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张弥曼是女的,为啥叫她先生?”

2018年07月12日 来源:《三月风》

文_冯欢

3月22日,2018年度“世界杰出女科学家奖”颁奖典礼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巴黎总部举行。留着齐耳短发、身穿中式套装的中国获奖者张弥曼一开口就征服了全场,5分钟的获奖感言,融汇法语、英语、汉语、俄语、瑞典语5种语言,仪态万方,妙语连珠,当她笑容满面地往台下走,走着走着,奖杯却忘了拿……这段视频的走红,让82岁的奶奶级科学家张弥曼迅速走入人们视野,并且圈粉无数,“太可爱了!” 

张弥曼是当今世界最受推崇的古鱼类学家之一。在此之前,知道这个名字的人,不会太多。即便2016年荣获国际古脊椎动物学界最高奖“罗美尔—辛普森终身成就奖”,也没什么人关注。不是“公知”,不是明星,与名人、权势,几乎不搭边——她自嘲为“傻瓜”,“不到死也要抱着化石不撒手的傻瓜”。

屏幕快照-2018-07-12-上午10.12.21.jpg

6月16日,82岁的古鱼类学家张弥曼与挚友古植物学家傅睿思登上央视《朗读者》的舞台,这是她82年来第一次化妆。

6月16日,站在《朗读者》舞台上的张弥曼,眉目疏朗,精神矍铄,这是她一生中第一次化妆。“有生以来第一次,82年来第一次”,老人家说起这个,笑得天真又烂漫。

脚踩黄土,素面朝天,是她一贯的状态。年轻时,张弥曼每年平均有三个月要在野外考察,经常只有她一个女性,跟着三四十个男生一起跑。为了方便,张弥曼剪了短发,一度让村里的乡亲认不出她是男是女。她甚至习惯了两三个月只靠擦头擦身度过,因为虱子太多,每次回家,身上的毛衣、内衣都要放进锅里煮一煮,“就用煮汤的铝锅,煮了衣服以后再煮汤”。主持人董卿不禁问道,“您在生活上对自己是没任何要求的吗?”老人家的回答很直白,“是不太多,也不太会”。  

82岁的张弥曼说,“我们这一代人,自己的事情都是可以牺牲的。”这一代人,让我想到了将毕生积蓄1857万元悉数捐出的诗词大家叶嘉莹、成天泡在实验室满身酒精味的“青蒿素之母”屠呦呦,身价千亿却钟情15元衬衫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他们坚守着单纯的、一眼可以看穿的真理,任何多余的重量,都会被视为干扰与浪费,毫不犹豫地放弃。扪心自问,如果是我们去经历这一切,会怎样?

屏幕快照-2018-07-12-上午10.12.59.jpg

2011年,75岁的张弥曼在新疆进行野外勘探。

现代人的“精致”,甚于任何一个时代。无数大V与公众号不绝于耳,教诲我们如何成为精致女人、精英男性,有人往脸上打3公斤玻尿酸,有人苦学“去油腻秘籍”,以为外表精致就是一个人最大的倚仗。却不知道,真正的精致,在于内心。以至于这期《朗读者》的一条评论令人咋舌,“张弥曼是女的,叫她先生?这都能说错! ”

作为科学家,张弥曼的最大贡献是“为水生脊椎动物向陆地的演化提供了化石证据” ,这是人类进化史的关键环节。为了精确地掌握化石的内部结构,她要把化石封在石膏模型中,每磨去1/20毫米,画一张切面图,再磨、再画。所有工作都由手工完成,如此循环往复,直到整块化石磨完为止。总共2.8厘米长的化石,她足足画了540多幅图。这个工作繁复至极,却是精致到了骨子里。

爱到极致,便是崇高。最令人动容、钦佩的,是82岁的她还在继续做科研,还想为这个世界,再做些什么。她像一面镜子,映照着这个时代的喧嚣与浮躁,也提醒着我们,这个国度里有许许多多默默无闻的人,他们不会出现在大大小小的媒体头条上,却永远站在我们身后,为这个民族的前进,不辞劳苦地做出了难以计数的贡献,他们才是真正的中国精神。如鲁迅所言,“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他们是民族的脊梁。”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