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体胖还需勤跑步,人丑就该多读书
2015年第7期

2015年07月14日 来源:《三月风》

文_ 冯 欢

编者按:以貌取人是人的本性,不以貌取人是需要道德训练才能达成的,理智上谁都不希望别人看客下菜,但在骨子里却都是视觉动物。

 “胖子没有未来”

 你敢说没取笑过身边的胖子?揶揄胖子,国人向来创意无限,“猪头”“死胖子”张口就来,“重量级”算相当含蓄了,这些年,一句不知谁研制出来的“胖子没有未来”狠狠拔得头筹。

身为时尚界代表性人物,香奈儿艺术总监拉格菲尔德就不止一次因为“歧视胖子”的言论引来批评,“没有人想在T台上看到丰满(有曲线)的女人”、“宽松运动裤是人生失控的表现”。英国女歌手阿黛尔短短一年横扫格莱美6个奖项,但一切只因拉格菲尔德一句“她有点太胖了”就打了水漂——你只能做一个安分的歌手,时尚杂志不会欢迎只能塞进H&M与Primark等廉价衣物的胖子。

“以瘦为美”后,时尚圈的女人和爱时尚的女人,饿了整整三十年,如今男人们也跟着饿。不管女权主义者怎么批判,也不管医学达人如何倡导健康的女性身体才是最美的,翻翻杂志就知道什么是真的了。时尚工业歧视胖子,减肥产业改造胖子,胖瘦早已从一个健康问题,变成一个审美问题,进而上升到一个成功学问题,明明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但似乎你不控制自己的身体,哪怕照镜子的时候,连衣服都在歧视你。

与天斗与地斗与肉斗,减肥侠们个个都成了励志英雄,韩国大妈郑多燕红遍全球,就连芙蓉姐姐都仗着瘦下来的柳叶细腰成功洗白,阿黛尔最终勉强套进去了阿玛尼的裙子,大家一片赞美:看!她看上去多瘦!然而,“好女不过百”的真相在后面——“不是平胸就是矮”。

“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任何一个时代都看脸,这个时代尤甚。从风行的测“颜值”软件,到朋友圈中大晒“颜值”得分的刷屏,似乎任何事都可以和“颜值”挂钩。英国某知名连锁咖啡馆(中国也有)里,员工有赠予顾客咖啡的权利——只要你的颜值够高。一位英国女记者分别以素颜和盛妆去这家咖啡馆,结果是,盛妆之下终于得到了免费咖啡。

2015年2月,“因丑扣奖”成为网络热词。上海张江网友“月出惊弓鸟”自曝年少时遭车祸毁容,一直靠技术吃饭,却因长得丑致年终奖大幅缩水,询问女主管时,对方让他“找个镜子照一下”。网友唏嘘不已,幸好马云不是打工仔,不然年终奖都不用领了。

你我都是“看脸”下菜碟的局内人,欺负、嘲笑不好看的人,从来不会觉得手软,“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相貌丑陋人士的故事不断在花边新闻里滚动,充斥着恶搞和嘲讽。美国德克萨斯州女子维拉斯克兹遭人偷拍放在网上,“世上最丑女人”由此诞生;网络红人“凤姐”在中国连最辛苦的工作都找不到,那条要去美国的微博吸引了4000余条评论——几乎都是对她的人身攻击和对奥巴马表示的同情;“乌干达最丑男子”Godfrey靠丑赚钱尔后坐拥娇妻与8名子女,马上有人讽刺其妻子,“在死和钱之间,我宁愿选择死⋯⋯”

“小孩子才分对错,大人只看脸”,别急着感叹,现实比你想象的要残酷,涉世未深的小孩子也是看脸的!如今小学生中流传着“辣妈排行榜”,妈妈们颜值不高的,甚至被孩子“勒令禁止”参加家长会了

“年龄限制在35岁以下”

老,本是人生的一个过程,与“青年”、“少年”无二,但在现实观念中就意味着不中用了,比如 “老不死的”“老废物”“老糊涂”“老古董”等。

全世界都在变老,但与其他国家比,中国人更恐老,也更厌老。多老就算老?80后还在啃老,就被冠名“80后老女人”、“80后老男人”。“年龄限制在35岁以下”——35岁就像一道槛,无情地横在了一些年轻的“老”求职者的面前。人们已习惯接受35岁以上就无法再就业,50岁之后将会被社会抛弃的观点。

