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课堂里的舞者
2014年第8期

2014年08月1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我们不断地练,一遍又一遍,流了很多的汗水,汗水从额头流下来,流到眼睛里,鼻子里,嘴里,又顺着嘴角流下来,打湿了衣服,打湿了地板。

文 摄影_张和勇

2013年初,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缔造者、原中国残联副主席、理事长刘小成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后,有了一个为艺术团储备人才的举措。刘小成说:“艺术团以演员为本,要以教育为先,文化与品行决定人的灵魂和素质,影响着演员的形象、层次以及今后的人生。作为文化使者,艺术团的演员必须有文化。”


第一代《千手观音》的领舞邰丽华指导学生排练。

在中国残联的推动下,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与湖北省宜昌市政府签署了合作协议,依托宜昌市特殊教育学校共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附属学校。这项工作很快进入了实施阶段,2013年5月,开始面向全国招收舞蹈专业听障生,7月,从14岁以下应试的考生中录取了38人,生源涉及全国19个省、市、自治区,其中最小的只有10岁。9月1日,这批带着舞蹈梦想的孩子集聚宜昌,成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附属学校首届学生。


他们的基本功不像专业舞蹈院校的生源那么好,高强度训练是必不可少的。

艺术团与宜昌特校的渊源可追溯到二十多年前,1953年成立的宜昌特校是一所综合性的特教学校,招收各类别适龄残疾学生,特别是舞蹈、美术专业教学在国内处于领先水平,曾培养了聋人舞蹈家邰丽华等一批优秀的学生,并与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长期开展教学合作,有这样良好的办学和合作基础,自然成为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建立附属学校首选合作单位。当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应邀担任该校名誉校长时,她欣然同意。


老演员为第一次带妆排演《千手观音》的学生化妆。

首届学生按年龄段分为两个班,学校采取封闭式教学管理模式,每周一至周六安排教学与训练课程,除正常的文化基础课程外,艺术欣赏是每周不可缺少的一门重要课程,中外电影、戏剧舞蹈等一大批艺术精品源源不断地进入学生们的视线,成为学生讨论的课题。鉴于目前特教学校教材不能适应和满足培养这批学生的需求,刘小成带领相关教师,边实践边探索,终于在完成首批学生第一年的教学工作的同时,编纂完成了一套适合艺术团培养人才的教材,即将正式出版投入教学。一年过去了,首届学生是一批什么样的孩子?是否适应学校的生活?能不能按艺术团的标准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最优秀特殊艺术人才?有不少听来的信息在打动着我的好奇心,2014年6月底,我终于有机会走进他们的学校。


刘俊霞(右)把妹妹刘俊婕(左)不仅带到了宜昌特校,也把她带进了舞蹈的世界。

与这批学生相见是愉快的,纯洁、热情、健康、阳光这些词可以毫不吝啬地一起加到他们的头上。由于沟通的障碍,我只能通过手语老师和笔聊的方式了解他们,知道了一些他们的故事,了解了他们一年来成长的快乐和学习的经历。

刘俊霞:2013年7月,在老家山东青州接到通知来到北京面试,当时,我心里很紧张,表演完一段舞蹈后,刘主席问我:“你愿不愿意去宜昌上学?”当时,我很想说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没回答,却说:“让我想想吧。”刘主席问为什么?我说因为我有个妹妹。陪我来的青州特校的校长向刘主席和在场的几位老师说了我妹妹的情况。妹妹今年9岁,也是聋人,上小学二年级,如果我去了宜昌,妹妹就只能一人在老家青州了。后来发现在场的老师们哭了,在老师的解释下,我也哭了。谈了十几分钟后,我的面试通过了,我很高兴,更高兴的是,妹妹可以和我一起去宜昌上学,喜悦汇成一股难以抑制的暖流。

2013年8月底,我和妹妹一起来到湖北省宜昌市特殊教育学校,这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学校,有高大的教学楼、学生公寓、康复楼、食堂、操场、体艺馆。妹妹被安排在小学部听障班学习,我每天都可以见到妹妹,和她一起吃饭、玩耍,妹妹也喜欢跳舞,常常混进我们舞蹈班里跟着排练。学校的老师、同学、高中部大哥哥大姐姐对我和妹妹很关心。当我妹妹生病时,老师会带她去医院打针治病,当我妹妹缺少什么,老师会给她买。有一天,妹妹的班主任赵老师喊我过去说:“妹妹的学费要交2209元。”我听到2209元,我的心一下子凉了。我家有这么多的钱吗?我爸爸一个人在外边打工,赚钱很少。我就哭了,对老师说:“好吧,我想办法吧!”中午,赵老师又来找我,对我说你不用想办法了,也不用帮妹妹交学费了,我今天给学校打电话说你的事情了,学校会帮你捐钱,你放心吧!”我再一次流泪了。

