束几十年后,怎么没见德国老人被集体打上“坏人”的标签?

因此老人的个别失格,绝不能被野蛮地跟群体和经历画上等号。真要划的话,那不少年轻人的失格又怎么算?2011年10月,上海有一起闹得沸沸扬扬的“救人被诬”案:一名超市司机声称自己当时正要开动车辆,看到刚下车的一位老人躺倒在路边,下车报了警给送了医,老人抢救无效而亡,司机就此被“讹上”,一时舆论都为其喊冤不迭。而警察查出的真相,却是事故由司机违章驾驶所致,令众人大跌眼镜——按照前面的思维,是不是也该挖挖年轻群体的老底,为“年轻坏人”怒其不争、杞人忧天一下?

可惜话语权是掌握在年轻群体手中,无论线上线下,老人群体几无发声机会。年轻群体用这种方式表达对老龄化问题全面降临的抵抗,他们感受到衰败的威胁。把“老人”和“坏人”标签并置,也是为逃避自身责任制造的堂皇借口——老人如此险恶,都是以前时代惹的祸;老人本性难移,我还何必冒险去尊老敬老、伸出援手?

因此也就有了浙江金华最近刚发生的一幕:一名八十老人于闹市街头仆倒,结果观者面面相觑,仿佛生怕咬了手,“很有默契地围成一个圈”,颇有此前南通街头任由一老太脖颈卡在路栏杆而亡的耐性。而年轻人们对付广场舞,居然已经发展出了电波攻击、电源毁坏、扔水弹、泼粪便、放藏獒等暴烈手段——至此我们自己的行为已经很难不划入“坏人”的集合,这真是十足的荒诞和讽刺。如果下一代人也用“坏人变老”的标签来向我们倾泻憎恶与敌意,我们又该作何感想?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