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瞳仁乐队 看不见光的世界,有梦想的火焰
2015年第6期

2015年06月12日 来源:《三月风》

编者按:“我们敢和零点、黑豹这样的乐队比。”金晖对瞳仁有着绝对的自信,“去国家大剧院演出”是整个乐队的终极理想。

瞳仁乐队:成立于2008年,乐队成员大多是盲人按摩师,他们来自南昌、抚顺、锦州、沈阳等多个城市,在深圳走到了一起,成立了一支盲人电声乐队。

灞忓箷蹇収 2015-06-12 涓婂崍10.38.53.png
每逢周二和周四,瞳仁乐队的成员便会聚在一起,排练两三个钟头。
排练期间的每一首歌,他们都配合默契、全力以赴,仿佛就是一次正式演出。

 文_ 本刊记者 张西蒙

摄影_本刊记者 白帆

 在深圳罗湖区,有这样一个乐队,成员全部由盲人组成,“电声”是他们的特色。盲人、电声、摇滚,看似毫无瓜葛的元素在瞳仁乐队实现了完美的结合。

瞳仁乐队的大部分乐手白天是盲人按摩师,晚上化身为吉他手、贝斯手、鼓手、歌手。当这些乐手们从公共汽车上下车后,他们将右手搭在前面伙伴的肩膀上,在昏暗的街景中,组成一列纵队小心翼翼地向前行进着。

当他们进入排练场摸索着坐下、当乐器在他们手中奏响的时候,每个人脸上洋溢着欢乐、自信的笑容。他们对于音乐的喜爱,仿佛与生俱来。

队长金晖:音符就是七彩颜色

 “音乐是无国界的,如果一群失明的人在台上演出,台下的人看了会是怎样的感受?有这样一个平台就很容易与社会沟通,可以让健全人更多地了解残疾人。”金晖作为深圳市盲人协会的副主席,组建一支乐队的想法在他的脑中挥之不去。

金晖在培训班学按摩的时候爱上了音乐,当时学校里音乐可以列为选修课,因为手指跨度不够,不能学习键盘类乐器,原本想学钢琴的他选择了作曲,并在老师的指导下学了扬琴,一学就是三年。

“想要做一个指挥,节奏感一定要非常好。”所以金晖又在老师的建议下学习了打击乐。经过专业训练,爵士鼓、非洲手鼓等打击乐器,他也手到擒来。

2008年,时任深圳市罗湖区残疾人联合会理事长的黄镜波与金晖组建盲人乐队的想法不谋而合。经过四处奔走和多方努力,一套高品质的电声乐器终于集齐。在中央音乐学院驻南方办事处和罗湖区残联的帮助下,排练场地和音乐指导也有了着落。

金晖开始物色乐队的成员。“键盘手、吉他手、贝斯手,我心里都有数。”当一听到要组建乐队,这些成员几乎不加犹豫就同意了。乐队的成员基本都是按摩师,来自五湖四海的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点:对音乐的热爱。

“既能代表眼睛,还有音乐的元素,同时让大家也知道盲人的内心也是七彩缤纷的。”把“瞳仁”作为乐队的名字,也是金晖的主意。瞳仁乐队的logo,是一个七彩的音符,中间是一个海蓝色的眼睛。

 在排练了仅一个月之后,瞳仁乐队第一次登上了舞台,演奏了很多曲目。“台下点歌,有的观众上来唱歌,都是一些耳熟能详的,我们即兴伴奏。”金晖说,乐队的主打曲目是《让世界充满爱》、《怒放的生命》、《真心英雄》等充满正能量的歌曲,有时气氛到了,还会演奏beyond乐队的歌曲。