李妍娟:我是个性格内向、自卑的女孩,紧张、胆小,不爱和同学沟通交流,每次自由活动,同学们都去操场上快乐地游戏,我也不敢和他们一起玩,只是沉默地低头学习、发呆。我们第一次上基本功课,下腰、甩腰,感到很新奇,练了一个多月,感到无趣、枯燥。大多数同学都学会了下腰,我下腰怎么还起不来,心里很着急。

去年11月2日,我们女同学展示舞蹈基本功,我太紧张了,表演时做错动作了,我自己难过地哭了。邰丽华老师对我说了一句话,不要害怕,越害怕越不会成功,放松去演吧。后来,我努力克服自己的胆怯心理,果然收获一份成功喜悦。

张沥文:从我两岁那年,一张医院的通知书,就从此决定了我的一生将在一个听不见的世界里,注定要经历很多的挫折和苦难。我喜欢舞蹈,7岁那年,我随父母去剧场看演出,那些演出的演员都是健全人,其中一位女孩的表演让我印象很深刻。只见她伴着婉转悠扬的歌声,缓缓舒臂,舞动着她白皙而纤细的双臂,踮起脚尖,轻盈跳动着,舞动的双臂,像潺潺流淌的轻柔的泉水,婀娜的舞姿,像微风吹拂下的依依杨柳。我被那位女孩轻盈曼妙的舞姿深深吸引了,萌生了想要跳舞的念头。因为我是聋人,听不见音乐,也无法记住很复杂的节奏,所以将这个念头深藏在心底。

2013年,心中的梦想变成了现实,我考上了中国残疾人艺术团附属学校。我没有舞蹈基础,但身体条件还行,只能从零开始。每天在练功房里的鼓声震动中,在老师手语的指挥下练习。严格的训练,时常疼得胳膊腿都抬不动,可一想到我的舞蹈梦,便增添了无形的动力。


在无声世界里,学生只能靠眼睛看懂老师手势传达出的音乐节奏。

再说说我们的老师吧,语文老师很年轻,性格温柔。平时,她总是能把枯燥乏味的语文讲得生动有趣,所以课堂气氛也很活跃。上课时,她是老师,下课时,她是我们的知心姐姐,同学们有什么烦恼都找她谈心。她还专门设了一个本子,如果有想对她说的话,同学们都可以写在这个本子上给她看,于是,一张纸,一支笔,就成了我们之间最熟悉的交流方式,现在,班上同学的作文水平提高了不少呢!


每次有同学过生日,“倒霉”的总是男生。

理科黄老师上课,善于结合生活中的小事例,有他的见解,虽然每次都会“跑题”,但他总有办法把已经飞到九霄云外的思路拉回来,老师并没有按照书本讲课,期末考试时,同学们对于书本上的知识,却能不费什么劲就能记住。

许怀钰:这一学期我们学了《千手观音》这个舞蹈,我们在学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比如动作、节奏、呼吸不统一,我们不断地练,一遍又一遍,流了很多的汗水,汗水从额头流下来,流到眼睛里,鼻子里,嘴里,又顺着嘴角流下来,打湿了衣服,打湿了地板。我们有多少次在烈日炎炎的操场上练习,有多少次晚自习改为排练,又多次在别人进入梦乡时,我们还在排练,有多少次音乐响起来,有多少次重复地去练习。


参与课堂讨论。


老师们说:“一年下来,孩子们都长高了一头。”

张本煊:不知道脚下的绿地毯上沾了多少人的汗水,不知道我们在动作上错过多少遍,也不知道有多少同学因偷懒被罚去做体能……但我们中不会有一个人放弃,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是:站在舞台的中央表演《千手观音》。

高焱霞:2005年的春节晚会上,由聋人表演的舞蹈《千手观音》震撼了亿万观众,在这个节目的最后有一段话:“爱是我们共同的语言,只要心中有爱,只要心地善良,你伸出一千只手去帮助别人,就会有一千只手来帮助你。”时隔9年,我有幸成了《千手观音》的领舞。观音是善良、真诚、美丽的化身,观音的心中充满着“大爱”的力量,她时时刻刻都在帮助别人,关心别人,给予别人温暖,这是我学习这个舞蹈对观音的理解。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