年龄歧视已从“潜规则”变成“显规则”,18到35岁的人才有资格报考公务员,而公务员过了45岁,基本失去了晋升的机会;福州市多家驾校开始拒收“年龄40岁以上”的女性学车者;不少银行拒绝给60周岁以上老人办信用卡;一提黄昏恋或者夕阳红,不是“为老不尊”就是“老不正经”;跳广场舞的“大妈”,是被妖魔化的最著名代表。

老龄化最严重的日本,反而最不怕老,他们发明“熟年”一词,五六十岁根本不叫老,75岁以上才能称老年人。他们可能开出租车,可能在超市里当售货员。渡边淳一在《熟年革命》里就自信满满:我们不是“白发一族”,而是“白金一代”。 

身体歧视 “外貌协会”是怎样诞生的

杜拉斯的《情人》有个无人不知的开头:“我”已经老了,有一天,一个男子从大厅另一头走来,对“我”说:比起你年轻时候的美丽,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脸。这画面何等心醉神迷,以至于被全世界女文青奉为圭臬。不过,知乎上的雄性动物给了女人们当头一棒:假使真的有,你也别相信。

对于“以貌取人”机制的研究,心理学家说,“丑陋”或者“其貌不扬”是一种偏离常规的异己事物,往往会让人不自觉地产生恐惧,这种感觉是潜意识的。“通过对于引起恐惧感的事物的排斥,恐惧感被克服了”,这是歧视发生的秘密。

哈佛大学心理学科学家Emily  Cogsdill领导的一项研究证明,儿童从3岁起就会“以貌取人”了,无论哪种性别的婴儿,都会将目光长时间停留在那些光彩照人的照片上,而年龄越大的儿童做出的评价就和成年人越相似。

人类真的天生知美丑?襁褓中的婴儿就有“欣赏”能力?“大自然把人高贵的记号如此清楚地刻在了天才的脸上,甚至孩童也能一目了然”,叔本华这话实在是感性的吹捧。科学家发现了奥妙,不过是因为出众的相貌意味着完美的面部比例,比如脸部大小、形状以及五官距离等。一个人面部比例越合理,婴儿越能轻而易举地认出这就是自己的“同类”,好感油然而生。

有两类人最让人青睐,一类是和自己相似的人(现实自我),另一类是自己想成为的人(理想自我)。在异己和类己之间,异己最易成为最讨厌的人。

高矮胖瘦、黑白美丑,几乎都是先天的外在属性,却习惯用来判断内在。肤白的人,易被视为干净整洁,黑皮肤的人,常被以为脏乱差;一个人美貌,人们会下意识地推论他同时也更聪慧、更擅交际,而一个人丑陋,后面势必跟着一堆贬义词。这在心理学上称“晕轮效应”(又称光环效应):它把并无内在联系的一些外貌特征或个性联系在一起,不断放大并影响到对整个人的看法,说好就全部肯定,说坏就全盘否定。即便是圣人孔子,也避免不了为这种无意识的心理所左右,“以貌取人,失之子羽”。著名精神心理期刊《认知科学趋势》上的一篇文章总结了这一现象的研究成果。结论是,“即使面无表情,人们对他人进行评估时还是看脸!”

简单地把人划分为美和丑,本身就是一种歧视,而当整个社会变成“外貌协会”,一具美丽皮囊足以换得人生顺畅,反之事事艰难,更助长了这种歧视。美国作家南西·埃特科夫在《美者生存》一书中描述了一些触目惊心的事实:老师喜欢给长相可爱的学生打高分;警察对违反交通规则的漂亮小姐网开一面;连犯罪分子都有可能因为长得慈眉善目而得到较宽大的刑罚。

以貌取人是人的本性,不以貌取人是需要道德训练才能达成的,理智上谁都不希望别人看客下菜,但在骨子里却都是视觉动物。据《中国青年报》一项调查显示:71.5%的受访者认为社会“以貌取人”非常普遍,还有49.4%的人相信“改变外貌=改变人生”,为此我国每年整形手术高达百万余例,成为世界第三整形大国。不管你承认与否,人的样貌身体已经被当成一个商品或者消费符号,所有的男性与女性都是同行,无论相貌、身份、地位、年龄、种族,不分青红皂白都被放在一起估价与叫卖。(文_ 冯 欢)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