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冬天总会过去,春天有的是
2014年第2期

2014年02月14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传说中,牡丹是被武则天贬到洛阳来的。在贫瘠的邙山,牡丹居然浴火重生。残疾人本来觉得自己是没用的特殊人,如果能有一技之长,他们就会觉得自己是特殊的有用人。

 

文 摄影_本刊记者 冯 欢

最早迎接年的,不是饺子、灯笼和爆竹,而是年画和春联。

曹村乡城崖地村地处河南省新安县最偏远处,平日萧落得很,今年的年味却比别处来得要早。腊月十六,村委会的小院里,近十张台子一字排开,新安县残疾人书画培训班的十几位学员们正在泼墨挥毫,把娇艳欲滴的牡丹撒在一张张银亮的宣纸上。

老乡们得知书画家专程来为他们义务书写春联,个个奔走相告,一时间,每个桌前都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画好一幅,抢走一幅,带来的宣纸画完了,老乡们又将家里的红纸拿来。

个子最小的学员李江坡顾不上胳膊酸疼,干脆趴到桌前画,见老乡们喜笑颜开,手中的笔也眉飞色舞起来。

“黄埔艺校”第一期

2013年11月底,河南省新安县残疾人书画培训班第一期开班,招生16名。别人招生,大街上贴一广告,人乌泱泱自己就来了。残联招生,越是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的地方,越需要一个一个带话,一家一家主动登门。

李江坡出生在河南省新安县石井镇郭凹村,丘陵地带,家后面就是山。

从记事起,他就是“爬”着走路。身上骨头都是脆的,一不小心就断掉了。学校跟希望小学一样,都是那种泥洞子,爬到五年级实在爬不动辍了学。从此,多数时光耗在床上,仰着头望五屉柜上的小电视,望得时间长,都发怔了。实在腻烦了,就倚在墙角看狗打架。

他今年19岁,腿断了十几次,背直不起来,手脚也完全变了形。原以为一辈子就是每天三顿饭,就这么到死,“我这样的人,哪里敢想将来。”所以当残联的工作人员敲开家门,让他报名参加书画培训班时,江坡吓了一大跳:管吃管住,还不收学费,天上掉馅饼了?

报名的超过80人,都让涂几笔,新安县残疾人联合会理事长张晓红亲自挑了16位留下来,学员最大的49岁,最小的19岁,既有肢残人,也有聋人,有母子,也有亲属。学员们互相打趣道,“我们不是正规部队,走路都没个正形。”  

两位老师都是圈里名家,书法老师翟克钦德高望重,国画老师丁凤娥被誉为“新牡丹画派创始人”。老师来上课,全凭自愿,不但没有讲课费,还要自掏路费;吃大锅饭,住集体宿舍,都和学员在一起。

聋人郭坤无法与人交流,他的母亲做了陪读;王淋已有身孕7个月,因为智障的弟弟生着病,她就自己先学,回家教给弟弟。尽管他们对书画自救的方式心存怀疑,但这样的怀疑并没有妨碍学习的热情。上午,下午,晚自习,早8点到晚8点,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有娱乐,就在课桌前呆着,埋头写写画画。

丁凤娥也教过健全人,“健全人学也中不学也中,有别的路可以走,但是残疾人不一样,他们特别刻苦,有的早晨五六点就拄着拐杖到教室,晚上12点还在练习。有人说这是‘黄埔艺校’第一期,他们配得上。”

挖煤还行,描牡丹够呛

培训班的调子早定了,就画牡丹。

传说中,牡丹是被武则天贬到洛阳来的。谁想到,在贫瘠的邙山,牡丹居然浴火重生。一年割去,次年再发,蓬蓬勃勃,国色天香。而今,牡丹不单单是作为一张文化牌被打了出去,其产业链也已扎根深厚。张晓红本人是毛体书法家,深谙艺术市场,新安县是国家命名的“书法之乡”,市场前景十分广阔。

出发前,47岁的陈二栓有些不安,十七八岁钻到井下挖煤,送了一条腿。这双粗手挖煤还行,描牡丹真够呛。地处贫困山区,又有残疾,大多数人小学未上过几年,钢笔都没碰着,更别提毛笔了。

一大堆画材发到手中时,个个探头探脑。李江坡瞅着干净的白毡子,摩挲好半天,这毡子好啊,天一冷,垫屁股底下准暖和。等大家照着老师把毡子垫到宣纸下,李江坡黝黑的小脸蒸得通红。他是班里最小的一个,也是“受照顾最多的孩子”,因为身子骨架不住,被几把椅子稳稳地“卡”在讲台上特别设置的“专座”里。

前三天他都没敢动笔,就怕写不好,一笔抬起,不知往哪儿落。眼巴巴地望着同学们,人家都在画,自己玩也不合适,涂了几笔,越涂越欢喜。

在这个水墨与毛笔构成的世界里,所有的经验都来自老师的手把手。横竖撇捺一点点学的话,太慢了。为了让学员有信心,老师打破常规,直接教作品,比如画牡丹,先学花头,然后叶子,再枝干,五天时间,所有人都学会了画花头,很快就像模像样了。“先速成,再精深,真入了门可以倒着学基础的东西。”

两个月后,学员们终于描出了牡丹的“富贵”。教室也伺弄得跟块花圃似的,大花小朵地簇拥着,满满当当。家人看见他们的画都很吃惊,别说他们,学员们自己都不敢相信。

 
1月16日,河南省新安县书画培训班的学员们冒着严寒来到该县最为偏远的曹村乡城崖地村,为当地村民写春联画牡丹,送去浓浓的新春祝福。

纸上的梦想

张晓红每天来教室转悠三四回,学员们画得刻苦,他心里美,后勤也当得勤快。今天添个电暖器,明天送件棉袄。他给他们讲牡丹,讲大城市,学员们心中的寒冬,一点一点化开了。

农村,残疾人,就业,这是三个难题的交集,但乐观的张晓红野心大着,“我们的目标是‘百名书画家’。”作为老残疾人工作者,他有着充分的敏感,“他们本来觉得自己是没用的特殊人,如果能靠一技之长生活,他们就会觉得自己是特殊的有用人。”

新安县书法协会专程派出办公室主任督阵,国画老师丁凤娥原是邻县孟津县残联理事长,退休后开始学画,短短五年便画有所成,极大地鼓舞了学员们。按计划,学员结业之后,每月交一幅书法、一幅绘画作品,由残联评选出一二三等奖,给予相应奖金,“我们就是引导,送他一程两程,如果有一天我们给他200块钱,他不愿意卖了,那就是在市场上出息了。”

磁涧镇八里村的秦爱娜7岁查出脊髓灰质炎,双腿残疾,直到十年前,政府一次献爱心献到了她家,20岁的她终于坐上轮椅,生活半径伸到门外。去年,她被挑选到河南省轮椅篮球队,死气沉沉的生活终于透着新鲜空气,人也开朗了。这阵儿没有集训,听说有书画班就来报名了。过去别人多看她一眼,都觉得很受伤。如今自信满满:要做残疾人篮球队员里,最会画画的;残疾人画家里,最会打篮球的。

结业那天,每人领到一个证,明晃晃的封皮上烫印着金字:新安县书画家协会会员。学员们收拾行囊回家过年,江坡笑得最灿烂,想着一大家子人围坐在桌前吃团圆饭,长辈喝得红光满面,弟弟妹妹跟着起哄“来来来,给我们画个牡丹”时,那散在家里的温情便挂上嘴角了。他盼着过年,等过完年春暖花开,洛阳的牡丹花会热闹得很,兴许真能卖不少画呢。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