 “电声乐队有个特性,虽然人少但是气势磅礴,光是两三个键盘就像是一个交响乐团。”瞳仁乐队甚至把阿炳的《二泉映月》改成了电声伴奏的“二胡协奏曲”。

“我们敢和零点、黑豹这样的乐队比。”金晖对瞳仁有着绝对的自信,“去国家大剧院演出”是整个乐队的终极理想。为此,金晖的业余时间基本都用在了乐队上。“仅仅面向残疾人的演出,我觉得还是太局限了,要面向社会。”乐队还能坚持多少年,金晖也不清楚,他只知道,想把它一直做下去。

灞忓箷蹇収 2015-06-12 涓婂崍10.40.33.png
键盘手李振宏有时要同时操纵三个键盘,他说,每场演出下来自己都长出一口气。

键盘手李振宏:凭感觉,伸手就得到位

今年43岁的李振宏有一家自己的公司,主营业务是盲人的语音产品。

在哈尔滨盲校的时候,李振宏主修乐器,著名盲人歌手杨光就是他的同学。来到深圳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金晖,知道对方正在筹建一个乐队,而自己恰恰是理想的键盘手人选,于是加入了瞳仁乐队。

因为没接触过三键盘的高端和声器,李振宏不得不花一个多月的时间学习。“光说明书就特别厚,别人给我读,我听着弄。”随着工作量越来越大,李振宏不得不自己编程,“要是缺什么东西就得我来填充。”

一般情况下,李振宏同时操控两个键盘,有需要的情况下对第三个进行编程。“事实上,最大的难点是找到键盘的键位,全凭感觉,伸手就得到位。”电子和声器按键繁多,对盲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特别是演出的时候,一定要准确到位。“所以我的心理压力是最大的。每次演出完都长出一口气。”

李振宏说,乐队最大的困难其实在于无法看乐谱。“健全人只要拿到谱子就能演奏,但是盲人不行,盲人必须有一个熟悉的过程。”如果是陌生的曲子,乐队成员需要反复听音乐原声。“每一首曲子从陌生到熟悉再到演奏,需要经过无数次的练习。”

主唱陈秋莲:最难的就是台风形象

瞳仁乐队里二胡演奏者和主唱陈秋莲是一对夫妻,而这样的“夫妻档”还有几对。从小就喜欢唱歌的陈秋莲在2004年真正接触到民族声乐后,一发不可收拾。虽然没受过专业的训练,然而一副天籁般的嗓音让金晖把她纳入麾下。

练声对声乐演员来讲是极为重要的,但是以按摩为生的陈秋莲没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有演出的时候马上用嗓子,临阵磨枪对于声带的磨损还是挺大的。”犹如体育运动员跑步前的热身,练声对于她来说是个小麻烦。

陈秋莲真正的“大麻烦”是舞台的台风形象。“以前李双江老师那个年代是一个人一个麦克在唱。但是现在的要求跟过去不一样了,对大部分盲人来说,现场演唱是一个很难逾越的障碍。”陈秋莲说,先天性盲人体会不到形体的美感,只能仔细地想象。她曾尝试过找形体老师,仍感觉相当艰难。

让陈秋莲颇为自豪的,是整个乐队的协调能力极强。“我们乐队的特点就是即兴的。有一次演出,键盘手不小心升高了半个调,我们都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全体就都调高了半个调。”演出完后陈秋莲一场虚惊,但是在一两个拍子之内整个乐队协调一致,也让她倍感欣慰。 

对于传统美声和电音的结合,陈秋莲说:“像我们这样唱美声的后面副歌部分一般都有和声, 还有一些恢宏的配唱,而我站在台上需要一个人完成。”陈秋莲尽量选一些形式比较宏大的歌曲,以便两者的融合她能很快适应。

说起对自己声音最为满意之处,陈秋莲说:“现在城市的喧嚣太严重了,我的声音是比较安静、比较清澈的,因为看不见,心中少了很多杂念。”

每当前奏响起,陈秋莲在舞台上站定,她和身后的乐手们,演绎出的美妙天籁,仿佛探索世界的眼睛。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